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昏君,躺平了 完结-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郝连祺抓起个苹果,在身上随意擦了擦,嘎吱咬一口,低嘎地威胁道:“我说,桃丫头,差不多也该醒了。为师都已经来了,你再不睁眼,我就拉着你师叔在你这滚床单了。”

  俞文花直接觉得这男人疯了,那样的脉象怎么可能醒得过来。正想开口唾骂时,佟惜桃笑嘻嘻地妩媚翻了个身,挑了挑落在颊边的发丝,娇笑道:“师父,请,徒儿还真想看看俞叔叔的柔媚样,正好取取经。”

  俞文花只感到一阵秋风扫落叶萧萧然,傻傻地立在那,原地再次石化。

  佟惜桃调皮地吐了吐粉舌,从腰间拿出个药丸服下,不到半盏茶的工夫,嗟牧成杆倩指凑!

  兴奋地爬起来,扑进郝连祺的怀里,嘟嘴撒娇道:“师父,师父,徒儿想死你了。日也想,夜也想。茶不思,饭不香。等你等得花都谢了,菜都馊了。”

  郝连祺搂住怀里的得意弟子,笑道:“干得真好,差点连我都给你骗过去。丫头,你手段越来越有超越为师的趋势!”

  素行不良的师徒厚颜地彼此夸赞着对方,俞文花面瘫地选择脑袋放空装死。

  郝连祺看了看俞文花,又看了看佟惜桃,抹了抹下巴,说道:“徒儿,给为师生个徒孙玩玩吧。”

  佟惜桃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又瞄了瞄师叔的肚子,说道:“你想要谁做你徒孙的爹,我还没想好了,师父,给点意见?不然,你让师叔给你生一个。”

  “谁无所谓,师父要的是徒孙。” 哼(ˉ(∞)ˉ)唧,他的徒孙。

  “师叔,我给你配些安胎的方子吧。正路走不通,我会走偏门。”

  郝连祺抹了把脸,不再继续这个愚蠢的话题。他不想回去后被小俞儿活撕了,想了想,转移话题地问道:“为何装死?”

  “因为好玩,人家想师父和师娘了。”

  师叔变成了师娘,俞文花抽了抽嘴角,选择无视这对黑心狐狸师徒。

  转移话题失败,再次绕了回来。

  “小臭虫的脸,好难看,徒儿,你压倒他没?”(¯;﹃¯;)口水,他的白胖徒孙。

  “我更想压倒三哥哥。”

  这个话题还是算了,小俞儿回去会不让他上床的。

  “不然,离开小臭虫,为师给你江湖选亲。” (☆_☆),他可爱的白胖徒孙。

  “不要,我要等三哥哥回来。”

  晃晃脑袋,某纯情女握爪坚持着自己的意见,拒绝了师父的美丽诱惑。

  

  正在两人争执不下时,门被轻轻叩响,一个软软的声音透过缝隙传进来:“郝连师父,毒解了没?”

  佟惜桃赶紧躺回床上,小脸倏地苍白,整个人像大病初愈般变得脆弱不堪。敛眉垂目,颜容哀伤,低泣道:“师父,你为何救我?咳,咳情断心已死,何故强留於我?呜”抖着香肩楚楚可怜,哭得是见者哀戚,感同身受。

  泪涕涟涟唱作俱佳,真乃高手中的高手。

  俞文花僵冷着脸打开门,请众人进来。

  郝连祺装模作样地一番劝诫,抬首就朝景子睿狠狠地发了一通飙,受到小俞儿灼热的注视,最后掩嘴咳了咳,说道:“就这样,我写了几个方子,记得按时服下。嗯,小皇侄,这次就饶过你。”说完,撩起衣摆优雅地站起身,拉上俞文花,转身大步离开。

  太皇太后走到床边,了然地笑了笑,说道:“好孩子,辛苦你了。什么时候我才能抱上重孙?”能看到那不肖子活得这么好,她也就放心了。

  不愧是母子,血脉相连。

  佟惜桃红了红眼,委屈地瞥了眼景子睿,回道:“我想三哥哥。”

  景子睿瞬间黑脸,握紧双拳,努力压制暴走的情绪。

  太皇太后觑了觑皇孙,唉,少根筋呀。还是少历练,儿孙自有儿孙福,她老了。回身说道:“这几日下来,哀家也乏了,先回去了。”

  众人跪地恭送太皇太后离开,后又回身恭贺淑妃大难不死,皇上洪福齐天。便各自散去,刀山火海来回一遭,众人无不暗自庆幸自己还活着。至于妖妃,还是让她继续为祸宫闱吧。

  内殿只剩下两人,一人站着,一人躺着,就这么傻傻地对视着。

  景子睿清了清喉咙,内心充满了自责和痛楚,开口道:“野丫头,还好你没事。”

  “若是有事了?”

  “朕杀了全部人,为你陪葬。”

  “昏君!”

