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昏君,躺平了 完结-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路云山不吭声,端起茶盏吹了吹,咧唇笑道:“二位大人,我路云山草根贱命一条。会的只是制毒医人,若是想让我亲自出手害什么人,恕难从命。还好,你们也该亮亮背后的底牌了,总是这样云里雾里的,甚是尴尬的紧呀。”

  安兆庆与赵芜渊对看了眼,安兆庆习惯性地捏了捏山羊须,笑道:“路大夫是个聪明人,当今天下佞臣当道,三王六王监国,昏君只是个摆设。先帝剩下的子嗣中,还有谁更加出色些?”

  闻言,路云山手指抓紧衣摆有些发白,景子睿登基后并未追究各兄弟的过失,但却将他们都赶去封地。那大皇子已病死,七皇子醉生梦死。二皇子早已修道去了,剩下的只有四皇子,八皇子九皇子,路云山眼神倏地一紧,低首垂帘轻笑出声。还真是个不死心的主,呵呵

  安兆庆嘴角弯起丝得意的笑,说道:“想来路大夫已经猜到了,呵呵,你想那三王六王,还有那昏君为了个女人争得你死我活,搞得天下皆知。简直丢尽了皇家的脸面,所以,良禽择木而栖。路大夫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如何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路云山笑了笑,没有吭声。只低首玩着手里的竹节杯,桃师妹,都因自己的一时贪心,居然将你和宝儿牵进来,伤害景氏任何一个都没关系,可他舍不得桃师妹和宝儿。这就是古人所说的骑虎南下吧,呵呵,想利用他达到目的,那就看看你们这些家伙行不行了?

  路云山抬首点了点头,嘴角弯起丝冷冷的淡笑,说道:“请问,安大人,有什么事情是路某可以帮你们做的?”

  “监视郝连祺,关键时刻不能让魔人谷拖了我们的后腿。还有,一有风吹草动就来告诉我们。”

  路云山轻嗤了下,说道:“奇怪了,安大人既然能从岭南山将我带出来,魔人谷里就没有你的人嘛?比如说:我家宝儿的那些爹爹,他们可都是外人,里面没有安大人安插的人?”

  安兆庆面色涨红,磨了磨牙,这家伙现在还用得上,转移话题道:“路大夫,别忘了,你和那美人蓝幺儿的红线还是我们给你搭上的。据说那蓝幺儿实际长得与妖妃很像呀。”

  路云山挑了挑眉,看样子魔人谷确实混进了不该进的人,咧唇轻讽道:“我那两个师傅有个习惯,徒弟很多长得都很神似。比如:我与花荣,邱玉与李帽,对了,还有双胞胎,姜文姜武,元六元七这几个的名字,你们该有所耳闻吧。蓝师妹长得肖似淑贵妃,本就没什么好奇怪的。再说,我蓝师妹的美貌八九年前就名闻江湖,淑贵妃不过是师傅在宫里临时起意收的个徒弟罢了。”

  “那你为何唤她桃师妹,呃?”

  路云山面色倏地一冷,抬眼狠瞪向对方,咬牙切齿道:“这就是我要杀那昏君的原因,你觉得眼高于顶的淑贵妃会看上我这草芥之人嘛,会平等地与我说话嘛?对你们来说,她是妖妃,可对我来说,却是高不可攀的星辰。我师妹蓝幺儿风情万种举手投足仪态万千,只可惜,哼!人尽可夫。与那霸道任性高傲的淑贵妃比,有可比性嘛?我莫说喊她桃儿,我就是喊她婊‘子,她也会笑着应声。一个儿子是谁的种都说不清的女人,只可惜,桃妹死了,我有些寄托不可以吗?”说着,阴霾满布表情甚是扭曲。

  安兆庆捋了捋山羊须,轻笑着与赵芜渊对看了眼,了然地说道:“嗯,倒也是。那女人与淑贵妃比,确实云与泥。据说相好的,若是从江南开始排队,可一直排到塞外。哈哈,魔人谷确实什么货色的都,但那一身妖媚样,啧啧,确实让男人心痒痒呀。”

  路云山暗自握紧拳,也就是说宝儿的生日宴,这几个家伙都混进去过了。哼!老狐狸,想打桃妹的主意,我会让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正在几人交谈之际,突然书房一端的书架动了动,很快一个低矮的暗门打开,里面走出个穿锦衣华服的男子,路云山怔了下,居然是他?!

