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昏君,躺平了 完结-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过去的佟惜桃,如今的蓝幺儿嘴角噙起温柔淡雅的浅笑,俯身将宝儿抱到怀里,点了点小鼻子,取笑道:“傻小子,怎老是喊我娘亲。我可不记得有你这么大的儿子。”

  嗷呜,宝儿扭着肥身子,狂甩着头,若是此刻加上对兔耳朵,那就萌翻了。蓝幺儿赶紧稳住身形,笑道:“别乱动,蓝姨抱不动你。小胖兔最可爱了,哦,好好,是小白猪对吧,嗯,小白猪乖,好嘛,好嘛,我是你娘亲,就是了。”

  宝儿愣了下,回神后捂住小脸滑下娘亲的膝盖,嗷呜一声泪哒哒地跑开了。娘亲又说他小白猪,呜,他明明是小香猪。还有他哪里像那三瓣嘴的胖兔子,呜呜,本就是他娘亲,哪有说认了的道理。嗷呜,嗷呜被嫌弃胖了,他跳池塘去,呜呜呜,坏娘亲,居然忘了宝儿。

  元六坏心地后面跟上,将个长兔耳朵帽子带到宝儿头上,拍了拍宝儿的小肥臀,笑道:“小宝乖,甩一个给元六姨姨看看,来,甩耳朵,这是元六姨姨特地去镇上给你定的,可爱吧。对了,还有这个,老虎鞋开裆裤。我听芝儿说,你昨天尿床了!”

  啊呜,不活了,小宝跳将起来抹着泪,甩着长长的兔耳朵,再次泪奔而去。姨姨们都是坏家伙,呜,都怪娘亲老喊他小胖兔,呜,一群人拿他当兔子养,每餐都喂他青菜萝卜,嗷嗷,再这么下去不是兔子也是兔子了。

  哭泣着冲进屋子,扑到小白白的怀里,大声号啕道:“小白白,大白白,宝儿不活了,不活了。呜呜,娘亲又说我小胖兔,小白白,大白白,呜呜呜,元六姨姨知道我尿床的事情了。”边哭边甩着头上的兔耳朵,白锦冷僵着脸双手环胸站在一边,白羽看着那不断晃动的兔耳朵,唔,好可爱,想着就伸手捏了捏,真的好柔软,好像兔耳朵。

  如果再配上那萌萌的四爪,确实可爱翻了。白羽嘴里哼唧应声着,手里捏着那兔耳朵不时变换各种造型,趴着的,立起来的,成八字型的哀伤兔、火爆兔、乖乖兔,啊,宝儿真的好像小胖兔。

  路宝儿抽抽噎噎哭了一阵子,抬起哭红的眼睛,嘟起腮帮怒道:“小白白,我要离家出走。”说着,双手做握拳状。

  此言一出,白锦微蹙了下眉,便闭续眼继休憩。这是胖小子最近说的第几个离家出走了,唉,由杀手变成小孩保姆,这命运呀,摸了摸脸上以前青记的位置,罢了,且再忍几年。

  白羽苦了脸,不要,他觉得现在的日子很好,又安逸又舒服。而且那门主的任务郝连祺帮他们完成了,要求就是拿他们两个做交换。虬帮杀手多的是,他和锦哥哥都不算就顶尖的那种,门主派他们来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回去,如今不仅得了自由,还去除了脸上的杀手青记,他们总算不必再过刀口舔血、蒙面见不得人的日子。

  想了想,安慰道:“宝儿,你娘亲和你玩的。还有,这兔耳朵帽子多可爱呀。”

  小宝一愣,正想开口时,元六推开门笑呵呵地进来,快手点住了白锦的穴道,取出两个帽子,将大些的帽子戴到白锦头上,将小些的扣到白羽头上,捧腹大笑道:“大白小白,宝儿,来,给元六姨姨唱兔一家如何,三只兔住一家,兔爹爹,兔妈妈,兔宝贝,兔爹爹很胖胖,兔妈妈很苗条,兔宝贝很可爱,一天一天长大着。”唱完,笑得前仰后俯,鸷悍肚子痛。

