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三国之席卷天下II-第9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骱螅胤寰鸵帐八帽У妹廊斯椤!彼氲酱舜Γ唤虮迨辖忝茫刑局邢氲剑骸拔胰嗔耍掀哦济挥小J裁词焙颍乙材艽獍憔募牙龌丶遥蛩廊艘苍敢庋剑 

  “带走!”刘备厉声道。

  京城传言:京城三少一鹰犬。此刻,一鹰犬貌似在京城第三少的授意下,向京城第二少发动了进攻,京城大少袁绍无动于衷。

  曹操奋力挣扎,但那里是关羽张飞的对手,当时就被拖拽了出去。一阵稀里哗啦,脖子上套着锁链的曹操,回头望着卞小妹梨花带雨的面庞,五内动荡,呼道:“子进,救吾,救吾!只有你,能够救吾了!”

  秦峰面露犹豫,他跟曹操二辈子交情,不救舍不得,若是救,就要冒极大风险的。

  忽然,曹操不喊救命了,反而是喊道:“子进,既如此,为兄不求你相救。只求你能够好好照顾卞小妹,吾这辈子,都感谢你!”

  卞小妹闻言,哭倒在卞氏怀里。

  秦峰闻言,唏嘘不已,心说曹孟德对女人好,果非传言。想那后世,曹操生怕他死后,他的女人被杀陪葬,因此在死之前,就拿出财物送女人们出府,安顿。

  袁绍听到后头大,心说你还让秦峰帮你照顾好卞小妹,指不定今天晚上,就被秦峰照顾到被窝里了。

  刘备闻言一愣,心说什么情况,不是京城三少内杠?随后,他从百姓的议论声中,明白了过来。“原来打死的镇关西是张让的继子,太监没有儿子,有一个还不拼了命的护着。哈,曹孟德这次死定了,怪不得秦兽不救他。”

  曹操被桃园三兄弟抓走了,这要放到后世,说出去谁信?但世事无常,就是被抓走了。

  秦峰便感到,这辈子谁也掌握不了历史的走向,就算是小插曲也能要命。这辈子前途莫测,稍不留神,估摸着他也就完了。

  “哎~。”秦峰来到东汉,第一次叹气。

  “秦大人……。”卞小妹哭拜在地,哭的秦峰肝肠寸断。只听卞小妹道:“若是大人能够救出曹大人,妾身愿以身相许!”

  有男人的女人才自称“妾身”,显然这个称呼不是对秦峰的,显然就算曹操已经小命不保,但她依旧心甘情愿成为曹操的女人。

  秦峰心说曹操可算是找到好女人了,他是绝不会接受卞小妹的相许的,他面露难色,道:“小妹,不是姐夫不帮你们,实在是,十常侍张让那里,一定会出手段……,恐怕孟德在劫难逃。”

  卞氏听他对妹妹自称姐夫,又担忧又脸红。她看妹妹伤心,又看着秦峰,多次想求情。但考虑到此事秦峰也作难,因此欲言又止。

  卞小妹也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她知道曹操的这件事情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主要是看常侍张让知道后的反应。若是张让请求陛下处死曹操,谁也挡不住。然而,卞小妹抱着一线希望,又哭拜道:“秦大人,您是洛阳的秦青天,大汉的秦青天。贱妾不求您饶恕孟德,只求您能够秉公执法,还孟德一个清白。”

  “真乃奇女子也……。”袁绍此刻有些后悔将卞氏姐妹介绍给秦峰和曹操。

  秦峰闻言,忽然面露喜色,道:“好一个秉公执法,就是如此,快审快放。”

  袁绍听到后,恍然大悟,大喜过望,道:“子进,好谋略。现在最怕的就是张让得知消息后,去陛下那里哭诉。陛下一怒,孟德小命难保。但是子进审完结案,公布于天下,张让也就没有办法了。”

  秦峰道:“未免十常侍背后捅刀子,朝堂之上,还需本初助一臂之力。

  袁绍立刻大义凛然,道:”咱们京城三少同气连枝,子进皆愿意但此干系,为兄岂能不从旁援手。十常侍太过可恶,怂恿家人为恶地方,乃至于民不聊生。今日又陷害朝廷忠良,吾等大汉正义之士,岂能不出来相助。”