  佟惜桃绽开笑颜,小心地探问道:“你还想治我的罪吗?”

  景子睿顿觉胸口一窒,几大步走过去,将佟惜桃紧紧拥到怀里,温柔低语道:“朕忘了,你犯了什么错?”

  佟惜桃眼神闪了闪,心头倏地一震,螓首两颊灼烧开,娇笑道:“景子睿,你真的是个昏君。”

  景子睿趁机将美人揽到怀里,一阵亲昵地耳鬓厮磨,柔声道:“野丫头,今日你我二人抵足而眠,可好?”

  佟惜桃抽了抽嘴角,最后的一丝感动彻底烟消云散,微微使力挣脱开,唾弃地瞥了眼面前的男人,扭身朝里,冷冷回道:“妾身大病未愈,陛下请回。”

  “佟、惜、桃”

  因话意被故意曲解,景子睿气得身子颤了颤,再次愤然甩袖离开。可怜的暴躁龙,吃肉之路漫漫长。

 



第7章 第七章 六王爷守望
  御花园蓬莱水榭,佟惜桃娇软无力地倚在美人榻上,手里拿个核桃上下左右前后地晃着,逗得杂毛扑着翅膀急得嗷嗷叫。这才笑开,将核桃往石桌上一扔。杂毛一个俯冲,飞扑而去。

  景敖轩挥开扇子,怡然自得地摇了摇,收扇击掌笑道:“好一个鸟为食亡!”

  杂毛一口啄开核桃坚硬的外壳,匆匆吞下核肉,扑着翅膀不满地抗议道:“主人玩鸟,主人玩鸟,欺负杂毛,欺负杂毛”

  景敖轩俊脸黑了黑,以扇柄击桌面,叱喝道:“杂毛,贱嘴。”

  杂毛拍着巨大的翅膀,兴奋地附和道:“杂毛贱嘴,贱嘴杂毛,主人贱嘴,贱嘴主人。”

  “噗哧”佟惜桃一个没忍住,笑将了出来。拿起个核桃继续丢到桌上,说道:“和个鸟一般见识,敖轩,你越活越回去了。”

  “一箭三雕,这算盘打得真精。由不得我不越活越回去。”

  佟惜桃斜倚着榻,以扇掩唇,娇笑道:“雕,王爷想送给我?一只蓝鹦鹉,一只雪虎,再来个金雕,正好凑成三样。三阳开泰,好彩头。”

  景敖轩瞳眸幽幽凝视了会对面榻上的女人,低首摇头苦笑了下,说道:“惜桃,何苦这番辛苦。到头来,又有何人来感激你。景弘逸,还是他?谁能给你想要的唯一?”

  “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长你两岁,叫姐姐。”

  “若是父皇当年将你婚配给我,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惜桃,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佟惜桃微垂螓首,玩了玩手里的扇坠,拣起个核桃,再次丢到石桌上。噙着淡笑,说道:“你这可是在调戏兄嫂,不怕你那醋坛子哥哥生气?”

  景敖轩端起茶盏慢饮了一口,轻嗤道:“自古无情帝王家,只不过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他前我后而已。我不觉得那高高在上的家伙当过我是他亲兄弟。”

  佟惜桃幽然轻笑下,坐起身,说道:“不怕我在他面前多嘴,要了你的脑袋。”

  “若是这颗脑袋是惜桃姐要,本王愿双手奉上。”

  两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遂不再多聊。

  元六气红着脸杀了进来,狠拍了下石桌,怒吼道:“景敖轩,你这浑球,居然让小锭子骗我,混蛋,我现在就毒死你。”

  景敖轩放下扇子,脸露担忧之色,心疼道:“啧啧,这么拍,很疼吧。”

  ‘轰’的一下,元六杏脸潮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扭着手指,呐呐地回道:“呃,也不是很疼。”

  景敖轩修长的手指轻抚着桌面,一脸惋惜地说道:“石桌呀石桌,你莫与粗妇一般见识。”

  脸一下涨得通红,“景敖轩,我恨你”吼完这句,元六捂着脸泪奔而去。

  佟惜桃轻蹙了下眉,摇摇头,看着元六远去的背影,提醒道:“景敖轩,她好歹是我师妹,你若不喜欢,就不要招惹。”

  景敖轩挥开扇子,轻摇了一会,凉凉地回道:“她很像小时候的你,看到她一惹就炸毛的样子,情不自禁罢了。”

  “恶趣味!”

