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16岁,妈妈不准我内射她还说... (3)-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抹过Yin水之后,大表姐的小菊花增添了几分鲜亮光润,二表姐和小表姐让到一边,二表哥吐了口唾沫在手心里,然后攥着鸡芭撸了一把。他走上来,两只手扶住身前的粉臀,二表姐帮他按下Gui头对准了屁眼,随即他猛地一挺,大鸡芭哧溜一下全根没入,大表姐娇吟两声,回头看着他,媚眼如丝。我心里叹道:「这天天走后门的就是不一样。」     二表哥伏下身,从后面抓住大表姐的一对嫩|乳,大表姐伸出舌头,他张嘴含住,紧跟着腰部用力,一下一下地抽插起来。     李可坐在沙发上,就下一步行动向剩下的几个人征求意见:「咱们这都是没特殊要求的,还分不分了?」     她最小的表哥,也就是被门挤过的那位说:「还分什么呀,我们早就憋不住了,逮到哪个算哪个吧。」说着向另外三个表哥一使眼色,几个人心领神会,一齐向我们扑来,把我们几个女孩子吓得花容失色,转身就跑。男孩儿晃着鸡芭,女孩儿摇着奶子,八条赤裸裸的肉体搅动着客厅里的空气,一时间惊叫声浪笑声响成一片。     我站得离小表哥比较近,没跑几步就被他抓住了,李可更惨,直接被一个表哥按在沙发上,不容分说先Kou交了一通。     小表哥一把抱起我,得意地说:「看你往哪跑!」我连连求饶:「英雄手下留情,小女子从你便是!」他抱着我走向沙发,哪知沙发上早就被人占满了,大表姐旁边是李可,李可嘴里塞着表哥的鸡芭,眼神幽怨地看着我,大有同病相怜之感;在李可旁边,还有二表姐和四表姐,她们俩背对背斜靠在沙发上,两个表哥一人搂着她们的一条腿,插得两个女孩儿嗷嗷直叫。     沙发上已经没有位置了,小表哥抱着我往大卧室走,我说:「你把我放下吧,我又跑不了,鸡芭顶着我的腰你不嫌难受吗?」小表哥放下我,冲着我笑笑,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不能稀里糊涂地让人插了。」     他回答我:「林书岩,书本的书,岩石的岩。」接着他说:「你叫我书岩哥就好了。」     「切!」我不以为然地说:「你才多大就让我叫你哥?」「17,比你大不?比你大就得叫哥。」     我又问:「你鸡芭上怎么不长毛呢?」     「我也不知道,我爸也不长,可能是遗传吧。」他接着又补充道:「就跟有些女孩子是白虎一样。」     我俩走进大卧室,那个小男孩儿依然坐在墙角玩IPAD,正岩哥问他:     「毛毛,玩什么呢?」     毛毛抬起头来,「愤怒的小鸟。」     「别玩小鸟了!」书岩哥爬到床上跟他说:「看表哥用愤怒的大鸟摧毁你琳琳姐的堡垒吧。」     毛毛瞅了他的鸡芭一眼,也没说话,就又低下头去继续玩游戏,比起大鸟来,显然小鸟对他更有吸引力。书岩哥被毛毛无视了,心里很受伤,我也爬上床,问他:「这么点儿小孩儿他懂吗?」     书岩哥笑了,「他懂不懂我不知道,反正他是看着我们插|穴长大的。」说着他甩掉脚上的拖鞋,平躺下来捋直了鸡芭,我爬过去跨坐在他身上,准备插入的时候他突然问我:「琳琳,你的荫道有小可深么?」我一愣,「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他解释说:「我鸡芭太长,女上位我怕插疼你。」「你拉倒吧,以为天底下就你最长了,我有多深你插进去不就知道了。」我扶着他的鸡芭慢慢坐下去,一直把鸡芭全部坐进荫道里,我问他:「够深吗?」他回答:「插插看。」     我两只手撑在床上,屁股一起一落套弄着小|穴里的Rou棒,宫颈和荫道壁分别享受着撞击与摩擦的快感,我的阴Di和|乳头相继勃起了。     抽插了几十下后,他又提起刚才的话题:「琳琳,你的荫道还真没有小可深。」「是么?」我停下来看着他,有点不服气,     他说:「每一下我都能明显感到撞上了宫颈,你的荫道不仅没有小可深,也没有她的紧。」     「什么?」他这么说,我当然不干了,「你凭什么说我的荫道没有李可紧?」「你别生气吗!」书岩哥好言相慰:「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我只想说说你俩各自的特点,小可是比较深,比较紧,你是弹性好,褶皱多,形象一点说,小可的荫道就像是你的荫道抻长了一点儿,当然了,」他笑了笑,「这点差别一般人是分辨不出来的。」     这两句话说得还算中肯,我的气消了大半,不过也没给他好脸色,我揶揄道:     「那你还算个插|穴达人喽?」     