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碧血剑-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走。袁承志大喜,给雄猩猩取名“大威”,雌猩猩叫做“小
乖”。穆人清与木桑见雌猩猩如此毛茸茸的一头庞然大物,竟






取了这般小巧玲珑的名字,都不禁失笑。
大威和小乖越养越驯,袁承志一发命令,双猩立即遵行
无违。
这一天,两头猩猩攀到峰西绝壁上采摘果子,这绝壁一
面较斜,尚可攀援,另一面却如一大堵平墙,毫无可容手足
之处。双猩摘果嬉戏,小乖忽然失足,从树上跌了下来,直
向绝壁一面溜下。这绝壁离地四十多丈,一掉下去自是粉身
碎骨。大威吓得魂飞魄散,赶到山壁上看时,见小乖幸喜并
未掉下,两条长臂攀在山壁上一个洞里。这洞穴年深月久,本
来被泥土封住,小乖掉下来时在山壁上乱抓乱爬,凑巧抓破
封泥,手指勾住了洞穴。只是身子挂在半空,上不得,下不
去,十分狼狈。
大威无法可施,飞奔下山,来讨救兵。袁承志正在练剑,
见它满身被荆棘刺得斑斑血迹,神态惊惶,不住跳跃,口中
吱吱乱叫,知道小乖必定出了事,忙招呼了哑巴,一起跟大
威出去。大威指着峭壁,乱跳乱叫。袁承志和哑巴奔近一看,
见到小乖吊在半空。
袁承志回到石屋取了几条长绳,和哑巴、大威从斜坡爬
上绝壁,将三条长绳接了起来,悬垂下去。小乖这时已累得
筋疲力尽,一见绳子,双手双脚死命拉住。哑巴和大威一齐
用力,将它拉了上来。
小乖身上被山石擦伤了数处,受伤不重,但它吱吱而叫,
把手掌直伸到袁承志面前。袁承志一看,只见它手掌上钉着
两枚奇形暗器,铸成小蛇模样,伸手一拔,竟拔不下来,小






乖却已痛得乱跳,知道暗器下面生有倒刺。
袁承志一惊,心想:“难道来了敌人?”忙打手势问小乖,
暗器是谁打来的?小乖指手划脚,示意说伸手到洞中时刺上
的。
袁承志很是奇怪,心想这绝壁上的洞穴素不露形,而且
上距山顶、下离地面都是甚远,怎会有暗器藏在其中?想了
一会,难以索解,便去见师父和木桑道人。
两人听他说明情由,见了小乖掌上的暗器,也都称奇。木
桑道:“我从来爱打暗器,江湖上各家各门的暗器都见识过,
这蛇形小锥今日却是首次见到。老穆,这可把我考倒啦。”穆
人清也暗暗纳罕,说道:“把它起出来再说。”
木桑回到房中,从药囊里取出一把锋利小刀,割开小乖
掌上肌肉,将两枚暗器挖了出来。小乖知是给它治伤,毫没
反抗。木桑给它敷上药,用布扎好伤口。小乖经过这次大难,
甚为委顿。大威给它搔痒捉虱,拚命讨好,以示安慰。
那两枚暗器长约二寸八分,打成昂首吐舌的蛇形,蛇舌
尖端分成双叉,每一叉都是一个倒刺。蛇身黝黑,积满了青
苔秽土。木桑拿起来细细察看,用小刀挑去蛇身各处污泥,那
蛇形锥渐渐灿烂生光,竟然是黄金所铸。木桑道:“怪不得一
件小暗器有这么重,原来是金子打的。使这暗器的人好阔气,
一出手就是一两多金子。”
穆人清突然一凛,说道:“这是金蛇郎君的。”木桑道:
“金蛇郎君?你说是夏雪宜?听说此人已死了十多年啦!”刚
说了这句话,忽然叫道:“不错,正是他。”小刀挑刮下,蛇
锥的蛇腹上现出一个“雪”字。另一枚蛇锥上也刻着这字。






