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昏君,躺平了 完结-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厮趿怂跫绨颍盟赖模美洌

  鬓云微散,酥胸半掩着姿态婀娜地倚榻而眠,,桃颊红润俨然一副我见犹怜的娇弱妩媚样。一双玉足斜翘在云锦高鼓形檀香木凳上,留仙裙裾的长带半绕着纤美的脚腕,修剪得细致泛着粉嫩光泽的脚趾甲,十个脚趾甚是白嫩可爱。

  看到这,景子睿小心地倾身盖上披衫,不由腹下一热,眼神黯了黯,正想凑身吻上那丹唇时,后来跟进来的宝儿‘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阴戾的无影冷箭射过来,立刻绷起腮帮站正瞪向一边,指着身后的小福子,微怒故作无辜道:“福安,御前失仪还不快跪下。”

  黑说白的小恶霸王!小福子脸色一黑,撩起下袍弓身跪下,无奈地开口讨饶道:“奴才罪该万死,陛下小皇子饶命呀!”

  小宝嘟起的嘴,该死的他才不是甚么小皇子,抬首看了眼一脸促狭不安好心笑的狗皇帝,又瞅了眼明显假寐的美人娘亲,瞪眼看向伏地的小福子,磨了磨牙凉凉的开口道:“那就拖下去赏五十大板吧,还不谢恩。”说着,竖起眉毛做怒状。

  看到这一大一小都阴沉着脸,小福子瞬间哭丧了脸,抖着身子嚎哭道:“娘娘,救奴才呀。嗷,陛下饶命,宝儿大侠饶命,奴才再也不敢了。”抬首看清皇帝脸色时,小福子倏地消了声,翻了个白眼歪倒在一边。

  小宝这时消气了,上前抱住昏君的大腿,软腻地唤了声:“爹,爹爹,呜,算了,再说杀了他谁服侍你?”

  一声爹叫到了景子睿的心坎里,冷戾的神色消散,随手挥了挥,边上站着的几个小太监赶紧将昏过去的福安抬了出去,小心地掩上门。在被抬到个殿前的圆红柱靠下来时,一小太监蹲身刚想掐人中,福安霍地睁开眼睛,伸手狠狠地拍了下小太监的脑袋,轻哼道:“敢碰咱家,你吃了豹子胆了。”

  被打的小太监哼唧一声,连着后面的几个一起跪下。小福子抬眼看了看半掩的门,脱力靠向身后的柱子,老天爷唉,还好他反应快,否则这时怕正在‘竹笋爆肉’了,咂了咂嘴,冷叱道:“好你们几个小子,罢了,以后多学着点,给我捶捶”几个小太监相互看了眼,赶紧跪着蹭过来,捏肩捶背,机灵的赶紧奉上茶水。

  却不知宝儿从门缝里瞧得个一清二楚,摇着头心里阵阵叹息,唉,他一定要离开这人吃人的鬼地方回魔人谷去,他讨厌这地方,连皇家别院夏宫尚且如此,那真正的皇宫不是更讨厌。虽然说昏君将他和娘亲放在一般人不许来的别宫独居,可他还是讨厌这地方。哪里都不对劲,那些太监宫女看到他,全都规规矩矩地跪地行礼请安。不管他到哪里,后面都跟一串粽子,一点自由都没有。气得发飙时,那些家伙也只会说奴才该死,奴婢该死!弄得好像他才是那大恶人。

  想到这,小宝就一阵暴躁恨不得回身活撕了昏君,接着拐走娘亲浪迹天涯。可一想到两人实力上的悬殊,小宝不由又有些泄气。敌不过那昏君满肚子的坏水,更没有他的权力地位,呜,自己就是别人手里捏的小蚂蚁,都不用费甚么心力就可以杀死。

  看到昏君又将娘亲搂到怀里肆意的轻浮,眼睛不由有些泛红,回身快步走到西侧厅一个纵身翻窗跃到了树上,几个起落坐到了宫殿琉璃瓦顶上。嘟嘴含泪看着远处绵绵的宫墙院落,他一定要离开这里回家,他好想郝连爷爷俞奶奶,呜

  佟惜桃看到儿子明显有些失落的背影,体内的燥热迅速转冷,在这一刻,她才知道娘亲当年的感觉。该说她比小宝做得更狠些,别人或多或少是间接的,自己才是害死娘亲的直接元凶。

  正埋首摩挲酥胸的景子睿感到怀里的娇躯蓦地僵了,不觉愣了下,抬首看去不由一惊,只看到芙蓉面泪水涟涟,杏眼圆瞪直直看着屋顶。腹下的欲‘火顿时被浇灭,转首掩饰去自己的难堪,翻身下来捞起踏阶上的凉衫扔了遮盖住佟惜桃半裸的身子,半晌淡冷的开口道:“与朕的亲昵,当真如此让你难堪?”

