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昏君,躺平了 完结-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羡慕此等艳福。

  景弘逸幽眸微眯,接过酒杯,凑耳嘎声低语道:“桃儿,你又想做什么妖?我可还想活着回去。”

  “他可好?”

  景弘逸微怔了下,迅速敛神,嘴角弯起丝不易察觉的苦笑,轻回道:“你自己猜!”

  “是吗,那就是不好了。罢了,三哥哥,再喝一杯,最近可有中意的姑娘?”

  景弘逸眼中掠过一丝晦涩的幽光,嘴角噙起熟悉的淡笑,索然回道:“一直在等那人,可惜,两人距离越来越远了。”

  佟惜桃懵了下,淡然的眼神倏地凉了下,微垂螓首,扬声娇笑道:“洛王爷,可愿一醉否?幺儿陪你尽兴。”

  景弘逸俊脸微微僵了下,执起酒杯轻笑道:“那可真是本王的荣幸,蓝姑娘,干杯!”

  两人之间流转着奇怪的氛围,众人默不吭声地旁观了会,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顿觉得索然无味,便回身各自喝聊开来。

  不远处,路云山双手紧抱着茶盏,眸光深沉复杂地睇凝着这边喝酒笑言的两人,桃师妹,为甚么时至今日你的眼里依然只有景氏那三兄弟,他了,他在哪里?他算什么?

  以前知道她是高高在上的福郡主,未来的太子妃、皇后自己高攀不得,只得暗处默默守候。可如今柳暗花明,本以为可依然只能远处默默观望,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这样观望多久,看样子景氏三兄弟一日不死,他永远都不会有机会。那昏君快了,就剩一口气在那苟延残喘了。剩下的两个,就真的很难对付了。

  想到这,不由想起之前遇到那神秘蒙面人的话,想得到心爱的女人嘛,那就听他的,呵呵,难道真要继续帮那家伙,因那神秘人的帮助,宝儿跟了他姓,使得桃师妹终于正眼看他。可在他们的师傅老毒怪郝连祺替她找的那么多候选夫婿中,自己仍然是很不起眼的一位。

  呵呵,娶到蓝幺儿,可以得到魔人谷四怪的毕生所学,还有武林盟主的位置,更可得到富可敌国的财产。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蓝幺儿心甘情愿、亲自点头说愿意嫁那人。

  除了宝儿那些名义上的爹爹们,江湖上还有多少男子眼红,日思夜想梦寐以求这令人发狂堕落贪婪的婚事。抱得美人不说,财富权位唾手可得。他不明白师傅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把桃师妹再次推向风口浪尖,这样诱人的条件下,能有几人是真心地对待桃师妹的。

  桃师妹,为何你眼睛总盯着那些不靠谱的家伙,难道你不知道你身边一直就有个人在默默守候你嘛,我可以给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以给你想要的专情痴恋,为何你就是不愿转身回头看一眼,只喜欢往前看。好吧,既然这样,我会除去你眼前的所有杂草,只留下湛蓝的天空,让你我相拥。

  正喝酒轻笑的佟惜桃身躯蓦地一寒,抬首四下看去,却一无所获。眼神闪了闪,怕是自己太过敏感了,拂去心头的恶寒,嘴角噙起醉醺的笑靥,柔弱无骨地靠向景弘逸的胳膊,趁众人不注意时,将个折得四方的药方塞进对方的腰间,凑身轻语道:“万花情毒的解药,我刚偷弄出来的。带回去。还有,郝连祺那老家伙让你们万事小心,当心暗处的死灰复燃!”执起酒杯,扬声继续道:“洛王爷,幺儿乏了,就不再相陪了。”

  说着,优雅地慢慢站起身,一个不稳,跌倒在边上一黑衣男子怀里,递上差赧的浅笑,脚步踉跄地站稳。星眸微嗔,醉似清醒醒似醉,媚眼如丝勾魂摄魄。众男子凝神屏气,这等风情,真不愧是黑道第一美人。怕是天下第一美人慕连紫来了,也会黯然失色。

  元六赶紧过来扶稳,朝脸色暗红的黑衣男子颔了颔首,便扶着倚在她身上的黑道第一美人回房。心中则暗暗腹诽:酒量千杯,现在却半壶就倒!唉,可怜的宝儿,怕是这次生日宴过后,他那爹爹后备卫队又要加进几个倒霉鬼了。师姐哪是给她儿子找爹,根本是在收集各种才能的男人,给宝儿做免费的师傅。可怜的宝儿呀,元六姨姨救不了你,方才那黑衣男子若是她没记错,应该是玄学上奇门遁甲中的高手。