袁承志问道:“师父,金蛇郎君是谁?”穆人清道:“这事
待会再说。道兄,你说他的暗器怎会藏在这洞里?”木桑沉思
不语,呆呆出神。
袁承志见师父和木桑师伯神色郑重,便也不敢多问。晚
饭过后,穆人清与木桑剪烛对谈,说了许多话,袁承志都不
大懂,听他们说的都是仇杀、报复等事。
木桑忽道:“那么你说金蛇郎君是为避仇而到这里?”穆
人清道:“以他的武功机智,似不必远从江南逃到此处,躲在
这荒山之中。”木桑道:“难道这人还没死?”穆人清道:“此
人行事向来神出鬼没,咱们在江湖中这些年,只听到他的名
头,果然说得上是威名远震,却从来没见过他面。听人说他
已死了,可是谁也不知道怎么死的。”木桑叹道:“这人行事
也真古怪,有时穷凶极恶,有时却又行侠仗义,是好是坏,教
人捉摸不定。我几次想要找他,都没能找到。”穆人清道:
“咱们别瞎猜啦,明儿到山洞去睢瞧。”
次日一早,穆人清、木桑、袁承志、哑巴四人带了绳索
兵刃,爬上峭壁之顶。木桑道:“我下去。”穆人清点点头,说
道:“小心了。”将绳索缚在他腰里,与哑巴两人紧紧拉住,慢
慢将他缒下去。
木桑一手持着精钢棋盘,一手扣了三枚棋子,溜到洞口,
向下一望只见脚下雾气一团团的随风飘过,却不看见地,虽
然他轻功卓绝,绝峰险岭,于他便如平地,这时却也不由得
心惊,转头向洞里张望,黑沉沉的看不清楚,只觉得洞穴很
深。洞口甚小,那是钻不进去的,于是用布包住了手,轻轻
到洞里一探,碰到几枚尖利之物,插在洞口,一摸之下就知






是金蛇锥,轻轻拔了出来,一共拔了十四枚,就没有了。再
伸手进去,直到面颊抵住洞口,也再摸不到甚么,纵声叫道:
“拉我上来。”
穆人清缓缓收索,拉了上来,拉到离崖顶二丈多时,木
桑右脚在峭壁上一点,窜了上来,棋盘中托了一大把金蛇锥,
笑道:“老穆,咱哥儿们发财啦,这么多金子。”
穆人清脸色却甚是沉重。双眉微蹙,说道:“这怪人将这
些东西放在这里,不知是甚么意思。洞里还有甚么?待我下
去瞧瞧。”木桑道:“你下去也是白饶,洞口太小,钻不进去。”
穆人清满腹心事,低头不语。
袁承志忽道:“师伯,我成吗?”木桑喜道:“你也许成,
但这样高,你敢下去吗?”袁承志道:“我敢,师父,我下去
好不好?”
穆人清寻思:“这个江湖异人把他的防身至宝放在此地,
必有用意,便在我居处之侧,岂可不探查明白?但只怕洞内
有险,让这孩子孤身犯难,倒令人担心。”说道:“只怕洞里
有危险呢。”袁承志忙道:“师父,我小心着就是啦。”
穆人清见他神色兴奋,跃跃欲试,就点头道:“好吧,你
点一个火把,伸进洞去,倘若火熄,千万不可进去。”
袁承志答应了,右手执剑,左手拿着火把,缒绳下去。他
遵照师父的吩咐,用火把先探进洞里。小乖弄破洞外泥封,山
顶风劲,吹了一晚,已把洞中秽气吹尽,火把并不熄灭。
于是他慢慢爬了进去,见是一条狭窄的天生甬道,其实
是山腹内的一条裂缝,爬了十多丈远,甬道渐高,再前进丈






余,已可站直。他挺一挺腰,向前走去,甬道忽然转弯,他
不敢大意。右手长剑当胸,走了两三丈远,前面豁然空阔,出
现一个洞穴,便如是座石室。
举起火把一照,登时吃了一惊,只见对面石壁上斜倚着
一副骷髅骨,身上衣服已烂了七八成,那骷髅骨宛然尚可见
到是个人形。
他见到这副情形,一颗心嘣嘣乱跳,见石室中别无其他
可怖事物,于是举火把仔细照看。骷髅前面横七竖八的放着
十几把金蛇锥,石壁上有几百幅用利器刻成的简陋人形,每
个人形均不相同,举手踢足,似在练武。他挨次看去,密密
层层的都是图形,心下不解,不知刻在这里有甚么用意。
图形尽处,石壁上出现了几行字,也是以利器所刻,凑
过去一看,见刻的是十六个字:“重宝秘术,付与有缘,入我
门来,遇祸莫怨。”这十六字之旁,有个剑柄凸出在石壁之上,
似是一把剑插入了石壁,直至剑柄。
他好奇心起,握住剑柄向外一拔,却是纹丝不动,竟似
铸在石里一般。
正想再看,听得洞口隐隐似有呼唤之声,忙奔出去,转
了弯走到甬道口,听得木桑在叫自己名字,忙高声答应,爬
了出去。
原来木桑和穆人清在山顶见绳子越扯越长,等了很久不
见出来,心中焦急,木桑也缒下去察看。他爬不进去,只得
在洞口叫喊。
袁承志爬了出来,对木桑道:“洞里有许多古怪东西。”扯
动绳子,上面穆人清和哑巴忙把两人拉上去。袁承志定了定