  秦峰松了口气,既然袁绍答应了,就代表四世三公之家会出面。加上曹操的老爹曹嵩,卢植,皇甫嵩这样的清官也会助言。就有朝廷三分之二的官员支持,想来能够摆平后事。

  于是乎,秦峰传下命令,立刻从西城尉提出曹操,发往洛阳府衙,由他来亲自审理此案。

  另一方面,消息不胫而走。并且,通过镇关西张屠的手下,事情飞快传到了张让的这里。

  从这一刻起,京城三少,开始和时间,和十常侍赛跑了。u



第一百七十三章 圣旨斩曹


  洛阳,皇宫,十常侍议事厅。↖↖,

  张让怒发冲冠,虽然没有胡子,但下巴颏气的依旧哆嗦。张让面对儿子张屠的死讯,彻底暴怒了,拍案叫道:“本常侍马上就去陛下那里,一定要让曹孟德,血债血偿!”

  十常侍段珪等人纷纷呼应,而新进大宦官蹇硕道:“张常侍,曹家曹腾大人在世时,对吾等多有帮助……。”

  谁知这话说出来后,张让更加急眼了,踢了案几,咆哮道:“曹腾大人的养子曹嵩现在是大司农,子孙昌隆,年月之时有后人祭拜。而我呢?我的儿子,被他的孙子打死了。我张让家断子绝孙,岂能与他善罢甘休。别说曹腾大人去世了,就算他还活着,这事情也过不去!”

  张让眼珠子一瞪,“你们谁愿意随我,前去陛下那里说理?”

  这那里是说理,摆明了就是要让汉灵帝刘宏下旨,杀曹操。

  十常侍同气连枝,他们各家各户都有养子,如今张让家里断子绝孙了,于是乎,纷纷呼应。

  蹇硕也说道:“既如此,说不得随张大人一起,前去觐见陛下。”

  于是,十常侍为首,呼啦啦带着一大群太监,就往后宫而去。

  少顷,汉灵帝刘宏寝宫。

  刘宏正在美人身上出出入入,反反复复。听到十常侍全来了,只以为发生了大事,急忙提起裤子,出去召见。

  “什么,阿父的儿子被曹孟德打死了?”刘宏吃了一惊。

  张让哭道:“请陛下下旨,斩了作恶的曹孟德!”

  “这……。”刘宏虽然是昏君。但也要考录到曹操和曹家的在朝中的位置。不禁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曹爱卿打死了张爱卿的儿子呢?”

  正是因为张让知道原因,才知道曹操罪不至死。而曹操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外面还有京城三少一体同心。因此,张让知道,想要曹操死,就必须要让刘宏下旨。

  因此,张让也不说原因。哭拜在地,老泪纵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戚模样,哭道:“陛下,老奴侍奉陛下几十年,家中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如今却是被曹操无故打死……。若陛下不能严惩曹操,老奴也无法活下去了,今日,就死在陛下面前。”

  说完。张让便爬了起来,惨叫一声。就向殿里的柱子撞去。这倒好,别的皇帝面前,都是忠臣为国事一死。汉灵帝跟前,则是太监为了弄死人寻死觅活。

  自然有小太监上去拉住。

  紧跟着,十常侍一起,哭拜在地,“请求陛下下旨处死曹操,若不如此,吾等早晚也被人打死,倒不如今天就死在陛下面前。”

  紧跟着,满大殿所有的太监都跪了,呼道:“吾等不愿今后被别人打死,倒不如死在陛下面前。”

  顿时,刘宏展现出昏君的特质。昏君的一个特质,就是凡事不问原因,只护着他喜欢的人。后世里,好多奸臣就是利用昏君的这个特质,害死了好些个忠臣。

  不巧,刘宏就特别有这种特质的,他不能坐看他的阿父,阿母们去死。不巧,张让等人利用了刘宏的特点。

  紧跟着,事情如同后世千百遍发生的一样,昏君刘宏大怒,叫道:“曹孟德如此歹毒,毁害朕的阿父一家,朕岂能饶他,曹操现在何处?”

