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昏君,躺平了 完结-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臃锲芴椤

  椒兰殿内室,佟惜桃慢条斯理地梳妆好,换上一袭绯色海棠广袖霞锦罗,曳地百蝶留仙裙,外披烟雨绣金丝粉瓣水纱帔帛。鬓发低垂金钗玉钿,衣袂飘逸,如仙似幻。

  等听到帘后床上的声响时,将那青瓷小瓶捏到手心,掀开纱帘,噙着淡笑道:“陛下,醒了?”

  景子睿略微挣扎了一下,费力地撑坐起来。脸色甚是难看,寒眸瞪向面前的娇人,冷冷地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你在朕的酒水里下了什么?”

  “刚过辰时,陛下好些了嘛?昏睡了半日一夜,吓到我了。”

  “心疼,还给朕下药。说了几次了,朕已不是那小太子,不能再被你随意拿来试药。”

  景子睿很是郁结,当年真不该让野丫头跟着那老毒怪学医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掀去锦被,出声唤道:“福安,快,伺候朕更衣。时候已经耽误了”

  佟惜桃往前走几步,落坐到床边,垂首低低笑了声,眼泪夺眶而出。景子睿微微一怔,伸手想将她捞到怀里来安抚,却被佟惜桃避开。

  “昏君,你对我可真好。问都不问是什么药?”

  景子睿蹙了蹙眉,看向有些失常的野丫头,沉声笑道:“被你这么乱下药,都麻木成自然了,怎么这次知道内疚了。”

  佟惜桃拭去眼角的泪,怒瞪向景子睿,回道:“你先答应,要治罪只治我一人的。”

  景子睿很是无奈,点了点头,允诺道:“好,朕答应你。好了吧,大清早就哭哭笑笑,像个娃儿。”说着,伸臂将美人揽到怀里,趁着大好机会,上下其手吃足了豆腐。

  佟惜桃由着他肆意妄为了一会,出声唤道:“小豆子,将福安带进来。”

  没一会儿,小豆子等人押着被五花大绑布塞住嘴的福安走进来,恭敬跪下。

  元六将两份圣旨的附本递到了景子睿手里,景子睿眉眼噙着笑打开,等看清内容后,很快变了脸。满面阴霾脸色瞬息万变,抬首不敢置信地看向已跪在他面前的佟惜桃,愤怒震惊背叛交织在心头,让这少年帝王有些无所适从。抖着手,喉咙里发出骇人低嘎的沉笑,负伤般地低吼道:“佟惜桃,你究竟有多大的胆子?”

  面前的一切像早已预料到,佟惜桃淡淡地苦笑道:“我给陛下用的是‘沸言散’,中毒者在药效内会失去五感,乖乖听从下毒者的驱使。放心,已经无碍。你说好的,只治罪我一人,与旁人无关。”

  景子睿敛下眼,静静坐在那,隐隐透出阴冷怨毒的杀气。薄唇勾起乖戾的笑,痛心肆笑道:“佟惜桃,你这次是在朕的心口深深活剐出一血窟窿。到底朕怎么做,你才能满意?”

  “我老早说了,三哥哥回来。陛下不答应,我只好这么做了。”

  “你朕这次不会轻饶于你,朕实在将你宠得太过头了。”

  佟惜桃怔怔地凝视了他一眼,全身木然僵直地跪正,回道:“任凭君王处置。”

  景子睿眸光倏地阴暗,残妄笑开道:“景弘逸,算什么?你要为他如此?”

