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昏君,躺平了 完结-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看到野丫头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景子睿此刻心情甚好,回身当做没听到这话,擅自宽衣解带开,回道:“爱妃如此娇媚,朕今日实在乏了。爱妃一片盛情,不惜将朕捆于温柔乡之上,如此深情让朕感动不已,所以,从今往后就都留在椒兰殿就寝了。不回御书房了,呵呵,爱妃,还不快给朕更衣。”

  “景子睿,你你不守诺言,我们可约定过的,你我只是表面的”

  “朕后悔了,怎么,不可以吗?”

  “我当初进宫只是为了掩护你出宫查案,说好就那三个月的。如今叛臣已诛,余党已清,陛下无需再出宫,所以,我也没有再留在这里的必要。”

  “错了,野丫头,你会一直留在这。”

  “昏君,食言而肥!我下毒毒死你!”

  “那就拿你的全家给朕陪葬!”

  “无耻小人!”

  “佟惜桃,你由始至终都是朕的人。现在更是朕的淑妃,到现在,你还忘不了景弘逸那丧家之犬吗?”

  “呸,昏君,不许你骂三哥哥,与他相比,你不过是只阴沟里见不得光的臭老鼠,说话不算话的卑鄙小人!”

  闻言,景子睿不怒反笑,将脱下的外衫扔到一边的屏风上,悠然地坐下,笑道:“佟惜桃,看清你现在的身份,再与朕说话。”

  佟惜桃面色白了白,失去了表面的艳冶冷傲,感到鼻子一阵发酸,扭过头不再吭声。景子睿不以为意,走过去将她揽抱到怀里,一个横抱轻放到了大床之上。倾身压了上来,温柔亲啄着额头眉毛、眼鼻,一路往下,吻上他期盼已久的丹唇。但很快闷哼一声,迅速退开,愤怒地举掌但终没忍下手。

  佟惜桃迅速爬起,逃坐到榻上,冷冷瞪着对方。景子睿不由感到一阵哀凉,呵呵,她也怕他了。

  景弘逸,凤栖皇朝曾经最风光得势的三皇子洛王,风头甚至盖过他这做太子的,这个曾经几乎抢走他一切的兄弟。然而,皇位之争终还是他赢了,成者王败者寇,古今如此。所以,本该属于他的一切,他就应该全部拿回来,包括佟惜桃这个曾经的准洛王妃。

  “惜桃,朕不希望自己是用迷药或者不入流的手段得到你,你那三哥哥要是珍视你,就不会丢下你,与个蛮族女子远走高飞了。”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无关。我要回祈福庵,不想留在这。”

  景子睿眼睛里划过一丝哀伤之色,嘴里却吐出甚是狠绝的话:“朕老早过弱冠之年,已不需要什么傍帝之星。所以,你早已不是朕的替身,祈福庵就不必回了。”

  不需要了嘛,那更好,佟惜桃静静地坐在榻上,幽幽地看着景子睿,没再像往常一样张牙舞爪继续挑衅饿虎。

  景子睿几大步走到佟惜桃面前,陡地抬起她的下颚,冷声谑笑道:“那一口的伶牙俐齿去哪里了?”

  闻言,佟惜桃嘴角弯起丝倔犟的娇笑,回道:“被一个叫景子睿的狗叼走了。”

  “你”景子睿怒极反笑,松开箝制,轻抚上樱唇,朗笑道:“朕要你的舌头做什么?”

  “也许拿走了,我们之间可以好好相处。”

  此言一出,景子睿愣住了,浑身的阴霾戾气消逝,有点吃惊于佟惜桃突然的放软。

  佟惜桃伸长玉臂勾下景子睿的脖颈,逼着对方屈下身子与她对视,将下巴轻搁到那坚实的臂膀上,笑道:“还生气吗?为君者喜怒不形于色,这是你说的。又食言而肥了,昏君。”

  景子睿有些摸不透面前善变的女人,不知道她的心究竟在哪,怅然若失道:“野丫头,你非要哪日气死朕才甘心吗?说吧,你想要什么?”