  张让有消息来源,急忙哭道:“在洛阳令秦子进手中。”

  刘宏听到秦峰的名字,就想起叮咚数不尽的大钱,就高兴,道:“原来在秦爱卿那里,阿父不要神伤,朕这就下旨,让秦爱卿铡了曹操再抄家,为你儿子报仇!”

  于是乎,刘宏大笔一挥,亲手写下了圣旨,交给了张让。

  张让悲中又喜,悲喜交加中,拜道:“老奴愿以此生,为陛下效力。”

  刘宏心里高兴,面上严肃,挥手道:“阿父不要在悲痛了,要化悲痛为力量,去杀了曹操,为你儿子祭奠去吧。”

  少顷,张让等人都走了。刘宏命根子来劲,急忙冲回寝宫内,叫道;“都趴在地上,排好队,朕来也!”看来,张让的事情没有对刘宏产生任何影响,反而还有些助力。

  宫中的计时规,在阳光下不断移动着阴影,投射在时刻上。

  各方面,都开始与时间赛跑,与对手赛跑。

  洛阳城,通往洛阳府衙的大街上,街道两侧,店面、摊位无数,熙熙攘攘的人群,或是赶路,或是停下来买卖。

  忽然之间,街道一头乱了,百姓不断尖叫,惨叫。

  只见街上出现了一队羽林军,个个跃马扬鞭,鞭打百姓,护送一辆大马车赶路。

  一时间,街上的繁华宁静被打跑,百姓奔走见,如同乱世来到的样子。

  张让打听到消息后,马不停蹄,带着宫中侍卫,带着圣旨,前往洛阳府衙。不时从马车上探头出来,叫道:“快,秦子进这秦兽,他亲自审问曹操,一定是要徇私枉法。一定要在他结案前,感到洛阳府衙。圣旨在此,挡路者杀无赦!”

  另一方面,洛阳府衙,秦峰堂上高坐,已经是开始审案了。

  堂下,曹操站着,店老板跪着,旁边白布下盖着镇关西张屠的死尸。

  秦峰专门在他案几的右前方,为袁绍设下了案几,还插了一块牌子,上写“陪审”二个大字。袁绍是司隶校尉,监察百官,陪审是绝对有资格的。

  曹操大喜过望,连连对秦峰和袁绍,投去感激的眼神。心说我家子进贤弟就是有手段,这边结了案,有了定论,传与天下,就算是张让,也拿我没有办法了。

  一炷香时间后。

  秦峰一拍惊堂木。起身道:“人证物证皆在。完整的证据链条。可以证明,曹孟德的举动,属于自卫。”

  “对对对,本官就是自卫,就是自卫。”曹操急忙道。

  秦峰忽然道:“孟德,你是用那个手“自卫”的?”

  曹操一愣,然而急忙举起右手,道:“这个手。”

  秦峰笑道:“原来是用右手“撸的”。怪不得比左手黑。”

  曹操闻言又一愣,这位东汉枭雄不明21世纪的就里,只以为秦峰在说他下手黑,尴尬的笑了笑,道:“大人所言甚是。”

  于是秦峰又道:“曹孟德属于自卫,根据大汉律,自卫是正当的自我保护,因此无罪释放。”他又对袁绍道:“袁大人以为然否?”

  京城大少是要救二少的,并且三少秦峰的手段恰到好处,因此大少急忙道:“秦大人所言甚是。事情就是这样的,曹大人面临生命危险。自卫在情理之中。”

  曹操大喜过望,不断向秦峰用眼色,那意思,子进快点结案,我这边还等着带卞小妹回家呢。

  秦峰示意他稍安勿躁,程序还是要走的,并且,秦峰为了保险起见,还专门多加了一个程序,他就对观审区的百姓问道:“不知诸位乡亲,看秦某是否审的公道?”

  百姓立刻回应,“何止是公道,真是太公道!”