  佟惜桃暗暗使出手劲,狠掐了下元六腰上的嫩肉,递了个犀利的眼神过去,脚步轻移、姿态曼妙纤弱地离开众人的视线。

  仍在众爹爹环伺下的路宝儿,看到不远处呆傻出神的某些男子,再看看某些爹爹明显难看了的脸色,含泪叼住大慕爹爹递到他嘴边的鸡腿,嗷呜,嗷呜,他的爹爹估计又要增加了,还有,还有宝儿真的吃不下了,再这么下去,小香猪要变大肥猪了!

  都怪那坏雪虎,干嘛在出谷后兴奋虎啸,嗷呜,害得他被发现抓回来过这可怕的生日,想到这,不由满腹委屈,泪眼朦胧。

 



第19章 十九章 爹爹是用来陷害的
  已满七岁的芝儿小心地捧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掀开竹帘笑眯眯地看向床上躺着的宝儿,轻声唤道:“宝儿乖,该喝药了哦。”

  路宝儿扁扁嘴,泪眼汪汪地看向姐姐,摸摸小肚子,呢喃撒娇道:“姐姐,宝儿饿,呜呜~”

  闻言,芝儿甜甜一笑,轻手放下药碗,转身坐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弟弟的额头,又碰了碰自己的额头,松了口气,笑道:“好,但得先把药喝了。”

  撒娇没用嘛,呜,姐姐越来越铁石心肠了。小手捧起药碗,眼神再次滴溜溜地看向朝他微笑的姐姐,泪眼,真的没用!仰首憋气一口喝完。吐了吐小舌头,抱怨道:“好苦,唔”

  一颗糖适时地塞进他的嘴里,好甜,姐姐真好!笑呵呵地伸臂扑进芝儿的怀里磨蹭了会,抬首笑道:“姐姐,好吃,还有嘛?”

  芝儿伸手抚了抚弟弟的脑袋,手指摇了摇,说道:“没有了,这次的病可都是因为宝儿贪吃造成的,所以,没有!”

  “啊呜,姐姐,美丽的姐姐,可爱的姐姐,天下最美丽的芝儿姐姐,啊呜啊呜,要!再说生日宴吃多,那不是宝儿的错,是那群爹爹把宝儿当饭桶塞,呜呜呜”说着,小肥手抓住芝儿的衣摆,使劲卖娇撒欢。

  芝儿无奈地摇了摇头,从腰间取出个饴糖袋塞到宝儿手里,笑道:“给,不许多吃哦。师傅说,吃多了会蛀牙哦。”

  “嗷,谢谢姐姐。最爱姐姐了,要替宝儿保密哦。”

  芝儿正想说什么时,元六从个打开的窗子翻进来,取笑道:“姐弟俩偷偷摸摸地做什么了?”

  宝儿暗暗将糖袋挪到枕头内侧,芝儿转了转圆滚滚的大眼睛,上前勾住元六的胳膊,软软甜腻地问道:“师傅,宝儿可乖了,一下子就把药喝完了。呵呵,对了,太师傅他们忙完了?”

  元六无奈地拿手指戳了戳宝贝徒弟的脑门,轻嗤道:“你就继续宠他护他,再这么吃迟早是个小胖墩。那时可就不可爱了!长大了就是死胖子,大肥猪,肉盾!噗”

  宝儿揪住被角泪眼汪汪,芝儿不满地嘟了嘟嘴,心疼地辩驳道:“那也是最可爱最帅气的胖墩,宝儿乖,宝儿是最帅气的小香猪。”

  元六双手环胸,凉凉地出声打断芝儿的袒护:“嗯,长大了就是大香猪,而且是又白又胖的那种!就和罗汉生一样,扛着两大铜锤,最好再剃个光头。”

  罗汉生伯伯,呃,芝儿打了个寒颤,那只能勉强称为是一堆白花花的肥肉垒起来的人形生物,五官老早没了,他说话时就感到天在打雷,走路就是地在震动,呃,她可爱的弟弟宝儿会胖成那样嘛?呃,芝儿住了嘴,对对手指,不再吭声。

  宝儿张嘴号啕大哭开,嗷嗷嗷,连最疼他的姐姐都不帮他了,呜呜,生日宴吃撑病了真的不是他的错,呜嗷嗷,禽兽爹爹们等着,总有一天,一定要打败你们。~~o(》_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