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三国之席卷天下II-第14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匈奴人的骑兵阵,已经开始移动了。

  就在千钧一之际,秦峰看到了脚下刘豹的尸体。

  于是乎,他劈手摘了墨镜,呼道:“羌渠,等等,你孙子还木有死呢!”

  “木有死?”羌渠心里一惊,策马急出去,振臂呼道:“停止前进,停止前进!”

  三万人的骤停,可真是不容易。只听呼啦啦声,匈奴人勉强停下马步的时候,一阵人仰马翻。

  羌渠看到冲锋终止了,大松一口气,转身的时候,冷视秦峰,道:“秦子进,你若是还我孙子,今天我就饶你不死。”

  这时候,匈奴人后侧远处,忽然有黑烟冒了出来。

  秦峰大喜过望,显然,火计已经开始了。他举了举手,十分尴尬的表情,道:“羌渠大王,真是不好意思,刚才看错了,其实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他说完,就用手中的金枪,捅了捅地上刘豹的尸体,道:“你看,真的是死透了。”

  “呜哇~!”羌渠在马背上一阵趔趄,好险一口老血差点喷出去。

  丁曹袁吕四人,也是一阵前仰后合。袁绍头大,道:“子进为了拖延时间,也是豁出去了!”

  丁原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暗道:“都说秦子进奸诈,果然传闻不虚呀。”

  此时的羌渠,五官已经抽搐了,他手中弯刀遥指秦峰乱颤,咆哮起来,“秦子进,本王一定杀了你,为本王孙孙报仇!”说完,他就要动进攻。

  秦峰急忙收好他的墨镜,遥指远处,呼道:“大王。今天别打了,起火了,草原大火!”

  羌渠额头青筋乱跳,叫道:“秦子进。 ?·休想再耍诈!”

  秦峰大急,不断指道:“你回头看看呀,回头看看就知道了。”

  羌渠一撸胡子,“本王不看,本王绝不会再上当了。”

  然而。其他匈奴人都转头去看了。

  二王子呼厨泉就看到远处冒起浓浓黑烟,并且,这黑烟在以极快的度接近。草原大火,焚尽一切。他吓的当时毛都炸了,急忙叫道:“父王,大事不好了,草原大火,真的是草原大火!”

  羌渠菊花一凉,转望去,就见本阵正后方。也就是北方,浓浓黑烟遮天蔽日就压过来了。显然,压到头顶上的时候,火势也就到了脚下。

  “西边也有火!”於夫罗叫道。

  “东边也有火!”呼厨泉叫道。

  “我们要被大火包围了!”匈奴人一起惊叫道。

  “三面都有大火!”羌渠心惊肉跳中想到了什么,回头惊看秦峰。

  秦峰双手一摊,说道:“羌渠大王,今天就别打了。”

  羌渠生活在草原几十年,草原大火的恐怖,他已经体会了多次,每一次。都是血的教训。他急忙一阵点头,道:“好好好,就如同秦大帅所说,咱们今天不打了。”

  谁知笑容满面的秦峰忽然面色一冷。淡淡道:“不过,本帅准备就在这里,看你们被火烧死。”

  “什么?”羌渠一开始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然而,随着秦峰入阵,他开始传达命令,“就地布下防御阵势。枪兵在前,弓兵在后,盾兵防空。”

  官军早有完善的计划,随着秦峰命令的传达,曹操、袁绍、丁原、吕布等人也行动了起来。

  只见官军前沿一阵波开浪裂,就推出来许多装满沙袋的辎重车,还抬出来许多拒马。 ?·每两辆辎重车中间,放一个拒马,连接起来就形成了一道城墙般的防线。

  咔咔咔咔,脚步声中,枪兵就来到了防线后面,手中长枪挺起,那架势,随时都能够捅死冲到防线前的匈奴人。

  枪兵后,弓兵准备好箭,弩兵上弦。而盾兵夹杂其中,举起盾牌,随时提供放空掩护。

  上万士兵举起盾牌,顿时放眼望去,只见龟壳,不见人。

  羌渠当时就傻眼了,但他马上就明白了过来,怒吼道:“秦子进,你阴我,是你放的火!”