  佟惜桃笑了笑,拿手指戳了戳对方面前衣襟半解露出结实的胸肌,张嘴狠狠咬了一口,含糊地回道:“三哥哥回来,就这样。”

  景子睿有种再次被戏耍的感觉,低咆道:“野丫头,你一天不咬人会死吗?别和朕提那混帐。”

  话题再次绕了回去,佟惜桃亮了亮那两颗小虎牙,笑道:“没办法,你知道的,狐狸每天都要磨牙。”

  “朕总有一天砍了你的脑袋。”

  “没关系,从小到大,要是砍的话,千万次都够了。让三哥哥回来,别说脑袋,身子给你都没问题。”

  景子睿不想再留在这被活活气死,起身想离开,却被佟惜桃手脚并用地攀附了上来,失力跌到了榻上。

  佟惜桃倒也不羞涩,上前一个扒拉,衣襟散落开露出修长硕健的身躯,纤手不规矩地四处流离了番,等听到对方低沉的喘息时,嘴角弯起甜甜的媚笑,勾长玉臂抽掉景子睿头上的玉簪,解去发带一头乌丝披泻下来,长眉若柳、眸似寒星,薄唇挺鼻、容貌如画。榻案上的烛光透过纱罩晕染出令人迷醉的色泽,映衬着俊美的脸庞,为这位帝王平添了几分阴柔之美。

  佟惜桃晃了晃神,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嘴角弯起戏谑的弧度,打趣道:“还是这样顺眼,昏君,你真的比小时候那小竹杆强多了。对了,那小弟弟还是那根白奄奄的火柴棒吗?”说着,伸手拽下了亵裤。景子睿身子颤了颤,脸色迅速刷黑。

  “呃,勉强只称得上是半截‘黑’萝卜成贵妃她们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世间仅存翻江蹈海的悍龙就是这个?!昏君,我想我还是找三哥哥生娃娃了。”

  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重创,景子睿气得再次失去理智,翻身压了上来,三下五除二将妖妃剥成了赤条条的白兔子。

  佟惜桃翻了翻白眼,一脸受不了地推开欺压在身上的男人,碎碎念地抱怨道:“要看,说吗?小时候天天一起沐浴又不是没看过,我自己脱就好,添置新衫不费银子吗?我只是正四品的妃嫔,一年的俸银只有区区的105两,上下左右的打点都不够。我老爹又是个自以为是的穷清官,你还让不让我活”

  景子睿只感到喉咙一阵甘甜,赶紧运气调整翻腾的内息。自己今天一定是吃错了药,才手贱来调戏这不知礼义廉耻为何物的野丫头。美人美人,果然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拿起散落在榻阶的外衫随意披上,沉声唤道:“福安,进来,为朕宽衣,搬驾御书房。”

  进来后,小福子无视去奇怪的氛围,无视去凌乱的床榻,但在瞟到衣衫不整的妖妃时,吓得立刻捂眼转身。佟惜桃乐得仰头大笑,景子睿回身看了看,自己的龙袍不知何时裹到了野丫头身上。

  “淑妃,你知道身上穿得是什么吗?”

  “陛下的龙袍呀,谁让你撕坏了我衣服。这件就赔给我吧!”

  小福子吓得赶紧伏地跪下,妖妃呀妖妃,你身上究竟有多少胆呀,拿个真龙天子当猫玩,呜,他真苦命。

  景子睿危险地眯了眯眼,但很快笑开,说道:“野丫头,你又想作什么妖?”

  佟惜桃将根手指放到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娇媚地回道:“秘密。”

  景子睿幽邃的双眸暗了暗,没再追究。回身示意小福子继续更衣,小福子眼睛在妖妃与皇帝间飞速地瞟了瞟,选择装傻继续服侍皇帝更衣束发。

  佟惜桃只在边上看着,含娇倚榻,浑然天成的妖妃气质。等景子睿的一只脚跨出内室门时,娇媚地开口道:“陛下这就走了,呜,也罢。贱妾身软力乏,就不起身恭送陛下了。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景子睿后背颤栗了下,俊脸迅速满布阴霾,暗暗磨了磨牙,甩袖愤然离去。

 



第3章 第三章 六王送宠博欢
  元六在暗处躲了会,等确定狗皇帝一群人彻底离开后,才捶捶酸僵的脖颈,脚步虚浮地‘飘’进内室,趴倒在榻上,抱住靠枕死劲磨蹭想睡一会,可惜睡不着。

  发泄式地手脚乱踢了一阵子,四肢躺平装死,过了会,顶着两熊猫眼撑爬起来,哀怨地瞅着对面闭目休憩的师姐,开口道:“师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皇宫呀?你问狗皇帝没?”

