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碧血剑-第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也给我这小强人看了出来。常言道得好:‘隔行如隔山。’你
自然不懂的。”袁承志笑道:“佩服,佩服!”洪胜海心想:
“小姐这样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难道从前也是干我们这一行
的?”
说话之间,又是两乘马从车队旁掠过,青青冷笑道:“想
动手却又不敢,骑了马跑来跑去,就是瞎起忙头。这般脓包,
人再多也没用!”洪胜海正色道:“小姐,好汉敌不过人多。咱
们虽然不怕,但箱笼物件这么许多,要一无错失,倒也得费
一番心力。”袁承志道:“你说得不错,咱们今晚就在前面的
石胶镇住店,少走几十里吧。”
到了石胶镇上,拣了一家大店住下。袁承志吩咐把十只
铁箱都搬在自己房中,与哑巴两人合睡一房。刚放好铁箱,只
见两条大汉走进店来,向袁承志望了一眼,对店伙说要住店。
店伙招呼两人入内,前脚接后脚,又有两名粗豪汉子进来。
袁承志暗暗点头,心下盘算已定,晚饭过后,各人回房
睡觉。
睡到半夜,只听得屋顶微微响动,知道盗伙到了。他起
身点亮了蜡烛,打开铁箱,取出一把把明珠、宝石、翡翠、玛
瑙,在灯下把玩。奇珍异宝在灯下灿然生光,只见窗棂之边、
门缝之中,不知有多少只贪婪的眼睛在向里窥探。
洪胜海听得声音,放心不下,过来察看,他一走近,十
余名探子俱各隐身。洪胜海微微冷笑,在袁承志房门上轻敲
数下。袁承志道:“进来吧!”






洪胜海一推门,房门呀的一声开了,原来竟没关上。他
一进房,只见桌上珠光宝气,耀眼生辉,不觉呆了,走近看
时,但见有指头大小的浑圆珍珠,有两尺来长的朱红珊瑚,有
晶莹碧绿的大块祖母绿,此外猫儿眼、红宝石、蓝宝石、紫
玉,没一件不是无价之宝。
洪胜海本不知十只铁箱中所藏何物,只道都是金银,这
才引起群盗的贪心,哪知竟有如许珍品。他在江湖多年,见
多识广,但这么多、这么贵重的宝物却从未见过,袁相公却
从何处得来,倒真令人不解了。他走到袁承志身边,低声道:
“相公,我来收起了好么?外面有人偷看。”袁承志也低声道:
“正要让他们瞧瞧。反正是这么一回事。”拿起一串珍珠,大
声问道:“这串珠子拿到京里,你瞧卖得多少银子?”
洪胜海道:“三百两银子一颗,那是再也不能少了。这里
共是二十四颗,少说也值得一万五千两银子。”袁承志奇道:
“怎么是一万五千两?”洪胜海道:“单是这么大、这么圆、这
么光洁的一颗珠子,已经十分少见,难得的是二十四颗竟一
般大小,全无瑕疵。一颗值三百两银子,那么二十四颗至少
值得一万五千两。”
这番话只把房外群盗听得心痒难搔,恨不得立时跳进去
抢了过来。只是上面头领有令,看中这批货的山寨太多,大
伙要商量好了再动,免伤同道和气,谁也不许先行下手。眼
见袁承志向洪胜海摆摆手,笑着睡了,烛火不熄,珠宝也不
收拾,摊满了一桌,只把群盗引得面红耳赤,不住干咽唾涎。
袁承志自发觉群盗大集,意欲劫夺,一路上便在盘算应
付之策,正如洪胜海所说:“好汉敌不过人多。箱笼物件这么