神,才将洞中的情形说了出来。
穆人清道:“那骷髅定是金蛇郎君夏雪宜了。想不到一代
怪杰,毕命于此。”木桑道:“他留的这十六字是甚么意思?”
穆人清沉吟道:“看样子似乎他在洞中埋藏了甚么宝物。石壁
上所刻图形,当是他的武功了。这十六字留言颇为诡奇,似
说谁得到他的遗赠,就得算他门人,而且说不定会有祸患。”
木桑道:“按字义推详,该当如此,只不知这怪人还有甚么奇
特花样。”
穆人清叹了口气,道:“咱们也不贪图他的甚么重宝秘术。
承志,明儿你再进去,把这位前辈的遗骨葬了,点了香烛在
他灵前叩拜一番,也对得起他了。”袁承志答应了。
次日清晨,袁承志拿了一把锄头,和哑巴两人爬上了峭
壁。这次穆人清和木桑知道洞里没有危险,没再和他们同去。
袁承志心想埋葬骸骨,费时不少,特地带了三个火把,爬
进洞后,用锄头在地下挖了个小洞,插入火把,用泥土护住,
转身瞧那骷髅。
心想:听师父说,这人生前是一位怪侠,不知何以落得
命丧荒山,死在这隐秘的洞穴之中,骸骨无人殓埋,心下恻
然,在骷髅面前跪下,叩了几个头,暗暗祝告:“弟子袁承志
无意中得见遗体,今日给前辈落葬,你在地下长眠安息吧!”
祷祝方罢,一阵冷风飕飕的刮进洞来,只觉寒气逼人,不禁
毛骨悚然。
他不敢在洞中多耽,便用锄头在地下挖掘,心想地下都
是坚硬的岩石,倘若挖不下去,只有把白骨捡到洞外去埋葬
了。






哪知一锄下去,地面应锄而开,竟然甚是松软,忙加劲
挖掘,挖了一会,忽然叮的一声,锄头碰到一件铁器。移近
火把一看,见底下有块铁板,再用锄头挖了几下,拨开旁边
泥土,原来竟是一只两尺见方的大铁盒。
他把铁盒捧了出来,见那盒子高约一尺,然而入手轻飘
飘地,似乎盒里并没藏着甚么东西。打开盒盖,那盒子竟浅
得出奇,离底仅只一寸,他心下奇怪,一只尺来高的盒子,怎
地盒里却这般浅?料得必有夹层。
盒中有个信封,封皮上写着八字:“得我盒者,开启此柬。”
拆开信封,里面有张白笺,年深日久,纸笺早已变黄。笺上
写道:“盒中之物,留赠有缘。惟得盒者,务须先葬我骸骨,
方可启盒,要紧要紧。”信封中又有两个小封套,一个封套上
写着“启盒之法”,一个封套上写着“葬我骸骨之法”。
袁承志举起盒子一摇,里面果然有物,心想:“师父怜你
暴骨荒山,才命我给你收葬,又不是贪得你的物事。”
于是拆开写着“葬我骸骨之法”的封套,见里面又有白
笺,写道:“君如诚心葬我骸骨,请在坑中再向下挖掘三尺,
然后埋葬,使我深居地下,不受虫蚁之害。”
袁承志心想:“我好人做到底,索性照你的吩咐做吧。”于
是又向地下挖掘,这次泥土较坚,时时出现山石,挖掘远为
费力。
他此时武功颇有根底,但也累出了一身大汗,堪堪又将
挖了三尺,忽然叮的一声,锄头又碰到一物,拨开泥土,果
然又是一只铁盒,不过这只盒子小得多,只一尺见方,暗想:
“这位怪侠当真古怪,不知这盒中又有甚么东西。”打开盒盖