  佟惜桃舒懒地摆了摆手,回道:“问了,想都没想,死心吧。”

  元六瞪圆了眼睛,‘腾’的一下翻坐好,揪住自己的头发一阵猛抓,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双手狠拍向桌案,说道:“师姐,我们毒死他吧。毒死狗皇帝,就可以走了。”

  “他说会拿我全家陪葬,也就是包括我。想你师姐给个昏君做垫背嘛,毒死他,我先毒死你。”

  “嗷,师姐,师姐我不要再待在宫里,不想再女扮男装,更不想再见到那好色不要命的六王爷。师姐,师姐,再这么下去,我的青藏高原真的会被勒成四川盆地的。”

  小锭子端着木盘往榻案上放,白目地插了一句:“为何不是平原?”

  胭红收拾着东西,停手回头取笑道:“那六王不是被你毒得全身浮肿毁容,至今还躲在王爷府不敢出门。怎么进宫来,莫不是想他了吧。”

  元六双颊蓦地灼烫开,红霞满面。差赧地低首扭了扭手指,总算有了些女孩家的样子。突然发现不对,抬首看到众人揶揄的眼神,恼羞成怒拍案道:“屁,下次他再敢逗我,直接毒死他。”

  芷绿撇了撇嘴,凉凉地来了句:“是吗?也不知道是谁将毒人的茶,自己抢喝了。”

  佟惜桃噙着笑,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好了,别再玩闹了。六儿,豆子哪去了?”

  元六感动地热泪盈眶,还是师姐好,随手从榻案上抓起个苹果,‘嘎吱’咬了一大口,说道:“呃,豆子说发现个好玩的东西,申时三刻就出宫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了。”

  小锭子仔细地摆好饭菜,朝边上的元六努了努嘴,说道:“往边上挪挪,给个坐。”

  元六撇撇嘴,将身后的蒲团扔到地上,伸脚踢了踢小锭子,扬扬下巴,回道:“端个碗蹲那去。”

  小锭子无辜可怜地觑了眼芷绿,又瞅了瞅胭红,最后撇着嘴泪眼看向佟惜桃。

  “六儿,别太过了。再闹,我就将你指给豆子结缡作对食。”

  “师姐,嗷”

  “住嘴,饭都堵不住嘴。”

  胭红捂嘴淡淡笑下,问道:“小姐,洛王的事情说下来没?”

  佟惜桃停下手里的筷子,无声叹息了下,回道:“说了,可那家伙根本不听,还扬言要砍我的脑袋。怕到现在,他还认为三哥哥是他的死敌。”

  闻言,胭红蹙了下眉,现出担忧之色,唉叹道:“洛王殿下真傻,明明是唉,小姐,你为何不直言相告了?”

  “有用嘛?他不会信我!”

  “可,可小姐曾是他最亲近的人,若是连小姐的话都不信,洛王殿下可如何是好?”

  元六抹了抹嘴,插话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胭红,就不要再多操心了。我们现在连自己都救不了,如何管得了别人。

  就说师姐,虽说是假的,可好歹是淑妃正一品的头衔,却领着正四品的俸银。古往今来,怕没一个后妃,比我家师姐更尴尬吧?还要顶着妖妃的臭名声,天天人前作戏,累都累死了。”

  胭红咬了咬唇,低首不再吭声。是呀,现在她们自己都被困住了,如何来救别人?

  众人继续吃饭没再多聊,看着现场压抑的气氛,小锭子咬了咬筷子,只恨自己太没用。若不是他的一时大意在小福子那说漏嘴,大家老早江湖逍遥了。

  “姑娘好,姑娘真美。来,亲一个!”一句轻佻的话伴着宫女的尖叫从殿外传来,众人一愣,呃,谁这么大胆?