许多,要一无错夫,倒也得费一番心力。”自然而然的便想:
“要是金蛇郎君遇上这件事,他便如何对付?”跟着想到:金
蛇郎君为温氏五老及崆峒派诸人所擒,以宝藏巨利引得双方
互相争夺,温氏五老出手杀了所邀来的崆峒派朋友,他由此
而乘机逃脱;又想到:那晚石梁派的张春九和江秃头偷袭华
山,见到有毒的假秘笈,连师兄弟也都杀了;龙游帮和青青
为了争夺闯王黄金而相争斗。足见大利所在,见利忘义之人
非互相残杀不可。“群盗人多,若是你杀我,我杀你,人便少
了。”想明白了此节之后,便在客店中故意展示宝物,料想财
宝越是众多,群盗自相斫杀起来便越加的激烈。
又行了两日,已过济南府地界,掇着车队的盗寇愈来愈
多。洪胜海本来有恃无恐,但见群盗迟迟不动手,不知安排
下甚么奸谋,不由得惴惴不安起来,力劝袁承志改步海道,说
自己海上朋友很多,坐船到天津起岸,再去北京,虽然要绕
个大弯,多费时日,但保险不出乱子。袁承志笑道:“我本要
用这批珠宝来结交天下英雄好汉,就是散尽了也不打紧。钱
财是身外之物,咱们讲究的是仁义为先。”洪胜海听他如此说,
也就不便再劝。
这天到了禹城,投了客店。青青便邀袁承志出去玩耍。但
袁承志心想此刻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注视着这批珍宝,只要稍
一托大,立即出事,便跟她说明原由,要她独自去玩,自己
与哑巴、洪胜海留在店中看守。
过了一个多时辰,青青喜孜孜的回来,手里提着两只小
竹笼,笼里各放着一只促织,嗤嗤嗤的叫个不停。她把一只
送给袁承志,说道:“四文钱一只,你夜里挂在帐子里,才教






好听呢!”袁承志笑着接过,笑问:“你在街上遇到谁了?”青
青一愣,道:“没有呀?”袁承志笑道:“背上怎么给人做了记
号啦?”
青青忙奔回自己房里,脱下外衣一看,果见后心画着个
白粉圈,想是买促织时高兴得忘了别的,画圈之人又很机灵,
竟没发觉。
她又羞又恼,回来对袁承志道:“快去给我把那人抓来,
打他一顿。”袁承志笑道:“却到哪里找去?”青青道:“你也
去街上逛逛,假装傻里傻气的不留神……”袁承志笑道:“就
像你刚才那副模样,自然有人来背上画圈了,是不是?”青青
笑道:“对啦,快去。”袁承志拗她不过,只得嘱咐她与洪胜
海小心在意,独自出店。
那禹城是个热闹所在,虽将入夜,做买卖的、赶车的、挑
担子的还是来去不绝。袁承志一出店房,行不数步,便察觉
身后有人暗中跟随,心想:“好哇,你们越来越猖狂啦,不但
钉住了货色,还瞧着我们每一个人。可是在青弟后心画个白
粉圈,又是甚么用意?岂非打草惊蛇,让我们有了提防?”当
下不动声色,径往人多处行去,后面那人果然跟来。
袁承志走到一家铁铺面前,观看铁匠铸刀,等那人走到
临近,突然反手伸出,扣住了他手腕脉门。那人麻了半边身
子,被袁承志轻轻一拉,身不由主的跟他走入了一条小巷。
袁承志问道:“你是谁的手下?”那人早已痛得满头大汗,
给袁承志手上微一用劲,更是难当,忙道:“相公快放手,别
捏断了我骨头。”袁承志笑道:“你不说,我连你头颈骨也扭
断了。”左手伸出,在他颈里一摸。那人忙道:“我说,我说。






小人叫做黄二毛子,是恶虎沟沙寨主的手下。”袁承志道:
“你想在我背上画个圈,是不是?”黄二毛子道:“是沙寨主吩
咐小人画的,下……下次再也不敢了。”袁承志道:“干么要
画个圈?”黄二毛子道:“沙寨主说,这是我们恶虎沟的货色,
先做上记号,叫别家不可动手。”
袁承志又好笑,又好气,问道:“沙寨主呢?他在哪里?”
黄二毛子东张西望的不敢说。袁承志指力稍重,黄二毛子腕
骨登时格格作响,生怕给捏断了,忙道:“沙寨主叫小人……
叫小人今晚到城外三光寺去会齐。”袁承志道:“好,你带路。”
黄二毛子不敢不依,领着他来到三光寺。这时天色尚早,
庙中无人。袁承志见那庙甚为破败,也不见庙祝和尚,前前
后后查了一遍,将黄二毛子点了哑穴,掷在神龛之中。等了
一会,听得庙外传来说话之声。
袁承志闪身躲在佛像之后,只听得数十人走进庙来,在
大殿中间团团坐下。一个尖细的声音说道:“严老四、严老五,
你哥儿俩带领四名弟兄四下望风,屋上也派两人。”那两人应
声出去,不久便听得屋上有脚步之声。袁承志暗笑:“饶你仔
细,我却已先在这里恭候了。”过得一阵,庙外又陆续进来多
人,大家闹哄哄的称兄道弟,客气了一阵。袁承志听众人称
呼,原来是山东八大山寨的寨主在此聚会,倒也不敢大意,当
下屏息静听。
只听那声音尖细的人说道:“这笔货色已探得明白,确是
非同小可。押运的是两个雏儿。保镖的名叫洪胜海,是渤海
派的,听说手下还硬。可是他单枪匹马,走这趟大镖。当真
狂妄自大之至。”群盗都轰笑起来。另一人道:“怎么取镖,不