  “这镇关西不知祸害了多少人,死有余辜。”

  “曹大人属于自卫,不应该受罚。”

  有百姓的认同和支持,就占据了大义,对曹操是有好处的。他破天荒第一次,感激中对百姓鞠躬行礼。谁知身后传来秦峰一句话,吓的曹操一阵哆嗦。

  只听秦峰道:“然而,曹孟德打死了人,也有些防卫过当。”

  曹操当时就有些秃噜扣了,心说什么情况,难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秦峰这才又道:“但是,张屠袭击朝廷命官,罪加一等,因此没有防卫过当一说。”

  曹操大松一口气,连连对秦峰鞠躬。

  程序终于走到了最后一步,秦峰起身,大声道:“本官现在宣判,曹操……。”他说到这里,拿起了案几筒子里的令牌。

  然而,就在京城三少联合一致,欲意再次一手遮天的时候,事情又出现变化了。

  只听外面一阵骚动,外面的衙役一阵大呼小叫,慌乱中退进了大堂上。随后咔咔咔的脚步声中,一队羽林军开拔进了大堂,顿时在秦峰等人的对面列阵,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曹操是执金吾,以前是羽林军的骑都尉,此刻大怒,叫道:“玛德,你们那一部分的,敢来这里?”

  老虎随走,余威尚存,羽林军上下,不敢看曹操,只是眼观鼻鼻观口,谁也不吭声。

  这时候,一阵公鸭声传来,“曹孟德,你好嚣张呀!”

  随着这一声叫,大汉另一位能够一手遮天的人物到了。

  众人举目望去,就见张让哆哆嗦嗦走进了大堂,脸色异样的白,没有胡子。但凡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太监。

  秦峰、曹操、袁绍齐齐吃惊,心说前后没有半个时辰,张让这死太监来的这么神速!

  张让举着圣旨,看到他继子张屠尸体的时候,就歇斯底里起来。当他看到曹操的时候,疯狂了,猛然跑了过去,举起圣旨就打曹操。

  曹操急忙闪躲。

  张让打不到他,尖叫道:“来人啊,抓住曹操,斩立决!”

  哗啦啦~,一大群羽林军围了过去。虽然他们认识曹操,有些人还是曹操的旧部,但大家都在大汉的体制内,他们是要听令的。

  曹操眼看在劫难逃,被张让的人抓住后,必定第一时间被杀。惶恐的曹老板,急忙叫道:“子进,救吾,救吾!”

  秦峰对典韦、许褚一用眼色,龙卫将就带人上去了,叮叮当当,打落羽林军武器无数。就在大堂中间,形成了一道对峙线。秦峰这边,以龙卫为核心的衙役保护住了大堂内侧。张让那边,羽林军占领了外侧。

  曹操大松一口气,躲在袁绍后面不敢露头了。

  张让急了,举起圣旨道:“秦子进,还不下来接旨。”

  秦峰一阵挤眉弄眼,然而这还不是群雄割据的年月。

  少顷,秦峰接了圣旨的时候,就用无能为力的目光望着曹操。

  而曹操已经瘫软在了袁绍背后。曹老板吓的五内俱焚,叫道:“本初兄救吾,子进贤弟救吾!”

  袁绍摇了摇头,叹息道:“孟德,陛下的旨意到了,这一次,恐怕……在劫难逃。”

  “哎呦呦~。”曹操软在了地上,叫道:“子进救吾!”

  袁绍叹息,心说你也别喊了,别说秦峰了,圣旨到了,明诏斩你,谁来了也不好使了。

  “一会虎头铡上来……,为兄只能多给你烧点美女过去了。”袁绍叹息道。

  曹操惊恐的目光望向虎头铡,只见老虎嘴里钢牙锋利,已经幻化过来咬他,“呜哇~。”曹老板肝胆俱裂,菊花一紧,惨叫一声,白眼一翻,仰面倒地。u



第一百七十四章 爷才是主审


  话说东汉第一大太监张让,带着百多羽林军,就将洛阳府大堂给包围了。±,

  秦峰是什么人,岂能允许外人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撒野。大手一挥的时候,龙卫将典韦和许褚,就带着龙卫衙役,挡住了羽林军。

  百姓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肝胆俱裂。

  曹操更加肝胆俱裂,遥望虎头铡的时候,已经是瘫倒在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