  一全身靛蓝色的奇怪大鸟扑着翅膀口吐人言飞了进来,在内殿里乱转了一圈,瞄上了榻边蝶案上放着的果盘。尖叫着:“吃的,吃的。”兴奋地扇着翅膀,落在了榻上。抖了抖身上的羽毛,抬首不怕生地左右看了看榻上的人,继续喳呼道:“饿死了,饿死老子啦!有人杀鸟,有人杀鸟。”

  众人正惊讶得不知如何是好时,小豆子脚步踉跄地跑了进来,扒着门框哭泣道:“小姐,我回来了。呜,对不起,让你们受惊了,这鸟这鸟,太不好对付了。杂毛,过来,进笼子。”举起手里破损的鸟笼,拿个苹果逗着大鸟。

  大鸟不屑地瞥了眼小豆子,呼哧呼哧地扇了扇巨大的翅膀,鬼叫道:“臭小子,你进笼子,你进笼子。再吵,啄瞎你眼睛”张开翅膀羽毛抖立起,做出攻击状,吓得边上小锭子赶紧又往旁边缩了缩。

  大鸟倒是机灵,很快发现了这群人里面的头领,一个飞跃落到佟惜桃边上,拿巨大的鸟喙小心地碰了碰玉手,喳呼道:“美人,剥葡萄!美人,剥葡萄!”

  佟惜桃挑了挑眉毛,如此机灵还会说话的鸟有意思,朝胭红使了个眼色,胭红赶紧起身挪走榻案,端个果盘上来。素手摘了个葡萄,在大鸟面前晃了晃,这鸟也有趣,眼睛随着上下转了转。伸嘴想啄,却捞个空。气得扑着翅膀,鬼叫道:“美人不厚道,美人不厚道!”

  佟惜桃这才不去逗它,快手剥了起来,剥开一个挑去葡萄籽,鸟头一伸。剥开一个,鸟头一伸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面前的果盘空了。怪鸟吃得很满意,抖抖羽毛,扑扑翅膀飞回了鸟笼。

  佟惜桃接过湿帕子擦了擦手,看了眼跪在地上等罚的小豆子,问道:“哪来的?”

  小豆子瞅了瞅边上大鸟笼里正在用鸟喙梳毛的怪鸟,欲哭无泪。想了想,开口道:“呜,是从城西鸟市上一个西域商人那买来的。那人说这怪鸟叫紫蓝金刚鹦鹉,是鹦鹉中体型最大的那种。很稀有,不易捕捉的。”

  小锭子这才松口气,拍拍胸口,原来是鹦鹉,难怪口吐人言。

  佟惜桃把玩着方才挑葡萄籽的金钗,又问了句:“花了多少银子?”

  小豆子抓了抓衣摆,抿了抿唇,嗫嚅地回道:“呃,三十两”

  佟惜桃眯了眯眼,将金钗扔到地上,喝道:“小豆子,你好大的胆子。来人,拖下去先打五十大板。”

  “啊,小姐饶命!”小豆子吓得立刻四肢伏地,抽抽嗒嗒地回道:“是六王爷府里的,今天下午他让人通知奴才过去拿样东西。结果,拿回来的就是”

  笼里的紫蓝金刚鹦鹉气得立刻反驳道:“爷爷的,你才是东西。老子不是东西,老子不是东西。”

  小豆子恨恨地瞪了眼臭鸟,继续道:“这鸟确实是从西域客商那买的,在王府养大半年了。六王爷说买来就是想送给小姐的。谁知道小姐半年前突然离开祈福庵进了宫,后来朝中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也就耽搁了。今日突然想起来,就让我去了。呜,小姐,我真不是故意晚回来的。”

  元六撇了撇嘴,有些落寞地垂下头。这好色鬼到现在心里还想着师姐,真是怂人色胆包天。

  佟惜桃微蹙了下眉,噙着笑,摆了摆手,说道:“嗯,起来吧。牠叫什么?”

  大鸟用鸟喙啄开笼子的搭扣,飞到佟惜桃身边,收了翅膀,扭扭长长的尾翼,优雅地鞠了鞠躬,喳呼道:“小生杂毛,见过桃美人。小生杂毛,见过桃美人”

  佟惜桃抽了抽嘴角,还真是物像主人形。看了眼面前一副讨好样的鸟,无声地叹了口气,还没来及开口。

  杂毛往前跳了几步,温柔地叽喳道:“叹息不美,叹息不美。美人笑,美人笑。”

  闻言,佟惜桃挑了挑眉,来神了,有些坏心地逗道:“杂毛,说景子睿昏君,三哥哥最帅。”

  小豆子瞬间满脸黑线,完蛋了,他好像带了个火药筒回来。

  杂毛甚是机灵立刻意会,拍拍翅膀从果盘里叼了个苹果,喳呼道:“美人吃,美人吃。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