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王晴川-飞云惊澜录-第4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灵照每一次来此为笑云疗伤,都先要燃香一柱,随着轻烟袅袅腾起,斗室之内便全是一片宁静悠远的禅味。笑云自给灵照传以禅宗洗心禅观后,便觉身、心、气、力均跨入了一个新的境界,每日里以此法静坐片刻,便觉出一种难言的欢悦和安稳。 
这时他静坐之后睁开眼来,却见灵照身后俏生生立着一人,长发如墨,眼波盈盈,正是玉盈秀。原来昨晚她出了唤晴所居的雅阁,却并不回山,径自寻到了灵照和尚,在他的禅房之中藏了一日,这时才随他赶来。 

“秀儿,”笑云又惊又喜,忍不住抬起手来,在自己腕子上作势一咬,“这一次可不是做梦了!”玉盈秀见他容光焕发,心下甚喜,口中却道:“当真常常梦到人家么,只怕还是梦到你那唤晴妹妹的时候多些!”笑云瞪眼道:“自是只梦见你一个了,还梦到你给我唱那首《长相思》:朝相思,暮相思,一日相思十二时,相思无尽期……不信你问问灵照大师!”玉盈秀才想起灵照在旁,玉面不由一红,忙道:“当着大师的面也这般胡说八道,你这伤好得怎样了?” 

“我这伤是全好了,是不是大师?”笑云说着望向灵照,似乎生怕他会说些什么,让自己再留住一段时光。“老衲以少林禅宗‘洗心禅观’洗去施主心病,更以少林一指针灸通了施主身上四脉,此时为你灸通五脉之中最后的一个任脉!”灵照说着霍然立起身来,一指便点在他胸前任脉要穴“膻中”大穴上,笑云的浑身登时一震。 

玉盈秀只见往日唠叨慈祥的灵照和尚这时候立起身来,双目灼灼,忽然化作了威猛金刚一般,一路“一指针”的绝世指法施展开来,快如电闪星飞,“中庭”、“鸠尾”、“巨阙”一路迅疾无比地点了下来。这老僧每一势点出,都隐隐有风雷之声,刺在闭目而坐的笑云身上,便引得他微微一跳。玉盈秀见灵照十指翻飞,越往下点,招式越见惊奇繁复,心下暗自称奇。 

堪堪点到笑云“气海穴”上,蓦然间却见灵照长眉乍抛,指势变幻有如莲花忽开忽合,玉盈秀正觉眼花缭乱,忽闻灵照低喝一声:“成了!”霍然一退,已经稳稳坐在了蒲团上。玉盈秀望了一眼有如老僧入定的笑云,喜道:“大师,这便大功告成了么?” 

灵照却道:“先前他体内藏龙卧虎,却常不调和,经老衲以‘一指针’接引到一处,他身上功力更进一层,”他说起话来总是慢悠悠的,“只不知洗心禅观练得如何了,心上之伤不知怎样?”笑云一跃而起,笑道:“我这时候是无忧无虑,一肚子的刚猛无敌!” 

灵照也给他这句话逗得一笑:“依老衲瞧,还差着一着!”笑云嬉皮笑脸地道:“差着一轻半点的也没什么,不如马马虎虎,到此为止吧!”玉盈秀却知灵照这等高人举世难觅,说什么也不该错过机缘,忙道:“云哥,不要偷懒,且听听大师高见!”灵照的眼睛现出罕见的锐利来,问道:“那你还怕是不怕?” 

笑云的身子微微一震,含含糊糊地道:“想来……自是不怕了!” 

这一日自午后便开始下雨,蚕豆大的雨点象乱箭一样砸在剑拔弩张的鸣凤山前。曾淳望着山岩间随雨飘下的百十条雨瀑,不知怎地就想起了唤晴。初遇她的时候也是在雨季吧,有时候自己在雨中练剑,身后就会多一把竹伞,自己在檐下挥毫,身旁就会有人添上一盏清茗,那时的雨珠是多么的清澈,自己的心情和歌声是多么的意气风发。 

微凉的雨气呼吸起来依然那样的清新,但此刻的心情却是憔悴不堪了,这呼啸的山雨此时看来就有如哭如诉的味道了。正自沉思,自后赶来的辛藏山狠狠撞了他一下,傻笑道:“愣着做什么,咱们何时启程?适才师父点将,让公子做了三路人马的督军,让我们多向你讨教呢!”曾淳的心微微一沉:“自三年前郑凌风挑战行空上人之后,几年间再没有一回‘两剑三刀’中人物的对决。不管如何,双龙口这一战必将轰动天下。”他勉力一笑:“我想待雨停之后再走不迟!” 