  官军的龟壳大阵忽然一片“龟甲”升起,秦峰露出头来,叫道:“大王,本帅看,您老还是命令士兵下马,士兵站在左边,马匹赶到右边。”

  这时,旁边也升起来一片“龟甲”,曹操黑头黑脸出来,疑惑道:“为什么?”

  秦峰笑成了月牙,道:“左边收骨灰,右边正好吃午餐肉。”

  “午餐肉?”袁绍也露出头来,“有道理。”

  羌渠听京城三少说的形象,捂住心口,大呼受不了,就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他望着官军严整的大阵,前排是辎重车、拒马组成的防线。防线后,根本看不到人,只能看到一个无数盾牌组成的“龟壳”。

  想来,枪兵藏身其中。而当龟壳裂开的时候,无数弓矢就飞出来了。而龟壳合上的时候,本方射过去多少箭也无用了。

  显然,秦峰早就准备好了。而刚才走走停停,一方面是为了拖延时间,一方面是为了隐藏辎重车等物。

  羌渠一时间意识恍惚起来,然而耳边响起惊呼,“父王,怎么办?”

  羌渠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部队已经开始骚乱了。这来自于,大火已经烧到了近处。大火熊熊下,人可能能够镇静一下,但马匹一点都无法镇静了。动物本能都怕火,马儿根本无法忍受脚下起火的这件事情。

  烈火熊熊,浓烟滚滚。一开始,阳光的照耀下,看不清火苗。但当浓烟遮蔽阳光的时候,红蓝色的火焰,闪烁大地。

  随着热浪一阵阵来袭,匈奴人大乱,主要是马匹彻底受惊了。数万匹战马,互相拥挤,自相践踏。

  “父王,怎么办,咳咳咳咳……。”於夫罗说到一半,就被浓烟呛的一阵咳嗽。如今,他丝毫记不起儿子战死的这件事情,他满脑子只有怎么活下去。

  匈奴人即将面临被火焰热浪烧烤而死,好在羌渠经历过太多火灾,他有经验,当机立断,道:“秦子进截住了唯一没有火的方向,我军冲过去,无异于送死。马上传令全军,踏火突围,各自突围。”

  随着羌渠命令的传达,外围早已经等不下去的匈奴人,开始穿越火线。

  然而,无数箭雨射了过来,当时射死匈奴人太多。无数看不清的物体砸在地面上,爆裂的时候,就会引一阵阵的爆炎。

  原来,是刘备三兄弟、张辽、高顺、典韦、许褚,带领一千五百精兵,追赶火势到来。他们间隔而行,将匈奴人侧后三个方向围住,一方面放箭射杀突围的敌人,一方面投掷火油瓶,增加火势。

  太多匈奴人倒下了,马匹尸体成了助燃剂,一时间,三个方向上,烈火熊熊,草原大火因此成长,不亚于毁天灭地的森林大火。

  一时间,几十米的火墙就将匈奴人三面包围了。烈火级别的火势,足够的宽度,匈奴人已经无法突围了。

  此刻,匈奴人所在的地方,已经成了微波炉,就算不被烧死,也会被烤死。许多士兵和马匹,吸入高达百度的空气,当时就被烤熟了肺。这些人马的死去,又成了助燃剂。

  当时的情况,所有匈奴人和他们的马匹就是有机物,就是助燃剂。由于匈奴人被大火所迫,拥挤在一起。从外围开始,一层层的助燃进去。不将匈奴人所有兵马烧死,大火看来是停不下来了。

  烈火熊熊中,黑烟滚滚下,皆是匈奴人震天的惨叫和马匹的嘶鸣。最开始是烧烤的香气传来,紧跟着就只剩下了恶臭。

  官军,放火部队侧。

  典韦和许褚这边,他们目视熊熊大火已经滔天,呼道:“不用准备放箭了,将火油瓶全给我扔进去,能扔多远就扔多远。”

  张辽、高顺击掌相庆,“主公妙计!”