  “也许吧,惜桃姐还不是整天拿那人当猫玩。要么就从了,要么就离开,何必这么吊着,谁都难受。”

  佟惜桃微微怔了下,撇开头望向远处的杨柳,清冷地回道:“你管得太多了,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人还是糊涂些好,糊涂活得开心也长寿。”

  “只怕是糊涂得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个萝卜一个坑,虽说命总是玄乎的。但是安于命,就能长长久久。我希望你我永远可以这么对坐着,谈风说月。一人知己亦已足。”

  景敖轩收了扇子,捏起个腰果往外一丢,杂毛兴奋地飞扑而去,淡淡轻语道:“得此一言,虽死而无憾。人生难遇一知己,更何况是红颜知己。敖轩无憾!风花雪月,了此残生。”

  佟惜桃眼眶微热,低首掩去此刻的不自在,轻喃道:“谢谢!”

  景敖轩挥开扇子,低醇的嗓音沉沉一笑,揶揄地笑道:“我为你,不是为他。”

  感伤的氲氤稍纵即逝,佟惜桃没好气地撇撇嘴,回道:“知了,铭感五内。啰嗦!”

  “如此美景,奏上一曲如何?我非他那驴耳,虽比不过三皇兄善音律,但也不差。”

  佟惜桃瞪了瞪一脸谄笑的景敖轩,微微颔首了下,出声唤胭红挪来琴案,轻拢慢敛,一曲《高山流水》旨在曲意,时而高亢跌宕,时而柔和有情。千言万语尽在其中,唯君慢慢细品。

  景敖轩闭眼倾听,暗暗许下心愿:“若有来世,必早於你而生。我耕田你织布,世外桃源平凡逍遥一生。今生愿默默守候,若违此誓,自食其果。”

  曲终人散,景敖轩挥开扇子,背向佟惜桃,噙着笑道:“下次,给你带只金雕来。”

  佟惜桃只淡淡笑着,没有吭声。拣起个榛子砸下杂毛,只听那贱嘴鸟又鬼叫开来。

  “美人杀鸟,主人狠心美人杀鸟,主人狠心”嗷,做鸟的容易嘛?做鸟的都是上辈子折了翼的鸟人,伤不起呀,伤不起!┭┮﹏┭┮

  午后,椒兰殿,难得有一刻清闲,佟惜桃在内室休息。

  外殿,杂毛欺负着小雪虎,尖爪鸟喙齐上阵,边追还喳呼:“孽畜,快跑。孽畜,不许躲。老子啄瞎你,老子啄瞎你”

  三个月大了的小雪虎无奈地躲避着尖利的鸟爪,不时弓身发出低咆,露出尖尖的獠牙。可惜效果不佳,究竟是只和猫般大小的身体。杂毛发出尖锐的虎啸,俯冲向小雪虎。

  眼看一爪子就要抓上去,小雪虎一个翻身,来了个兔腿蹬。正中杂毛的腹部,一声哀嚎飞到为牠特制的粗枝上。

  杂毛恼火地抖起全身羽毛,破口大骂道:“你爷爷的兔子,你爷爷的兔子!”

  小雪虎露出獠牙龇了龇,扭着毛茸茸的胖身子,屁颠屁颠地跑去了内殿。跳到床上,钻进了美人怀里,弓弓身子,寻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

  杂毛不甘示弱,跟了进来,也想飞到佟惜桃怀里撒娇。佟惜桃睁开眼,看到俯冲向她的杂毛,从床案上拣起个核桃熟练地砸了过去。

  俯冲中的杂毛华丽中弹,拍着翅膀鬼叫道:“啊美人杀鸟,美人杀鸟。主子狠心,主子狠心。”

  被搅清梦的人脾气自然不好,出声唤道:“小豆子,将杂毛带出去,封住牠的嘴,吵死了。”

  小豆子只得进来,随手拿个果子勾引住贪嘴的杂毛,用特制的口套封住了鸟嘴。

  小雪虎得意地朝杂毛龇了龇牙,低首拿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美人,嗷呜地撒娇一声,佟惜桃伸手拍拍虎头,迷迷糊糊道:“真乖!”

  杂毛瞪圆了鸟眼,翅膀呼哧呼哧地猛扇。

  “带出去,拿绳子捆吊那,不许喂食。”

  小豆子无奈地抹了把脸,只得再将杂毛五花大绑好,吊在了外殿。主人狠心,美人杀鸟,美人杀鸟!┭┮﹏┭┮

  另一个粗枝上的金雕冷冷地看了眼杂毛,挥了挥翅膀,发出声鄙视的‘滋咕’。将头埋到羽毛里,眯眼休憩。

  胭红捂捂嘴,拉着芷绿走到殿外,凑耳低语道:“觉不觉得,皇上像杂毛,小雪虎是六王爷,高傲的金雕是三王爷。呵呵,六王爷可真会选宠物,也不知他是有心还是无意。可真是凑了巧了,噗,看杂毛那眼神”

  杂毛哀求地看向外面正注视牠的两位美人,努力扭了扭身子。好心美人,好心美人,但很快胭红芷绿转移了视线。主人狠心,美人杀鸟!挣扎了一会,发现无果,索性闭眼装死。老子蝙蝠,老子蝙蝠,~~o(》_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