“不必了,”身后传来一道响亮的笑声,“咱们点齐人马便即出发。”说话的却是陈莽荡。这时二寨主余独冰赶上前来:“大哥,三路人马均已齐备,只等大哥一声令下。”陈莽荡如炬的目光穿透重重雨幕,沉声道:“传令,大伙偃旗息鼓,绕过大同城,兵发双龙口!”余独冰应了一声,转身而去。陈莽荡才向曾淳笑道:“公子,‘兵贵神速,风雨无阻’,这可是大帅当年的教诲呀!”曾淳神色一端,躬身道:“将军说得是!”陈莽荡已经转过身大踏步向山下走去。曾淳望着他腰杆挺得笔直,任凭冰冷混浊的雨水击打在他的铮铮铁甲上,心下不由一热:“陈将军是父亲麾下的一个异人,他立过大功,挨过军棍,却因性格粗豪,总不得父亲青睐,但曾家蒙难,想不到却是此人揭竿而起,振臂一呼!” 

说来也怪,众人下山不久,那雨便停了。除了有伤在身的解元山和桂寒山仍需调养之外,鸣凤山诸多豪杰依照何竞我的布置,兵分三路,摩拳擦掌,整装待发。第三路是曾淳殿后调度,第二路是陈莽荡居中接应。酉时三刻,第一路人马由何竞我偕同青牛山、卧虎山几路山寨头领率着数百鸣凤山精干,已经直抵到双龙口前。 

这时大雨虽停,但一望无际的黑云将天空掩盖得如同浓夜,更有隐隐的轻雷在云层背后不时的发出闷响,似有无数的神魔正在浓云中激战不休。无定河刚给暴雨浇过,河水陡然变得饱满起来,河岸一侧数十盏气死风灯如同鬼火闪耀,凄红的光芒将双龙口前照耀得诡异无比。 

大河当中一艘高大的双层阔舱船最是引人注目,这船雕栏长廊,亭阁高矗,却是一艘只见于江南繁华之地的画舫。画舫上红灯高悬,明光辉煌,有如一只张口欲噬的烛龙一般静静地挺立在阴沉沉的河面上。 

“何堂主,郑凌风在此恭候多时了!”郑凌风宽袍大袖,卓立船头,低沉的声音夹在滚滚轻雷之中却丝毫不乱。“有劳郑帮主久侯,”何竞我的声音也如郑凌风一般,不带丝毫霸道之气,却能让江岸旁数百人马听得清清楚楚,“风雨飘摇,一舸凌风,得与帮主这等绝顶人物一晤,实在快慰平生!”说话之间,那艘船已经稳稳地荡了过来。众人只觉眼前一花,郑凌风的身形已经稳稳立在鸣凤山群豪眼前。“郑凌风与堂主神交已久,也早欲一见。请到亭中一叙!”他说着大手一挥,众人举目望去,果见岸边一座孤亭高耸,飞檐之下给青蚨帮悬了灯笼,瞧那亭子木雕斗拱,八角攒尖,居然颇有风致。 
 

  

  

飞云惊澜录 第十九章 夜雨楼船演奇阵(2)
 
第十九章 夜雨楼船演奇阵(2)
袁青山踏上一步,低声道:“师尊,亭内隐含煞气。此时二弟未归,咱们还是小心为妙。”何竞我想起二徒叶灵山和女儿盈秀至今未见踪影,心内也是一紧,再抬眼望去,只见小亭之后乱石磷磷,青气腾腾,想必便是江流古所布的奇阵了。但他素来心细胆大,却也不以为然,笑道:“我瞧此亭意趣昂然,莫非还是一处古迹?” 
“何堂主果然是雅人,”郑凌风道:“此亭是北宋著名宰相毕士安回乡时所建,故名毕公亭,到如今也有五百多年了。”何竞我动容道:“毕士安一生正直,最难得的是他知贤善任,若非他当年力荐寇准,也难得澶渊之盟的百年太平,可惜当此之世,再难得毕公这等人物了。”说话之间,大袖一摆,袁青山将数百人马扎住阵脚,他自和卧虎山顽石和尚、青牛山奚长峰、白龙山“毒不死”顾瑶三人大踏步向亭中走去。 