他抱拳当胸,「不敢不敢,自出世以来阅|穴不过几十,略有心得而已。」我说:「插|穴的时候还琢磨这个,你累不累啊?」他笑道:「只限第一次。」     至于他说的我与李可间的荫道差别,我搞不明白,就又问他:「我比李可还早半年开苞呢,怎么反倒是她的荫道抻长了?」我想了想,实在想不出插她的人里有鸡芭长过我爸的。     「这你就不能较真了,个体差异而已。」他给我解释:「就好比我的鸡芭不长毛,这些都是天生的。」     我大概明白了,总而言之我和李可的荫道不属于一个类型,哪天有机会我也看看她里面长什么样。     我重又把屁股颠起来,抽插的时候再次向书岩哥询问:「你这么有研究,你说什么体位最适合我这样的荫道。」     思索片刻后他给了我一个答案:「狗交式。」     我一皱眉,我说:「你们男人是不是就喜欢怎么粗俗怎么说,叫后入式不行吗?」     「行行行!」他一连说了三个行,然后扬起胳膊,手心向下,食指和中指夹住我两个|乳头,用大拇指在上表面来回摩擦。我的|乳头早已勃起,被他这么一搞现在变得更硬了,而且有点儿痒痒的,如触电般我胸前一麻,忍不住叫了一声:     「好舒服!」     书岩哥摩擦得更用力了,强烈的快感在小|穴与双|乳间游走,滑腻腻的Yin水混合着前列腺液被挤出荫道,附着在我的荫唇和他的蛋蛋上,每一次抽送,两人的性器间都会拉出一条条鲜亮的粘液丝。     正干到兴起的时候,他忽然颤抖着声音说:「琳琳,咱……咱俩……玩会儿……后入式好不好?」     我同样颤抖着声音问他:「为……为什么?」     「我想……看着你……你的小浪|穴干。」     「那你……还……还怎么玩我的奶子?」     「玩……玩不了奶子可……可以玩屁眼。」     我一屁股坐实,然后趴在他胸前大口喘粗气,他紧紧地搂住我,仿佛要把两个人的身体融合在一起,从头到脚,从里到外。     过了一会儿我扬起脸,我看着他,他看着我,我说:「我的屁眼还没开苞呢,你玩的时候小心点儿。」     他歪过头问:「怎么小心?」     「你别乱掰乱捅就行,手指头最多插两根,还有,」我警告他:「插进去可不准抠。」     「这我还不懂吗?」他有点不耐烦「咱俩赶紧着吧。」我抬起一条腿从他身上下来,鸡芭滑出荫道后啪嗒一声掉在他大腿根上,荫道里的Yin水也随之涌出,把李可家的床单打湿了一片。     书岩哥打趣道:「如果刚才有这些Yin水,大表姐就不必为润滑油发愁了。」他本是无心说说,可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客厅里的混战,好几个疑问随之涌入脑海:光插菊花大表姐能满足么?二表姐和四表姐是否还保持着那个怪异的姿势?     李可不会被一直按着Kou交,最后再吞下表哥的Jing液吧?     抱着这些疑问,我跟书岩哥说:「要不咱们出去瞧瞧,回来再插好不好。」他看了看自个的鸡芭,虽然不大情愿,但还是同意了。     我俩从床上下来,却不见了墙角的毛毛,这熊孩子什么时候跑出去的,IPAD还放在椅子上,黑着屏幕却响着音乐。    
   
          
            走进客厅,我看向沙发的位置,与之前相比,映入眼帘的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此时沙发边上一拉溜立着六条大腿,两两交错分成三组。李可和两个表姐正撅着屁股,献出自己的小浪|穴供后面的三位表哥发泄淫欲,肉体碰撞的啪啪声不绝于耳。他们好像换人了,干李可的表哥屁股上有块胎记,之前我记得他干的是二表姐。管他呢,本来我也认不好,天晓得李可哪来那么多表哥表姐,开个亲情会把家里搞得跟菜市场似的。     李可趴在沙发的最左边,小表姐在中间,两个人四目相对,有说有笑,下面的嘴巴被封住了,上面的嘴巴还不老实。我走过去,想听听她们在说什么,结果只听到李可说了句:「那孩子生下来是叫我妈妈还是叫我姐姐。」跟着两个人就哈哈哈地笑起来没完。(献给某位对乱仑生子情节有偏好的网友,谢谢他对本文的支持,如果以后再写,我说如果,可能会写到李可乱仑受孕,把这个机会给她吧,我实在不想干这事,还请见谅!)     在沙发的最右边,二表姐把头埋在臂弯里一言不发,她的身体绷得很紧,雪白的皮肤下泛起潮红,莫非是要高潮了?回头再看李可和小表姐,这俩小妮子真是没心没肺,插|穴的时候又说又笑,快感都从嘴里跑掉了。     客厅里插|穴的都在,唯独少了插屁眼的大表姐和二表哥,我木然在原地转了一圈,书岩哥走过来问我:「找什么呢?」     「大表姐他们哪去了?」     他抬起手一指小卧室门口,小卧室的门虚掩着,从里面隐约传出了男女说话的声音。     