  刘备大耳朵扇了扇,就对关羽和张飞道:“此计太歹毒了,有失仁德。”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里是纯粹的战场,因此关羽和张飞魄不以为然。

  匈奴侧。

  “父王,火势太大,火势对面也有官军,已经无法穿越火线突围了!”呼厨泉急的团团转,只以为要死了。

  这个时候,只有官军大阵所在的方向上没有火,这也成了匈奴人唯一逃出升天的路线。

  羌渠望着官军严整的大阵,目光闪过一丝绝望。他便感到,秦峰是他见过的最阴险狡诈的朝廷将领,凶残程度,还在追杀匈奴数千里的霍去病之上。

  “只有冲开官军的战阵,才能够活下去!”羌渠振臂高呼。

  匈奴人也已经知道,官军所在的方向,是活下去最后的生路。因此,虽然明知会撞上锋利的刀枪,会迎来猛烈的箭雨,但是,依然起了疯狂的冲锋。

  二万多匈奴骑兵,如同洪水猛兽,宣泄而来。

  秦军侧。

  “匈奴人来了!”曹操脸黑。

  袁绍头大道:“为了活命,他们一定会疯狂反扑的。”

  紧跟着,官军的阵线上传来各级军官们此起彼伏的声音,“秦大帅有令:匈奴人困兽死斗,不可小视,各部严阵以待,不可轻敌!”

第二百五十四章 就差那么一点

  中平三年六月初五,秦峰统领的二万官军,与匈奴三万骑兵决战于“云中草原”。 ?·

  官军只有两万人,又是在草原上与匈奴人决战,屈居绝对的劣势。

  然而,官军主帅秦峰的火计成功后,一举扭转了整个战场形势。

  秦峰不能自己烧自己,因此他所在的南面没有火势,而这也成为匈奴人唯一能够活命的路。

  匈奴人在匈奴王羌渠的带领,对官军动了疯狂的攻势,为了活命,他们只知冲锋。虽面对锋利的刀枪,铺天盖地的弓矢,但他们不会后退半步。

  从天空望下,整个云中县地区的草原,一大半的面积过火。东西北三个方向上燃起的大火,令天地色变。往日里,郁郁葱葱的草原,成了遍地冒黑烟,热浪猛扑面,不折不扣的人间炼狱。

  大火继续猛烈的烧着,继续猛烈蔓延着。很快,大火就烧到了双方会战的地点。

  太多后方的匈奴人倒在了烈火之中,这让前方的匈奴人,更加疯狂的进攻官军的战阵。他们知道,烈火之下,他们绝无幸免。而击穿官军战阵,才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官军用辎重车拒马布置的防线前,枪兵通过车辆间的缝隙,每一次刺出长枪,就会带走一名匈奴人或者马匹的生命。

  枪兵后,高举盾牌的步兵,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龟甲。然而每一次龟甲片片裂开的时候,无数的箭雨,就会冲天而出,一枚枚箭矢如同导弹,随着精准的抛射,飞向匈奴人。

  而匈奴的骑射手,疯狂的反射。但当龟甲闭合的时候,只是传来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太多反射的弓矢,因此做了无用功。

  “进攻。进攻!”匈奴王羌渠在咆哮,“只有突破,才能够活下去!”

  其实不用他呐喊,匈奴人身后的烈火。就会迫使他们疯狂进攻唯一的出路。

  随着时间的推移,官军的防线前,密密麻麻倒满了匈奴人马的尸体。随着尸体的累计,辎重车组成的防线已经无用。匈奴人就这样踏着同伴的尸体,继续疯狂进攻着。

  官军的防线失去辎重车的依托后。? 要·开始正面面临匈奴人的进攻。

  因此,官军也开始出现大量的伤亡。但是,由于官军结阵,三五人互相配合。往往一名官军倒下,就会有三五名匈奴人死去。

  然而,面对匈奴人疯狂的进攻,官军的战阵被挤压在一起,这让后方的长枪兵、弓弩手,无法获得足够的空间,去辅助前锋的进攻。

  面对这样的形势。秦峰不得不下达徐徐后撤的命令。好在,匈奴人依旧被大量的杀伤,对于秦峰来说,全歼敌人,已经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不过,事情生了些许变化。

  这变化,来自于不断蔓延的烈火,也来自于匈奴人不断的阵亡。

  由于匈奴人马不断的阵亡,人血,马血。血流成河,血液,阻挡了大火在匈奴人侧的蔓延。但是,大火不会因此停下脚步。它开始迂回蔓延了。

  官军侧。

  “报……,大帅,我军右翼起火!”