劳大伙儿费心,还不是手到货来,开张发财?但怎么分红,大
伙儿可先得商量好,别要坏了道上的义气。”那沙寨主道:
“小弟邀请各位兄长到这里聚会,就是为此。”
一个声音粗豪的人说道:“这笔货是我们第一个看上的。
我说嘛,货色十股均分。恶虎沟占两份,我们杀豹岗占两份,
其余的一家一份。”袁承志心想:“好哇,你们已把别人的财
宝,当作了自己囊中之物。聚在这里,原来是为分赃。”
另一人道:“你杀豹岗凭甚么分两份?我说是八家平分。”
群盗登时喧声大作,纷争不已。袁承志暗暗喜欢:“向来只有
分赃不匀,这才打架。你们赃物还没到手,却已先分不匀了,
不妨就在这里拚个你死我活。”
一个苍老的声音道:“这次咱们合伙做买卖,可不能伤了
绿林中的义气。大伙儿总要公公道道。恶虎沟有几千兄弟,杀
豹岗和乱石寨都只有三百来人,难道拿同样的份儿?我说嘛,
这桩买卖,当然请沙寨主领头,他老人家多得十万两银子的
珠宝。杀豹岗最先看上这票货色,他杀豹岗多得一万两。余
下的平分九份,恶虎沟拿两份,余下七寨各拿一份。”群盗一
来不敢跟恶虎沟相争,二来也觉此言有理,便都赞同了。沙
寨主道:“既是如此,明儿就动手。咱们在张庄开扒,大伙儿
率领兄弟去张庄吧!”众人轰然答应,纷纷出庙。
袁承志见他们倒分得公道,自己定下的计策似乎不管事,
不免多了层忧心。寻思:“我想得到的事,这些老奸巨滑的强
盗当然早想到了。青弟从前是他们的行家,她的主意定然比
我的在行。”当下也不理会那黄二毛子,径自回店,把探听到
的消息对青青说了,问她道:“盗贼势大,打不完,杀不尽,






那怎么办?”
青青道:“事到临头之时,咱们先沉住气,待得认出了盗
魁,你一下子把他抓住,小喽罗们就不敢动了。”袁承志大喜,
笑道:“擒贼先擒王,这主意最好。”
次日上路,一路上群盗哨探来去不绝,明目张胆,全不
把袁承志等放在眼里。洪胜海道:“相公,瞧这神气,过不了
今天啦。”袁承志道:“你只管照料车队,别让骡子受惊乱跑。
强人由我们三人对付。”洪胜海应了。袁承志打手势告诉哑巴,
叫他看自己手势才动手,专管捉人。哑巴点头答应。
行到申牌时分,将到张庄,眼前黑压压一大片树林,忽
听得头顶呜呜声响,几只响箭射过,锣声响处,林中钻出数
百名大汉,一个个都是青布包头,黑衣黑裤,手执兵刃,默
不作声的拦在当路。众车夫早知情形不对,拉住牲口,抱头
往地下一蹲。这是行脚的规矩,只要不乱逃乱闯,劫道的强
人不伤车夫。又听得唿哨连连,蹄声杂沓,林中斜刺里冲出
数十骑马来,挡在车队之后,拦住了退路,也都是肃静无哗。
袁承志昨天在三光庙中没见到群盗面目,这时仔细打量,
只见前面八人一字排开。一个三十多岁的白脸汉子越众而出,
手中不拿兵刃,只摇着一柄折扇,细声细气的道:“袁相公请
了!”袁承志一听声音,就知他是恶虎沟的沙寨主,见他脚步
凝重,心想这人果然武功不弱,手持铁骨折扇,多半擅于打
穴,当下一拱手道:“沙寨主请了。”
沙寨主一惊,寻思:“他怎知我姓沙?”说道:“袁相公远
来辛苦。”