  佟惜桃仍旧处在神游太虚的幻境中,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悲哀,更为自己肖似母亲的尴尬境地感到难过,都是不愿与她人分享丈夫,所以拼命抗争可争来争去,却落得甚么都不是的尴尬局面。可偏偏这一切都是她们自己折腾出来的,真真的自作孽不可活!

  怪就怪自己生了个女儿身,偏偏有那女儿家不该有的痴求奢望。她当年是怨恨娘亲,看到如今的宝儿,就像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可好在宝儿是个男孩,不必再受她受过的委屈。所以,说甚么也要离开这里。还有,她不能为了脱离,而生下另一个孩子代替宝儿。所以,所以如今腹中的娃儿,她不能留下。留下只会变成第二个九皇子。

  想到这,佟惜桃抓紧了身下的锦垫,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娘亲自杀并未死,并且当时腹中已有两个月的生孕,被先皇救下来至于真正的死亡是在生九皇子时,难产而死。路师兄下午的一番话再次在耳畔响起,与皇室的纠葛还是在她这一世就割清的好。

  景子睿看她半日不言语,脸色迅速转冷,起身怒气冲冲的挥袖而去。小宝看昏君带着他那串粽子离开后,迅速蹿回内室,看到娘亲正在那整理衣衫,嘴一撇眼一红,扑进娘亲的怀里低泣道:“娘亲,呜,都是宝儿没用。娘亲,跟宝儿离开这里吧。这个阴晴不定的爹,不要也罢。而且他后宫那么多美人,娘亲,我们走吧。宝儿想过了,不想做和昏君一样的人,宝儿要芸春姐姐就够了。娘亲,跟宝儿走吧。芸春姐姐说过,将来和宝儿一起孝顺你。”

  佟惜桃笑了笑,伸手将儿子揽到怀里,点了点鼻头,问道:“那芸夏,芸冬了?”

  小宝愣了下,面色倏地转绯色,娇艳霸道的芸夏,调皮娇俏的芸冬,芸春姐姐和她们一比确实失色了不少,可是他还是觉得芸春姐姐更适合自己。给他做鞋裁衣服,问他冷问他热的,以前他胖嘟嘟时也不嫌弃他,总会偷留些好吃的等他来吃。有时候那吃的都藏坏了,丝帕裹着打开时,看到糕点发霉的样子芸春姐姐尴尬红脸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呵呵!

  想了想,埋首到娘亲怀里,闷闷地说道:“那也是芸春姐姐好,宝儿只要一个,心里装不下那么多。”

  此言一出,佟惜桃倏地僵住了,是呀,别人千好万好,敌不过自己看中眼的那个好。可惜了,宝儿年纪小小就懂的这个,而景子睿和她活了小半辈子也没悟出这道理来。只弄得彼此神伤心伤,何苦了?

  倾身搂紧宝儿,嘴角泛起丝苦笑,她自己的命运已无法再做改变,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在陷入这感情抉择的痛苦中,低语道:“娘亲听宝儿的,宝儿决定怎么做,娘亲就怎么做。只是,莫学你那祖师爷爷,再给娘亲塞未婚夫婿。”

  想到自己那八九十个爹爹,小宝不由有些哑然失笑,娘亲是他的,他才不会让给别人。想了想,开口道:“娘亲有宝儿陪着,不必怕。还有,娘亲,我前些日子在昏君御书房里看到只超级奇怪的焉搭大鸟,可一看到我胸前挂的玉佩就来神了,扑扇着翅膀猛作揖说自己叫杂毛,想死桃美人了。呵呵,可真是有趣。而昏君偏偏唤牠美人,还拿坚果之类的砸那鸟,那鸟就一个劲咋呼桃美人救命,有人杀鸟。那昏君就不欺负牠了,噗,特别好玩。”

  佟惜桃嘴角弯了弯,没有吭声。没想到元六她们离宫时丢了的杂毛居然还在皇宫,只是没想到那被自己整日欺负着玩的杂毛,居然还念着她。转念一想,怕是景子睿那混蛋整日欺负杂毛,所以那贱嘴鸟才会总拿自己当救命牌吧。该怎么办,此时离开景子睿非荡平了魔人谷不可,生下孩子离开,那这孩子以后该怎么办,那人吃人的后宫谁来保护他?