 



第22章 二二章 误解很悲催
  等佟惜桃采好药回到魔人谷时,路云山早已在谷口等着她,远远地就唤道:“桃师妹,你回来了,可让我一番好等。”

  佟惜桃愣了下,四下看了看,弯唇笑道:“路师兄,都说了多少次了,我叫蓝幺儿,你当真这么迷糊,若是如此,下次我便喊你花师兄好了。”

  路云山顿时气弱,耷拉着肩膀撇嘴道:“好吧,蓝师妹,我”

  “你昨日怎么了?说好去装水,人反而不见了。我倒是捉了几个毛贼。”

  路云山手指抠着岩石缝,哼哼唧唧道:“被几个熟人,打晕了带下山去了。这不,现在回来了。师妹,你的仰慕者太多,我可真惨,下次可再也不敢跟你去山里采药了。呜吹了一夜的寒风不算,我怕你不放心,于是早早在这等了。师妹,你去山里采什么药了?”

  “还不是宝儿淘气,采些药材防备不时之需,脚好些没?”

  路云山面色一红,低首跺了跺脚,笑道:“没事了,师妹,我们进去吧。宝儿正吵着找你了。”

  “是吗?”两人就这么说笑着,进了谷。

  黑衣蒙面人赶紧原路返回报信去,安兆庆听完手下的回禀,捏着羊胡须,面色沉了沉,嗯,郝连祺这家伙向来脾气古怪,收徒弟总喜欢收成双的,没有成双的,也要配成双。那蓝幺儿没准是另一个人,可是她的孩子出生的时间与妖妃的孩子很接近,但也相差了两三个月,许是早产也不无可能呀?若是妖妃没死,那麻烦可就大了。她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东西,九皇子的大业可不能因她一人给毁了,当年田贵妃暴死就是为了遮掩他们的事情,如今,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万不可此刻功亏一篑。

  安皇后死了,他的大部分子女也死了,付出了这么大的牺牲,说什么也要换来他该得的东西。先助之得天下,再诛杀篡位者。呵呵,复国大业便指日可待了。安氏苟且偷安至今,为的就是这个。几代人的辛苦谋划,一步步走到今日,呵呵,昏君呀昏君,可知你景氏皇朝要换个天地了。

  皇宫御书房,景子睿捂着疼痛难忍的胸口,硬撑着与景弘逸商量一些事情。景弘逸打量着对面的五弟,不由心中一惊,解药不是拿来了嘛,怎几日不见变得如此憔悴。眼看着就要不行了一般,想着就瞅向一边站着的福安,想从他脸上寻求些答案。

  景子睿嘴角弯了弯,失去了往日的自若,笑道:“三哥,坐。”

  景弘逸懵了下,三哥多陌生的称呼,他有多少年不这么称呼自己了,压着心里的不安,慢慢坐在。

  “洛王,朕想将皇位有所托付,你觉得朕现在这三个儿子中,谁最合适这皇位?”

  景弘逸微怔地看了过来,眼神转了转,低首矜淡地回道:“陛下这是做什么,陛下正值青壮之年,不觉说这等话晦气的厉害!”

  “朕是实话,朕的身体自己有数。”

  景弘逸不由有些激动,看向这年仅二十四的帝王,凉笑道:“陛下可知自己说了什么,三位皇子最大的也才七岁,任何一个都担不得大任。所以”说到这,眼圈不由有些冲红发热,现在总算知道临别时桃丫头话里的意思了,原来根本还没有解药,这可如何是好?

  虽然现在看来朝堂上风平浪静,可一旦皇帝突然驾崩,那些暗藏的势力谁知道他们何时卷土重来。

  “那三哥觉得,你与六弟谁更适合些?”

  景弘逸眸光一凛,挥袖站起怒道:“陛下,就算抱恙,此话万万不可说出口。”

  景子睿低首锦帕掩唇一阵激烈的咳嗽,他何尝愿意说这话,可每况愈下的身体由不得他不为以后做打算,他为数不多的子嗣就算平日里他疏于做父亲的职责,可此刻,他必须为这几个孩子找到一条可靠些的退路,等他思考这个问题时,他才发现放眼朝堂居然没有一个可以值得信任的人,没有一个可以托付的人。思来想去,只想到了洛王。曾经他看着嘴不顺眼的家伙,命运可真是会开玩笑的。

  沉吟片刻,景弘逸心中一凉,瘫坐下来:“当真这么严重了?”