袁承志见他脸上神色,心想:“他一路派人跟踪,自然早
打听到了我姓袁。但我叫他沙寨主,只怕他大惑不解了。索
性给他装蒜。”说道:“沙寨主你也辛苦。兄弟赶道倒没甚么,
就是行李太笨重,带着讨厌。”
沙寨主笑道:“袁相公上京是去赶考么?”袁承志道:“非
也!小弟读书不成,考来考去,始终落第,只好去纳捐行贿,
活动个功名,因此肚里墨水不多,手边财物不少,哈哈,惭
愧啊惭愧。”沙寨主笑道:“阁下倒很爽直,没有读书人的酸
气。”
袁承志笑道:“昨天有位朋友跟我说,今儿有一位姓沙的
沙寨主在道上等候,可须小心在意。还有杀豹岗、乱石寨等
等,一共有八家寨主。兄弟欢喜得紧,心想这一来可挺热闹
了。我一路之上没敢疏忽,老是东张西望的等候沙寨主,就
只怕错过了,哪知果然在此相遇。今日一见,三生有幸。瞧
阁下这副打扮,莫不是也上京么?咱们结伴而行如何?一路
上谈谈讲讲,饮酒玩乐,倒是颇不寂寞。”沙寨主心中一乐,
暗想原来这人是个书呆子,笑道:“袁相公在家纳福,岂不是
好,何必出门奔波?要知江湖上险恶得很呢。”
袁承志道:“在家时曾听人说道,江湖上有甚么骗子痞棍,
强盗恶贼,哪知走了上千里路,一个也没遇着。想来多半是
欺人之谈,当不是真的。这许多朋友们排在这里干甚么?大
伙儿玩操兵么?倒也有趣。”
那七家寨主听袁承志半痴半呆的唠叨不休,早已忍耐不
住,不停向沙寨主打眼色,要他快下令动手。沙寨主笑容忽
敛,长啸一声,扇子倏地张开。只见白扇上画着一个黑色骷






髅头,骷髅口中横咬一柄刀子,模样十分可怖。
青青见了不觉心惊,轻声低呼。袁承志虽然艺高胆大,却
也感到一阵阴森森的寒气。沙寨主磔磔怪笑,扇子一招,数
百名盗寇齐向骡队扑来。
袁承志正要纵身出去擒拿沙寨主,忽听得林中传出一阵
口吹竹叶的尖厉哨声。沙寨主一听,脸色陡变,扇子又是一
挥,群盗登时停步。
只见林中驰出两乘马来,当先一人是个须眉皆白的老者,
后面跟着一个垂髻青衣少女,一瞥之间,但见容色绝丽。两
个来到沙寨主与袁承志之间,勒住了马。
沙寨主瞪眼道:“这里是山东地界。”那老者道:“谁说不
是啊!”沙寨主道:“咱们当年在泰山大会,怎么说来着?”老
者道:“我们青竹帮不来山东做案,你们也别去北直隶动手。”
沙寨主道:“照呀!今日甚么好风把程老爷子吹来啦?”那老
者道:“听说有一批货色要上北直隶来,东西好像不少,因此
我们先来瞧瞧货样成色。”沙寨主变色道:“等货色到了程老
爷子境内,你老再瞧不迟吧?”那老者呵呵笑道:“怎么不迟?
那时货色早到了恶虎沟你老弟寨里,老头儿怎么还好意思前
来探头探脑?那可不是太不讲义气了吗?”
袁承志和青青、洪胜海三人对望了一跟,心想原来河北
大盗也得到了消息,要来分一杯羹,且瞧他们怎么打交道。
只听山东群盗纷纷起哄,七嘴八舌的大叫:“程青竹,你
蛮不讲理!”“他妈的,你若讲义气,就不该到山东地界来。”
“你不守道上规矩,不要脸!”
那老者程青竹道:“大伙儿乱七八糟的说些甚么?老头儿






年纪大了,耳朵不灵,听不清楚。山东道上的列位朋友们,都
在赞我老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