  “报……,大帅,我军左翼起火了!”传令兵接连送到了战报。

  秦曹袁丁,举目望去。就见本军的左翼和右翼,冒起了滚滚浓烟。

  这时候,左翼右翼又有传令兵到达秦峰这里,“报……,大帅,烈火之中,各级军官已经无法掌控部众了!”

  “子进,水火无情……。士兵们无法在火烧下与敌人战斗。”曹操说着一阵心惊肉跳。

  “子进,怎么办?”袁绍头大道。

  丁原这时候,也是脸色苍白,急道:“大帅,看匈奴人的规模,只剩下五六千人马了,而我军损失不大。匈奴人的数量已经不足为惧,不如先行撤退,再想其他办法歼灭残敌。以免引火上身,步了匈奴人的后尘。”

  曹操和袁绍闻言,一阵点头。

  秦峰阴沉着脸,对于现在的形势,他也是忧心忡忡。他没有同意现在就撤退,“这是一次全歼匈奴人的机会,现在还不是撤退的时候。 ? ? ?·孟德,你去左翼。本初,你去右翼,无论如何,要坚守好防线,绝不能被匈奴人打开缺口。”

  曹操和袁绍闻言,顿时不要不要的。然而,军令如山,他们只能是硬着头皮,前去督战了。

  随着二人的离去,随着火势蔓延至官军两翼,战场的形势变的复杂起来。

  杀伐声,弓弦声依旧不绝于耳。而双方士兵临死前的惨呼,更是震耳欲聋。尤其是被火焰活活烧死的人,出的喊声,令人毛骨悚然,头皮麻。

  彼此正常的说话声都听不到了,虽然没有现代化的枪林弹雨,但古代的肉搏,更加残酷无情。

  事急从权,为了顺利消灭匈奴人,秦峰一阵寻找,呼道:“吕布,吕奉先?你小子他吗死那里去了?”

  这时候的吕布,就在不远处的弓兵阵型里面,有一箭没一箭的射箭。他的目光都不带看弓矢的,然而随手射出去的利箭,带着呼啸冲天而起,比任何弓弩兵射出的都要强劲。

  此刻的战神,充满了悲寂寥、无奈。

  当吕布听到秦峰的呼唤后,脸色一阵难堪,但他还是疾驰而回,方天画戟抱起来,傲然道:“大帅唤吕布何事?”

  说起来,这是秦峰前世今生第一次用吕布为将,他还是对这位战神级的武将充满了信心的。他立刻吩咐道:“奉先,你杀敌立功的机会来了。你马上带领一支五百人的生力军,给本帅反突击匈奴人。你若是能够杀了羌渠,本帅为你表功,你若是羌渠、於夫罗、呼厨泉全杀了,本帅表你功。”

  吕布大喜过望,立刻下马,拜倒在地,呼道:“吕布一定完成任务!”他抬头的时候,道:“希望大帅谨守承诺。”

  秦峰反而是说道:“羌渠身边,一定有重兵保护,此去小心在意。”

  吕布傲然起身。道:“大帅就等好消息吧。”

  五分钟很快过去了。

  匈奴人从六千人的数量,不断锐减。

  五千人。

  四千人。

  三千人。

  而大火,在这五分钟的时间里,也是蔓延的极快。

  现在的前沿肉搏战。匈奴人已经从疯狂的进攻,演变成了绝望的防守。

  “闪开,滚开!”吕布率领五百精锐,猛突猛进。但是,但凡能够活到现在的匈奴人。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他们已经绝望,他们对生命已经没有任何眷顾。他们因此无所畏惧,死死挡住了吕布的进攻。

  吕布一时间变得毫无寸近,一心想要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