  自己怎么做,才能让大家都满意了,呵呵,难道真的要忍下这口气,看着争奇斗艳的后宫,苦苦熬一辈子,熬到景子睿死并争权让儿子登基自己做那孤寡太后,或者熬的过程中,自己先死,子嗣无人遮护,最后在争权中成为殉葬牺牲品。或者,别的结果

  可没有一种结果是她想要的,她不想老死在这宫闱里,怎么办?下午路师兄的话犹在耳边,九皇子还没死仍在暗处窥视着一切。呵呵,那是自己的同胞弟弟,只是彼此不愿相认罢了。朝廷里一夕风云变幻,景子睿哪里都好,却在感情上总是这么偏执。怎么办?三哥哥能文能武,尤善谋略,处理朝政总可以权衡考量。可性格敦厚了些,做帝王手段不够狠辣果决。六王爷虽性格沉府内敛不见底,可每每被女色所误。一个景子睿就够了,也不妥。九弟虽手段狠辣果决,可惜性格刚愎自用、偏听偏信,更不适合。

  而景子睿的几个亲子年纪都还小,还看不出来甚么,只记得最大的那个性格软弱温吞的厉害,其次成贵妃的勇儿倒是不错,可惜小小年纪就爱争强好胜,得失心重了些。再来那个孩子,唉,散漫了些。而自己的宝儿,还是算了,心就像草原的野马般,哪里受得了半点束缚。

  她很想私下地拉上景子睿一起离开这里,管他家国天下,她知道只要自己开口,此刻感情占了上风的昏君肯定会答应她的要求,假死跟着她离开。可她说不出口,那深入骨子的责任感让她说不出口,犹记得当年先皇帝那句让她心惊肉颤的话:“可惜了,可惜桃儿不是朕的亲生骨肉,若是亲生的,即使你是女儿,朕也会将自己的天下传给你。”

  吓得她娘亲面色刷白,抱着她猛磕头,先皇那时的话她没听懂,可现在大概懂了些,既然她不能做那高位,那就做那辅助的人也不错。她比三哥哥狠绝,比景子睿冷静,比六王爷更沉府。确实是比先皇最优秀的三个儿子强些,矮中竖了个壮丁。呵呵,可先皇却不知道,她却没摆脱一个情字。

  装傻这么多年,皇宫的暗卫实际都由她统领,天下的兵马大权是掌握在她这妇人手里的。凤栖皇朝若是有个台面上的皇帝叫景子睿,台面下还有个影子般的暗皇阎君,叫佟惜桃。朝中大半的朝臣是她的门生,军中大半的将领是她一手提拔的。只可惜他们都不知道这一代的暗皇阎君是个女人。

  呵呵,从师傅郝连祺手里接下这位置转眼也有十年了。这些年她的手没少染上血腥,初坐上这位置时,她不觉得甚么只认为好威风,渐渐的才知道,难怪郝连祺那么厌恶像甩烫手山芋一样甩给她,因为这位置真的很脏。许是报应吧,她明里暗里没少拔出碍眼的钉子,政治这种东西,一旦沾上了,没一个能是干净的。

  她不想自己的子嗣也这样,所以就算对这一切再怎么不舍,她也要放手。是时候和景子睿摊牌了,让他知道了这一代守护他的暗皇阎君是她,不知道这家伙还会不会拿看女人的眼睛对自己,毕竟每一任暗皇阎君都是手上血沾得最多的人。忠臣杀,奸臣杀,只要暗皇认为有必要除去的,不管甚么理由,都会扫除。一个只能永远活在黑暗中的刽子手头子,真想看看他吃惊的表情。

 



第30章 三十章 夫妻斗气
  浓郁的药汤味弥散在空气中,细细闻都能嗅出里面的苦味来,佟惜桃斜倚在靠枕上,虽容颜有些苍白,却仍冷厉瞪着对面矮椅上坐着的男人,半晌,撇头冷叱道:“路云山,你不该再来这里。”

  路云山脸色黯了黯,低首看向摆在膝上的双手,轻笑道:“桃师妹,你如今当真如此讨厌我,不想见我。”

  “你我本就是两条道上的人,说讨厌岂不是近乎了?”