  小宝咬着唇,眼泪含在眼里,怒道:“我叫宝儿,不叫宝贝。”话音未落,回神扭身扑进小白的怀里再次哭嚎开,不带这样欺负小孩子的。

  小白皱着眉头,一脸的无辜,他是男的,不是女的。呜,他不要做俞爷爷,锦哥哥才不是什么兔爹爹,呜,怎么说也是个狼爹爹吧。想着就说出了口,不意外,受到大白一阵冷箭寒光,扭头泪眼,他越来越嘴笨了。

  元六压着笑疼的肚子,在床上直打滚。哈哈,太好玩了。师姐失忆后魔人谷就是她的天下呀,欺负小宝,欺负这新来的大白小白,不愧是师姐挑中的人,够呆够萌,好笑死了。

  皇宫椒房殿内室,景子睿坐在檀香木大床上,轻抚着手里的一撮青丝,桃儿这次是真的死了,因他的紧追不放而死,为他寻解药而死。为甚么,既然愿意豁出命来救他,他几次三番找她,她却不愿相见。现在,他愿意给她唯一。就算抵祖制解散后宫,他也在所不惜。桃儿,可知朕好后悔。父皇,朕现在总算懂了你那句话的意思,为帝者确实该摒弃七情六欲,天下为家。过去他做不到,现在也许他可以做到了。

  爱的人已然不在,可是间接害死她的那些人至今逍遥法外,九皇弟不能怪他,怪只怪你太多不安份。若学其他的兄弟,你绝不会有事。你动谁不好,偏偏动了我最心爱的女人。想到这,景子睿将那缕青丝收到怀中,起身抬脚离开,站在门口轻笑道:“将这屋子里所有能烧的都烧了,将这椒房殿也烧了。朕不想再看到这里,将它并入御花园,种满桃花。”

  说完,背后红光亮起,桃儿,朕不会再颓废下去。如你所愿,做一个仁明的君主,百年后等着朕来找你。

  朝堂上,景子睿龙威初露,国事举措无不得当。对于后宫嫔妃宫女的稀缺,他也不再阻拦,既然都想将女人送进来,那就送进来吧。利用后宫在朝堂上做一次次的洗牌,何乐而不为,没甚么不可以。只是他不会再去宠幸一人,命也罢理也罢,既然贪慕虚荣何故再去思考那些女人的感受。就让一群年轻貌美的女人,陪着他一起在这黯淡无期的深宫牢狱中,渡过这一生吧。

  昭元七年冬月,昭元帝加封洛王景弘逸为洛亲王,封一等镇国大将军,赐美宅良田万顷,六王景敖轩加封为定南王,封一等护国大将军,赐美宅七千顷。昭元八年春,举国选秀女入宫,看着顺眼的就加封为妃嫔,同时重赏妃嫔的家人,真正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若是看不顺眼的,就贬逐出宫,连带着家人一起遭殃。一时朝中众臣哗然,不知这帝王打得甚么心思。

  虽触怒龙威的下场恐怖,但一步登天的快感让所有人忘却了恐惧,很快冷清许久的后宫,因这政策变得无比热闹,可以说是争奇斗艳。福安看着来来去去的美人儿们,激动地抹泪哭泣,陛下呀,你总算想明白了。

  御书房,景子睿看完奏折,噙着淡笑接过新封戚美人手里的茶碗,顺着摸了下美人滑溜的嫩手,抬眼揶揄瞥向书房的一脚,轻嗤道:“美人果然国色天香,去吧,给朕传膳。”

  戚美人潮红着脸,柔柔一拜,抽回手转身曼妙身姿地走了出去。

  边上粗枝杈上的杂毛抖了抖身子,呜,昏君狗皇帝,大变态,老子不是美人,老子是杂毛呀。杂毛扑扇着翅膀,抬起被封住的鸟喙,泪眼朦胧。有本事放了老子,老子一头撞死给你看。挣扎着脚上的锁链,杂毛倒吊着泪眼汪汪。

  景子睿站起身,走过去轻抚着杂毛的蓝羽毛,笑道:“美人,今天想朕吗?”

  想你个屁,想你个屁,~~o(》_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