郑凌风望着何竞我沉稳有力的步伐,心内就没来由地起了一丝波澜,青蚨帮和聚合堂已经对峙多年,多少年来不管是阳春温软的晨风吹拂,还是深秋凄冷的夜雨敲打,这个人沉稳矫健的步伐从来不曾过有丝毫的改变。“这天下若没有何竞我,郑凌风该是多么寂寞呀!”这么想着,郑凌风心内倒升起一股惺惺相惜的感慨来。 

亭内有案,案上有盏,只是给飘摇的红灯镀上了一层红光,就显得邪气无比。一个美艳入骨的红衣少妇俏立亭中,正是水若清。郑凌风道:“诸位请坐,闻知堂主素不饮酒,在此略备清茗数盏,请!”水若清素手轻抬,含笑举起一杯清茗递了过来。“毒不死”顾瑶眼见那茶色深如碧,又香得邪气,不由皱眉道:“老夫口渴得紧,先来尝尝帮主的好茶!”抢先伸手接过,装作抬头饮茶,暗中却以银套指甲伸入,想先试一试茶中有无毒物。 

何竞我却哈哈一笑,径自将石桌上的一盏清茶举起,昂首饮了,赞道:“好茶!” 

顾瑶心中也自佩服何竞我的胆气,这时他虽已查出茶中无毒,但想到这茶是毒妇水若清亲手炮制,仍是不敢让那茶水沾唇,略微一做样子,便即放下。郑凌风展眉赞道:“堂主好气魄,此茶乃太湖土茶,俗名‘吓煞人香’,若是无胆气之人,便会给这香气吓住,不敢沾唇。”顾瑶老脸一红,顽石和尚却哼了一声,大咧咧举起一杯茶来,一口饮下。郑凌风却又摇了摇头,叹道:“大师将品茗饮茶当作逞气斗狠,囫囵吞枣,暴殄天物,境界却又差了一层!” 

顽石和尚气往上撞,但一眼瞧见郑凌风阴鸷的眼神,不知怎地满腔怒气就发作不起来。何竞我却目注清茶,沉吟道:“吓煞人香?此茶清香喜人,却俗名不显,可叹草莽之间尽多这等天地钟灵的奇物,却因时也命也,以至埋没终年!”说着将那茶杯恭恭敬敬地放在石桌上,沉声道:“但愿早得太平盛世,使此茶声名早彰,不至世代埋没!” 

郑凌风骤听此语,心内登时升起一阵深合我心的感慨,笑道:“堂主所言极是,但大丈夫要名动天下,不能只等着上天眷顾,更要自造声势,翻云覆雨,才能席卷天下,吞吐八荒!堂主天纵奇才,允文允武,又何必为逆贼曾铣的余孽与朝廷为敌,抛却一生荣华?” 

何竞我笑吟吟地道:“那帮主以为我该当如何呢?”郑凌风道:“何堂主心中早有算计吧?你只需献出曾淳和军饷,便是给朝廷立下大功一件!诸位,”他说着虎目一扫,望了顾瑶、顽石和奚长峰三人一眼,“如今蒙古肆虐,河套之地月无宁日,朝廷正当用人之时。若是大伙助严大人、陆大人立此奇功,经这朝廷两大红人一翻举荐,再在边塞真刀真枪博个大好功名,正所谓‘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大则名垂天下,小则封妻荫子,这才不辜负了诸位一身大好功夫!”他低沉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煽动力,一番话却说得一旁的顾瑶哑口无言,奚长峰意有所动,顽石和尚大头猛摇却不知从何辩起。 

寂静之中,忽然听得何竞我发出嗤的一笑,这声音极轻极短,但越是如此,越让人觉出他的不屑和不甘来。不知怎地,奚长峰三人单听这一笑,倒觉得郑凌风的言语简直不堪一驳。“堂主以为如何?”郑凌风的眼睛冷冷地逼了过来。何竞我却道:“咱们当初习武,是为了甚么?” 

郑凌风呵呵冷笑,奚、顾二人沉吟不语,顽石却道:“小时候邻家两个小子总将他家的羊赶到咱家田里来糟蹋,那时候洒家年纪小,几次争执总是挨打!洒家习武,只为了不受那两个直娘贼的欺负!”“不错,”何竞我道,“我和大师一般,当初习武便是为了不受人欺,后来读书明理,才觉得习武练功,便该当铲尽天下不平之事!” 