  “我不是故意将你卖个昏君的,我”路云山欲言又止,清俊的容貌越发地难看了些,嘴唇嚅动了两下,终落寞地低下头,摩挲着手掌心的几处薄茧,过了许久才低沉地回道:“你好好休息吧,注意腹中的胎儿,我过些日子再来,照顾好自己。”说完,起身迅速掩门离开。

  佟惜桃眼一红,抓起背后的靠枕扔了过去,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元六悄悄地潜进来,拾起地上的靠枕拍了拍上面的灰,跨步坐到紫檀木双翘头卷草纹龙凤榻上,嘴角弯起笑道:“师姐,脸色这么难看,怎么是不是昏君又给你气受了?”

  佟惜桃冷了冷脸,自是不会给这吃里扒外通敌卖友的家伙好脸色,轻哼道:“只要某些讨人厌的家伙不出现,自然神清气爽。”

  闻言,元六嘿嘿笑了下,手指敲了敲桌子,不一会儿胭红端了两茶盏和一些糕点上来,放妥后,回身福了福,温柔浅笑道:“小姐,一起用些吧。”

  元六捏起个酥糕丢到嘴里,朝床上病弱的佟惜桃示威性地挑了挑眉。佟惜桃嘴角弯起淡淡的冷嘲,朝胭红伸出个手,胭红很快意会地上前扶她起来。

  门外候着的芷绿领着几个宫婢赶紧掀帘进来,将外衫披到了她身上,体贴地在榻的另一边扑上软垫,抽走瓷枕,放上几个软绵的蚕丝枕,回身将杯茶水递到佟惜桃手里,低语道:“小姐,方才饮了药苦,来漱漱口。再吃些甜糕点,莫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

  元六看着对面容颜明显有些病气的师姐,轻咬了口手里的绿豆糕,低首掩饰去脸上的惆怅,唉,真不知师姐怎么想的?这么多年兜兜转转都没能与那昏君划清界限,既然都这样了,何必再折腾出那些有的没的,非把自己的老底都晒给别人看,惊得昏君当场变色不算,为了离去的事情两人争执不下,得一个激动,终以师姐动了胎气差点小产在一片乱糟糟中告罄。

  佟惜桃抿着胭红递来的红枣茶,心里却暗自叹息自那万花情毒后体力的不济,要不是突然的这出,她老早带上宝儿溜走了,没曾想自己没走成,倒是往日陪着她的几个师兄弟妹全都来了,只为伺候她未免再出意外,而景子睿那家伙自她气得差点滑胎后,再也没在她面前出现过。

  拈起个酸梅糕慢慢吃下,突地捂住嘴一股酸液从胃里涌出来,转头吐在了芷绿适时递来的青瓷唾壶里,接过茶水无奈地漱了漱口,却怎么也压不住阵阵泛酸的感觉。一时脸色又白了几分,像是下一刻就要昏倒一般。

  胭红赶紧端走酸梅糕,元六勾起身子拿起块酸梅糕咬了一大口,呃,甜甜酸酸挺好吃的呀。师姐怀宝儿那臭小子最爱吃的不就是这东西嘛?

  想着,就将手里剩下的酸梅糕递到佟惜桃面前,还没来及说话,只看佟惜桃面色一变转身抱住唾壶痛苦地呕吐开来,间隙间还不忘拿那双娇滴滴的狐狸眼瞪她,呃,真不能吃呀,闻都闻不得,啊,女人怀孕还真麻烦。还好自己还没嫁人,将来就算嫁了,肯定不生孩子。

  好一阵子才缓过来,佟惜桃再次漱完口,拿帕子拭了拭唇,狠瞪着笑得很是没心肝的元六,只恨不得捏碎这丫头可恶的嘴脸。低首看了看矮桌上的糕点,不觉皱了皱眉,低首端起红枣茶继续一口口乖乖喝着。

  胭红芷绿对看了眼,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闻不得一点酸,连平日爱吃的糖醋鱼闻到味就能吐个翻江倒海,呃,小姐这胎口味变得甚是奇怪,你说她闻不得酸,可梅菜酸辣鱼却吃得甚是畅快,一点事情都没有。越是辣的越喜欢,简直嗜辣如疯。唉,连喝小粥都要你搁点辣油,可太医说了辛辣之物孕妇不宜多吃。可要命的是,没辣的东西小姐她根本就不下嘴。

  前一阵子福安带来了几罐蛮邦进贡的麻辣肉干,就被小姐当作零嘴这样没事捏点,硬是全给吃完了。再想找福安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