  景子睿将手里的锦帕递了过去,嘴角噙起苍凉的笑,说道:“许是桃儿等急了,让朕快些过去。”

  福安躬身将锦帕递过去,景弘逸接过一看,身子都凉透了,黑血,居然是黑血。眼神闪了闪,开口道:“陛下还是注意身体的好,这厢我就回去。就算求,我也会将解毒的人带来。”

  景子睿摆了摆手,笑道:“此事与皇叔无关,洛王,当心死灰复燃。”

  景弘逸面色一变,又是这句,想了想,正想开口问时,景子睿挥了挥手,他只得躬身告退。看样子,他真要好好查询一番。

  福安看洛王离开,凑身扶着景子睿躺回榻上,忧心地开口道:“陛下,你就这么信洛王,为何不跟他说九王的事情,陛下不是已经”

  景子睿瞥了眼多嘴的福安,头轻摇了下,叹气道:“三哥虽政事不含糊,可惜骨子里亲情看得过重了,告诉他又有何用,这事还是他人办适合些。”

  福安低首小心地递过药碗,说道:“陛下,该喝药了。”

  景子睿挡住药碗,笑道:“你觉得这药如何?”

  福安一愣,不知皇帝话里的意思,端着药碗僵在了原地。

  景子睿笑了笑,说道:“这药有野丫头的味道,她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福安手脚一乱,药碗打翻在地,吓得立刻俯首跪地。

  景子睿只淡笑了下,挥手道:“下去吧,对了,把美人给朕带进来。”福安快手收拾好地上的东西,回身从屋檐下将个鸟笼提了进来,里面正是皇帝说的美人——紫兰金刚鹦鹉杂毛是也。

  这厢,佟惜桃不敢怠慢,匆匆与众人戏言后,便一头扎进了药屋,能要走景子睿命的只能是她,任何人别想夺走。本想将药下在几个新抓的药奴身上,但前面几次的制药经历告诉她,效果收效甚微。现只得把药下到自己身上,只有亲身的体会,才对参悟药性有最大的帮助。虽自幼尝尽百毒,但此刻她仍有些害怕。万花情毒真正毒发后,会使中毒者意识渐渐模糊,渐渐忘记一些他最不想忘记的东西,最后慢慢地在难忍的痛苦中死去。

  先前,她试药的几个药奴要不是药量少,怕早已毙命。虽毒性倒是解了,可试毒的几个全都变成了行尸走肉,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谁,像个木偶般被人牵制着走。使得她不敢把研制出的解药交出去,毒解了人傻了,等于没有救。

  既然正路走不得,她只得走旁门左道,以毒攻毒。但愿可以有奇效吧,想着就将半碗药饮尽,已服半月量应该足了,现在就是赶在毒药发作前,弄出解药的药方。腹部一阵抽痛,佟惜桃甩了甩头,眼神恍惚了下,果然厉害,还真如郝连师傅所说,集他半生所学的精华。

  想着,手并没有停,这是自己给那混蛋做的最后一件事情,若是忘了他,估计也挺好的。脑袋一疼,佟惜桃加快了动作,只剩这最后一步了,呵呵

  俞文花总觉得今天眼皮跳得实在厉害,总觉得怪怪的,便回药屋来查看,这一看不要紧,彻底吓坏了。毒发重度昏迷的佟惜桃静静地躺在地上,等查看清楚后,俞文花一阵惊呼,吓得众人纷纷赶到石屋。

  众人七手八脚将佟惜桃挪到竹榻上,俞文花回身便开始狠骂郝连祺,这个杀千刀的,让他没事瞎捣腾,捣腾出一堆无药可解的毒物来。正在他骂得起劲时,榻上的佟惜桃睁开了眼睛,捂着疼痛的脑袋,轻吟道:“唉,别吵了,头好疼!”说着睁开眼睛看向围观的众人,下一秒却鬼叫开紧张地缩起了身子,仓皇开口道:“你们是谁,出去,出去,啊,来人呀救命!”