我走过去推开门,看到二表哥平躺在床上,鸡芭插在大表姐的屁眼里;大表姐背对着他,两条腿圈住三表哥的屁股;三表哥分腿跪在二表哥身体两侧,搂着大表姐的后背,鸡芭插进了她的荫道;此时小表弟毛毛也趴在后面,正看着大表姐的屁眼出神。     二表哥问他:「毛毛,你姐姐这么插过吗?」     毛毛老实地回答:「没有。」     三表哥问:「你妈妈呢?」     毛毛摇摇头,「也没有。」     二表哥和三表哥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     大表姐骂道:「你们俩混蛋想什么呢,告诉你们少打舅妈的主意。」说完她伸手抓起毛毛的胳膊,哄着他说:「好毛毛咱不学这个,表哥插屁眼就不对,你闻闻,表哥的鸡芭是不是都臭了?」     毛毛真的凑过去闻了一下,不过紧跟着他就别过小脸捂着鼻子说:「真的有点臭。」     「表姐没骗你吧!」大表姐松开他,「快别看这个了,回去玩愤怒的小鸟吧。」毛毛溜下床向门口跑过来,我和书岩哥让到一边,屋里的人这才发现我俩,大表姐看到书岩哥,略带惊讶地问:「你这就射完了?」书岩哥从我身后绕过来,笑着说:「没有,这不还硬着了吗。」就在他俩说话的时候,三表哥伏下身把大表姐的后背压到了二表哥的胸口上,三个人叠在一起,形成一块肉体三明治。开始我还纳闷三表哥不是在书房里插三表姐吗,怎么又跑出来跟大表姐干上了,现在看到他背上纵横交错的鞭痕,我似有所悟。     我扭头看向书房,书房的门也虚掩着,大概是三表哥出来时没有关好。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轻轻地走过去把门推开了一条缝。透过门缝,我看到了一只雪白的屁股正在左右摇摆,屁股上插着黑色的马尾,马尾晃动着,却一直挡在生殖器的前面。我没敢再往下看,关上门后心里扑通扑通直跳,还好没看到令人不适的画面。话又说回来,那只屁股的主人是谁,大表哥还是三表姐?单从柔润的线条判断,三表姐的可能性比较大。     书岩哥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我身后,拉起我的胳膊他说:「琳琳,咱别看他们了,我这都要憋爆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他的鸡芭,Gui头涨得通红,包皮上的青筋似乎都在跳动。刚才的见闻解答了我心中的疑问,生理上的饥渴再次攀上了欲望的顶峰。     我俩拉着手跑回大卧室,墙角的毛毛抬头瞅了一眼又继续玩他的游戏。我爬上床撅起屁股,书岩哥从后面扶住我的腰,迫不及待地把大鸡芭送入我的荫道,狂风骤雨般抽插了十几下后,我突然想起来问他:「你不说要玩屁眼吗?」书岩哥一拍脑门,「你看我,一激动什么都忘了,屁眼在眼前晃了半天都没想起来。」     他停下抽插,随后我感觉有两根手指抵在了右侧的大荫唇上,这两根手指并在一起,挑开荫道口挤进了我的体内,我奇怪地问:「你这是干嘛?」他说:「蘸点儿Yin水,就算是手指,第一次也得涂润滑剂。」我忍不住笑了,我说:「还以为你一激动前后门都不分了呢。」他也笑了,「我还没迷糊到那个程度。」    
   
          
            他抽出荫道里的手指随即缓缓插入我的屁眼,尽管蘸了Yin水,可我的直肠壁还是热辣辣的不太舒服,我菊花一紧,他笑道:「这就不行了?」我吸着凉气说:「你插慢点儿。」     「还慢什么呀,已经全进去了。」     他试探着将两只手指张开,像剪刀一样撑起我的直肠壁,他跟我说:「受不了就说话。」直到有了痛感,我才告诉他:「够了。」这种手法我以前从未见过,我好奇地问:「这又是干什么?」「我看你的直肠还禁不住抽插,所以只好用它来辅助荫道了。」说着他两根手指用力向下按,把直肠与荫道间的肉膜紧紧按在自己的鸡芭上,我恍然大悟,这不就是二逼强诱惑秦梦说的压缩荫道空间吗?其实那天我隔着妈妈的肉膜给哥哥撸管也是一样的道理,只不过互换了荫道和直肠的角色而已。     书岩哥再次抽插起来,此时我的荫道里倍感充实,而他向我推荐的后入式,由于宫颈位置较低,与Gui头间的撞击若有若无,总是轻轻一点旋即离开,更增加了宫口周围的酥麻感。我们都没再说话,投入全部身心享受这美妙的Xing爱。他睾丸里的Jing液正不断汇聚到输精管的下方,而我子宫里的Yin水也逐渐蔓延至宫颈口的位置,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我的呻吟也越来越急促。忽然我感觉下身一沉,爆发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