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玩物人生-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什么消息?我怎么觉得你在审我?”

    柳眉这才发现自己的态度出了问题,柳眉也奇怪,自己冷静的xìng格是得到过父亲称赞的,怎么这回就失控了呢?俗话说关心则乱,难道自己在关心楚歌?难道自己在意楚歌?柳眉没有答案。

    调整一下情绪,柳眉用平和的语气道:“楚歌,别误会,我其实是为了你好。中国的股市还很不规范,里面的水太深,以你现在的情况,有的事情还是别插足的好。”

    楚歌一听就笑了,原来问题在这。

    “柳眉啊柳眉,你真能闹,证券交易所的大门朝哪开我都不知道,我这么说你明白了么?”

    柳眉听了一愣,旋即道:“不可能啊,你关于浩峰实业的判断太准确了,连续两天,完全和你预测的一样,你也太厉害了吧。”柳眉见楚歌不象说假话,脸上的笑容也出来了。

    楚歌听了大吃一惊,难道自己那天看家的全都是真的,自己居然能看见未来要发生的事?楚歌无论如何古敢相信这一切,当然也不能跟柳眉说那都是自己亲眼看见的,免得被柳眉当成火星人。

    “是么?我那是瞎猜的,那天看你担心的样子,想哄你安心乱说的啦。”楚歌想打个马虎眼混过去。

    柳眉白了楚歌一眼道:“你当我白痴啊,连续两天都判断jīng确,也能是猜的?楚歌,我早就知道你不简单,没想到你闭门造车也能到达这般水平,真是令人佩服。”

    楚歌:“……”

    “不管怎么样,我都是要谢谢你的,要不是你,我的私房钱至少缩水一半,现在不但没少,反而多了一百万,这下我爸那我可以扬眉吐气了。”柳眉高兴过头,说漏嘴了。

    “什么什么?你的私房钱,也就是嫁妆本是多少?”楚歌听的抽了口冷气,连忙追问。

    “私人秘密,不说行么?”柳眉狡猾的一笑,想耍赖。

    楚歌呵呵一笑道:“不说?行啊,反正我能算出来。你是两块三买进的,今天收盘的价钱应该是两块六,一股赚三毛,十股就是三块……。”

    “停,别算了,我说还不行么。”柳眉立刻投降,遇见楚歌这样的,看来在这个 ;问题上抵抗是没有什么意义了。

    楚歌露出胜利者笑容看着柳眉,心里却猛然出现一个念头,怎么会这样,按说自己现在心情应该很糟糕,可是柳眉过来这么一闹,居然所有的不快都消失,难道自己并不爱李芸芸,或者自己根本就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其实也没多少了,从小到大,家里长辈给的压岁钱,加上我上大学时别人送的礼金,也就一千来万这样。”柳眉没注意到楚歌表情的变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也就一千多万,楚歌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柳眉家里是干什么的?虽然楚歌知道她家有钱,可是富有到这个地步,却是楚歌无法想象的。

    想到钱楚歌就想到李芸芸,刚刚好一点的心情又低落几分,换成平时楚歌肯定会要柳眉出点血,现在楚歌却没了这番心情,甚至对柳眉生出一丝的反感。

    “原来是个小富婆啊,那我要恭喜你发财了。”楚歌口气里多几分冷淡。

    柳眉原以为楚歌会顺势敲自己,没想到楚歌根本没这意思,再看看楚歌脸上的表情变冷,心里咯噔一下,“我真是傻,在楚歌面前提什么钱。”柳眉多少察觉到一点端倪,心里在埋怨自己。

    “饭点到了,我请你吃饭吧。”柳眉赶紧笑起来。

    “算了!没理由仇视所有天下有钱人,再说柳眉没得罪自己,迁怒于人可不是成大事的人所该有的心态。”看着柳眉的笑脸,楚歌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过楚歌还是不愿意和柳眉出去吃饭,楚歌有一种预感,一旦柳眉知道自己和李芸芸之间的事,没准会闹出什么事来。

    “我吃过了,你自己去吧。”楚歌决定拒绝,现在自己的情况,还不允许自己和柳眉这样的家世的女孩深交。

    柳眉的脸上掩不住的失望,磨蹭了一会道:“那你把银行帐号告诉我,按规矩我得付给你利润10%的信息费。”