  魔人谷的众人莫不黑了脸,这玩得是哪出呀,俞文花僵了下,挤出个笑脸蹲身说道:“丫头醒了,怎么了?好好的,惊呼什么,方才可吓坏我了。”

  “你谁?他们又是谁?啊,出去出去,统统出去,救命,救命,娘,呜呜”缩着身子,可怜兮兮地抽搭着,众人一惊,只得按照俞文花的吩咐先离开。

  俞文花关好门,郝连祺冷着脸留了下来,看了看桌上的东西,扭身硬声开口道:“丫头,人都走了,就别做妖了。”

  佟惜桃抬首小心地看向面前的玄服男子,蓦地抖了下身子瞪大眼睛,指着郝连祺哭泣道:“还我娘亲,你个伪君子,还我娘亲来。”说着,赤脚下地奔到郝连祺面前,伸手狠捶着对方,对准肩头就是一口,咬死不松口。

  俞文花愣了下,赶紧上前架开癫狂中的佟惜桃,佟惜桃扭着身子,发现敌不过别人的力气,放声哭泣道:“呜,你个坏心的家伙,恬不知耻,还我娘亲。呜,还我娘亲来。”

  郝连祺脸色甚是难看,伸手对准对方的颈后就是一劈。佟惜桃失力摊在了俞文花怀里。俞文花一脸的问号,迷糊心痛地看向郝连祺,许久干哑的嗓子发问道:“你和丫头的娘亲有过一腿?”

 



第23章 二三章 开始变态的昏君
  郝连祺僵冷着脸,冷哼了声,轻笑道:“我向来喜欢什么,小俞儿,你会不知道?居然提这外人的话,岂不让我伤心的紧。”说着,伸手狠掐了把对方的腰肉,哧哧笑开。

  俞文花脸臊得通红,抱着佟惜桃小心地往后挪了挪,说道:“那为何丫头见了你,如此”

  “你不觉得方才的丫头,很像她小时候嘛?呵呵,这丫头的胆子肥呀,居然每日拿万花情毒当补药吃,不出问题才怪。”

  虽这么说,手下却不敢怠慢,赶紧将佟惜桃重新移回榻上,回身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桌上的东西,拿起最近的药碗嗅了嗅,呃,丫头还真是解毒方面的天才。这种旁门左道,她居然想得到。既是情毒,那就肝肠寸断彻底相忘,不失为一个解毒的良方。回身看了眼佟惜桃,将碗里的解药给她灌服下。怕又是为了那小臭虫,真是个死心眼的丫头。

  小臭虫中毒死不死与他没关系,但最心疼的徒弟出事,由不得他不出马了。呵呵,让丫头彻底忘了小臭虫,再让小臭虫更加深爱丫头,接着拉着小俞儿嗑瓜子闲喝茶围观看戏,他太聪明了。

  想了想,凑近俞文花的耳边,一阵耳语后,俞文花红着脸轻唾了一口对方。扭身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下‘流胚子!不过他愿意帮他们就好。

  郝连祺收敛去笑容,一脸担忧地看向床上的桃丫头。唉,师傅为你选尽天下的好男儿,你却还是紧巴着一棵歪脖子树,那混小子当真这么值得你为他付出吗?傻孩子,真是傻孩子。和你那一根筋的娘亲还真像,好就好在一点,容佳师姐太过多愁善感,真真水一般的女人,而你这丫头虽理智,却过于好强了。一根筋是个傻丫头,认准了一个,就不带转弯的。唉,现在忘记了也好,没准你能看上别的好些的男人。

  想着,伸手轻拂去丫头耳边的碎发。唉,还是男人好呀,男人经打结实又耐操,女人确实绵软了些。转身继续捣鼓,丫头连他们是谁都记不得了,哪里还顾得上这剩下的,就由他这师傅代劳了。轻捋起袖子,嗯,加点料进去,徒儿呀,为师替你出头报仇了。一定记得感激师傅呀。

  半月后,宝儿噘着嘴扒拉着佟惜桃的腰,撒娇道:“美人娘亲,呜,美人娘亲,宝儿要和你睡觉,要和娘亲睡觉。”

  过去的佟惜桃,如今的蓝幺儿嘴角噙起温柔淡雅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