他说着站起身来:“大帅曾铣一心为国,却遭奸佞构陷致死,其子亡命江湖,几无立锥之地。曾家一门忠良,平遭如此不平之事,我辈若不拔刀相助,才是辜负了这一身大好功夫!”这一番话说得意气凛然,众人心中均是为之一奋。 

“曾铣之死想来也是天意,”郑凌风的语气倒和缓起来,多了些悲天悯人的味道,“人不该逆天命而行,更不该与朝廷为敌,世间的草寇逆匪,哪有一个好下场的?”何竞我道:“如今的朝廷尽是小人得势,便是郑帮主统领人马去边塞为国分忧,只怕还未曾博个封妻荫子,已先给人诬个通敌卖国的罪名!”郑凌风闻言面色一变,随即笑道:“堂主是当世大儒,难道忘了儒家君君臣臣的道理?” 

何竞我仰天大笑:“儒家先贤的教诲,西崖却也记得一条,知其不可而为之!”郑凌风眼中不现丝毫喜怒之色,只是在喉咙里发出一声低笑:“好,好一个知其不可而为之!”何竞我却将笑容一敛,面如寒霜地道:“郑帮主,在下也有一事正要请教,数月之前,聚合堂风雷十八骑随同曾公子护送军饷去边关,却路遇一群蒙面凶徒的偷袭,十八条好汉尽数丧生。这事想必就是青蚨帮所为罢?”郑凌风缓缓点头,脸上也慢慢现出两道残酷的笑纹:“不错,那一战之中风雷十八骑负隅顽抗,也使我帮中兄弟伤亡惨重。今日借此之机,你我正好算算新愁旧恨!” 

声音未落,天地之间闪过一道闪电,映得众人的面目忽白忽暗。郑凌风与何竞我凌厉的眼神便在疾电中凛然对视,小亭之内就腾起一阵彻骨的寒意。 

亭中那张石桌忽然一分为二,一线锐利的光芒从地下骤然涌出,飞刺何竞我。 

“小心!”顽石和尚大叫了一声,但这声音随即被一串嘹亮的雷鸣淹没了,铺天盖地的雷声就在这时滚滚而作,震得众人心内发软、发酥、发麻。从地下涌出的汉子精瘦如猴,枯长的手指上全套了锐利纤长的指刀,十道精芒直刺何竞我的小腹。 

何竞我却凛然不动,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向自己刺来的尖刀,沉静的双眼掠过了翻倒的石桌和散落的杯盏,紧紧地罩在了郑凌风的身上。“小心!”顽石再次鼓气大喝了一声,这一喝玄功贯注,振聋发聩,但何竞我依然浑若未闻,他整个人似乎已经化作了一眼无波古井,世间万物全不能使他兴起一丝波澜,除了对面一样沉稳一样宁定的郑凌风! 

那指刀已经递到何竞我腹前二尺之处,十根尖锐的细刀撕扯着空气,发出丝丝的厉响。 

眼见偷袭便要得手,那汉子却一声怪叫,箭一般急退了回去。水若清的妙目溢彩,惊喝一声:“阳门主!”这精瘦的汉子正是青蚨帮三大门主之一的捕风门主阳流云。适才他施展“土遁”之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暴袭何竞我,指刀堪堪得手,阳流云却骤然发现何竞我背后的布雨刀竟然一声长鸣,自动出鞘半尺。 

宽大无比、锈迹斑斑的刀身,却发出一股凛冽蓬勃的刀气。这股劈面而至的刀气无形无相,却又沛然难御,阳流云终于知道自己遇上的是什么了:纵横江湖二十年未遇敌手的惊雷刀气!纵使诡谲高明如阳流云,也不敢直撄惊雷刀气之锋,总算他一身轻功妙至毫巅,怪叫声中,疾步掠开。 

锵然一声,那刀又缩回鞘内。从始至终,何竞我的身、手、神、气都不曾动过半分,甚至那双冰冷的眼睛都没有瞧上阳流云一眼。亭外雷声陡熄,无边暴雨却盖地遮天地急泻下来,阳流云忽然觉出一股彻骨的寒意自心内升起。
 

  

  

飞云惊澜录 第十九章 夜雨楼船演奇阵(3)
 
第十九章 夜雨楼船演奇阵(3)
“直娘贼,吃老子一脚!”顽石和尚大喝一声,这时才来得及出手,一记“窝心脚”便向阳流云踢了过去。与此同时,水若清银牙一咬,已然出手,一出手便是独门绝学“千针万线红袖雨”,随着她红袖飞舞,无数铁蒺藜、梅花针、袖箭等诸般细小暗器交织成一张大网破空而来,妙的是这张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