看时,只惊得一身冷汗。
原来盒中一张笺上写道:“君是忠厚仁者,葬我骸骨,当
酬以重宝秘术。大铁盒开启时有毒箭射出,愈中书谱地图均
假,上有剧毒,以惩贪欲恶徒。真者在此小铁盒内。”
袁承志不敢多看,将两只铁盒放在一旁,把金蛇郎君的
骸骨依次搬入穴中,盖上泥土,点上了香烛,拜了几拜,捧
了铁盒,回身走出。
火光照耀下见洞口是用石块砌成,想是金蛇郎君当日进
洞之后,再用岩石封住。否则的话,从这具骷髅看来,他身
材高大,又怎进得洞来?只是时日已久,洞外土积藤攀,又
生满了青苔,却看不出来,只道洞口是天生这么细小的。袁
承志挖开石块,开大洞口,以备师父与木桑道人进来查看。出
洞后哑巴将他拉上。他拿了两只铁盒,去见师父。
穆人清与木桑正在弈棋,见他过来,便停弈不下。袁承
志把经过一说,两人看了几封书柬,都是暗暗心惊,又把大
铁盒中写着“启盒之法”的封套拆开,里面一张纸写道:“铁
盒左右,各有机括,双手捧盒同时力掀,铁盒即开。”
木桑向穆人清伸了伸舌头,道:“承志这条小命,今日险
些送在山洞之中,要是他稍有贪心,不先埋葬骸骨而即去开
启盒子,只怕难逃毒箭。”
叫哑巴搬了一只大木桶来,在木桶靠底处开了两个孔,将
铁盒扫开了盖放在桶内,再用木板盖住桶口,然后用两根小
棒从孔中伸进桶内,与袁承志各持一根小棒,同时用力一抵,
只听得呀的一声,想是铁盒第二层盖子开了,接着嗤嗤东东
之声不绝,木桶微微摇晃。






袁承志听箭声已止,正要揭板看时,木桑一把拉住,喝
道:“等一会!”话声未绝,果然又是嗤嗤数声。
隔了良久再无声息。木桑揭开木板。果然板上桶内钉了
数十支短箭,或斜飞,或直射,方向各不相同,支支深入木
内。木桑拿了一把钳子,轻轻拔了下来,放在一边,不敢用
手去碰,叹道:“这人实在也太工心计了,惟恐一次射出。给
人避过,将毒箭分作两次射。”
穆人清摇摇头道:“若是好奇心起,先去瞧瞧铁盒中有何
物事,也是人情之常,未必就不葬他的骸骨。再说,就算不
葬他的骸骨,也不至于就该死了。此人用心深刻,实非端士。
承志本来小孩心性,这次竟忍得住手,不先开盒子来张上一
张,可说天幸。”
从木桶中取出铁盒,见盒子第二层盖下钢丝纠结,都是
放射毒箭的弹簧机括。木桑钳去钢丝,下面是一本书,上写
《金蛇秘笈》四字,用钳子揭开数页,见写满密密小字,又有
许多图画。有的是地图,有的是武术姿势,更有些兵刃机关
的图样。
再打开小铁盒时,里面也有一本书,形状大小,字体装
订,无不相同,略加对照,便见两书内容却是大异。
穆人清道:“此人为了对付不肯葬他骸骨之人,不惜花费
诺大功夫,造这样一本伪书,安置这许多毒箭。其实人都死
了,别人对你是好是坏,又何苦如此斤斤计较?”木桑道:
“这人就是因为想不开,才落得如此下场。不过这伪书与铁盒,
却多半是早就造好了,要用来对付敌人的。临死之时,料来
也无暇再干这些害人勾当。”






穆人清点头叹息,命袁承志把两只铁盒收了,说道:“此
人行为乖僻,他的书观之无益。那本伪书上更有剧毒,碰也
碰不得。”袁承志答应了。
此后练武弈棋,忽忽数年,木桑已把轻功和暗器的要诀
倾囊以授。
袁承志棋艺日进,木桑和他下棋,反要饶上二子,而袁
承志故意相让之迹,越来越难遮掩。木桑兴味索然,自觉这
“千变万劫棋国手”的七字外号,早已居之有愧,明明觉得袁
承志的棋艺也是平平,可是自己不知怎的,却偏偏下他不过,
只怕自己的棋艺并不如何高明,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