  “他是国之栋梁,肱骨之臣。此刻外乱,只有他可以。”

  锥心的痛,景子睿失控地质问道:“难道朕就不行吗?从小到大,你的眼里何时有过朕。”众人吓得四肢伏地,冷汗淋漓,身子抖若筛糠。

  佟惜桃凄然笑了下,捏紧了手里的瓷瓶,喃喃呓语道:“你明明可以是一个圣明之君。都因为有了个祸水,所以才一再犯错。以后,不会再有了。”说完,将瓷瓶拧开,仰首服尽。

  景子睿冰冷的眼眸锐利地直直射向她,轻嗤道:“野丫头,你又玩这招。当朕怕吗?威胁不了朕,朕即刻命人追回拿下景弘逸,法办严惩于他”

  一阵揪心的痛,嘴角溢出诡色的乌血,佟惜桃淡淡笑了下,失力跌向地面。

  姜文吓得抬起头,看到那青瓷瓶时,面色惨白,失声哭喊道:“啊,师姐,姜武,快去拿师父那药箱来。陛下,要杀要剐,以后再说。瓷瓶里的毒药无解”

  龙身一怔,景子睿哪还顾得上生气,随着一声暴喝,椒兰殿人仰马翻开来。妖妃服无解剧毒,后宫乱成一团。洛王景弘逸在没有任何阻拦的情况下,出了嘉峪关,领着大军浩浩荡荡驰援双沙城而去。

  椒兰殿内愁云惨淡,笼罩着让人窒息的死寂。随着景子睿一声声失控的暴吼,众太医不停下跪哀求劝解,又再爬起来继续把脉研究这到底是什么毒,该用什么药方来解。太监宫女穿梭其中,人人凝神屏气、大气不敢喘一声,唯恐一个不小心,下一个被拖出去的就是他。

  景子睿此刻像是受了重伤失去神智的喷火恶龙,来回焦躁地踱着步子,不时朝那檀香木大床上看一眼,看到那妖冶粉嫩的娇颜此刻成中毒的嗌鹄从质且簧┖稹

  “治不好,朕拿你们全部人陪葬。佟、惜、桃你醒不过来,朕砍了你全家的脑袋,将景弘逸那混蛋挫骨扬灰。”

  “陛下息怒,陛下节哀。臣等正在想应对之策。”众人再次伏地跪下,却没有一个人再敢说没法治。太医院的院监已被关进死牢,说没得治的都被拖出去重打了五十大板,如今全绑在午门外候斩。

  小豆子抖了抖身子,看了看被五花大绑封住鸟喙倒吊在大床边上的杂毛,泪眼朦胧。昏君真的是疯狂的喷火暴龙,呜,连只鸟都不放过。要不是他拼死拦着说是小姐的命根子,估计此刻老早下锅变成了一锅杂毛汤了。

  太皇太后静静地盘坐在榻上,闭眼拨着佛珠。不时睁开只眼瞄一下盛怒中的皇孙,心中默默叹气,还是少历练。佟丫头可真是大胆,既然作为搬来的救星,她只得留在这继续监督。

  元六从外面窗户的缝隙里往里看了眼,回头爪子对准姜武的脑袋狠狠地拍下,低声骂道:“师父了?都几天了,怎么还没到?”

  姜武摸了摸头,抽噎了一下,顶着雾水朦胧的大眼,低泣道:“姜文去请了,呜,我也不知道呀。怎么这么慢,二师姐,大师姐会不会真死了呀?”

  ‘啪唧’又是一个后锅盖,元六红了红眼眶,唾弃道:“废物,谁让你们把那瓷瓶给师姐的?”

  “姜文给的,不是我,呜”

  元六火上来了,上前一顿暴雨般地拳打脚踢,打完后喘喘气,抹了抹哭得唏哩哗啦的脸,威胁道:“要是师姐有什么不测,你们兄弟等着,我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呜,那是毒狗皇帝的,呜,师姐自己喝了”

  “闭嘴,你不要命了。”

  元六上前堵住姜武的嘴,又补了几脚,泪哒哒地扬长而去。姜武撇着嘴无比委屈,嚎啕大哭。小锭子抱着只小幼雪虎,抽抽嗒嗒地挪过来,抱头一起哭。他们好可怜,真的好可怜。小幼虎挣扎了一下身子,发出低低的呜鸣。救命呀,快变成夹心饼了,有人杀虎!~~o(》__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