    楚歌如何不晓得这是柳眉在变着方法在帮自己,10%就是十万,楚歌不是不想要,而是不能要。楚歌不说话,只是无声的看着柳眉。

    柳眉从楚歌的眼神里看见了一种叫自尊的东西,也看见了一份傲骨。柳眉不敢强求楚歌接受自己的帮助,生怕就此断了这份交情,有一种男人通常把自尊看的很重,这种男人往往能成大事,也最能勾起女孩子的注意。

    “要不这样,缺点什么我送你,你总得让我表示一点谢意吧?”柳眉让步了。

    “还是不要了,我有点累,想休息了。”楚歌下了逐客令。

    柳眉虽然不甘心,但也只能离开。

    送走柳眉,楚歌没心情做别的,带上门,关上灯,宿舍里顿时黑暗一片,只看见楚歌的一双眸子在黑暗中闪着兰sè的光。“我靠!没灯也能看的这么清楚,老子成了夜猫子了。”楚歌发现这个现象后,顿时就呆了。

    楚歌突然想起梦里出现的那个声音,难道说的都是真的,难道自己身上已经或者正在发生一些变化?楚歌伸手捏了一下自己,会疼,说明不是幻觉,再看看周围,黑暗中自己能看清楚每一个角落。

    “嘟嘟!”门外有人敲门,难不成是柳眉那个丫头贼心不死?楚歌打开灯,没好气的开门,不是柳眉,是龙飞、李华军、马仪他们这三个家伙。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在里面。”龙飞在楚歌的肩膀上捶了一下。

    “楚歌,你小子不够意思啊,毕业晚会没参加,人也跑的没影子,害我们哥三个以为你成了失踪人口了。”李华军虽然语气yīn阳怪气的,可是楚歌还是感觉到话里面的激动。

    “得了,都别废话了,楚歌,我们出去喝酒。”马仪上前抱一抱楚歌,拍拍楚歌的肩膀。

    一种叫着友情的东西充满了这小小的宿舍,尽管这三人尽量装着轻松,可是楚歌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他们的激动。

    楚歌鼻子一酸,赶紧大声道:“走,喝酒去。今天哪个不喝醉就是乌龟王八蛋。”

    PS:小小的呼吁一下,今天星期rì,12点后是要冲新书榜的,到时候还请大家多多帮忙,推荐票砸过来才是,谢先!
第六章(上)
    “小雅居”里依旧和往常一般冷清,楚歌坐在柜台内无聊的看着马路上来往的行人。离开学校后楚歌找到胡堪,将自己要去留学的事告诉胡堪。胡堪知道后也很遗憾,像楚歌这样的伙计实在难找。胡堪请楚歌在走之前继续帮自己,也可以让胡堪有点找人代替的时间。

    胡堪给楚歌在楼上安排了房间,楚歌暂时就住在这。楚歌也打算利用这点时间,把rì语补一下。说起来楚歌学rì语的动力竟然是看AV的产物,为了能更好的看懂rì本AV,楚歌才学的rì语,现在居然要去rì本留学,说起来也算学以致用了。

    “苦你几哇”“那你又米你紫噶”楚歌无jīng打采的念着一些常用的rì语,念着念着嘴巴里冒出了“野吗爹”,我靠!楚歌无奈的苦笑,看来从AV入手去学rì语,实在是不妙的紧,读着读着往往会出现不该出现的单词,还好周围没人,不然就丑大了。

    门被推开,胡堪着急的冲了进来,见了楚歌就说:“楚歌,赶紧的关门,跟哥哥出去看样东西,哥哥看了半天吃不准。”

    楚歌闻言赶紧出了柜台笑道:“什么东西连胡哥都吃不准?”

    胡堪苦笑道:“那玩意我从没见过,是件青铜器。”说着胡堪拉着楚歌出了门,拉下卷闸门,上了胡堪的那辆桑塔那。

    一个小时后来到北郊的一个市场,这地方楚歌听说过,一般倒腾玩意的都上这来,胡堪拉着楚歌快步走到一个摊位前,一个相貌委琐的中年人正蹲在地上,面前摆了几样玩意。楚歌一眼就看见顾若水扭着胖身子也在边上看着,此时已经有三五个买家都在围着这摊位。

    此时已经快下午四点,将近中午收摊了,可是还有这些人围在这,说明都是些吃不准东西的。地摊上最醒目的是一尊铜人跪像,高约15厘米,头戴平顶冠,五官奇异,双手半握,表情肃穆诡秘。

    胡堪悄悄在楚歌耳边道:“就是这玩意,一天看的人多了,就是没人敢买。摊主出价五千,哥哥也实在是吃不准,可又不甘心,想到你是刘前辈的传人,这不才急忙把你找来。”

    楚歌低声回道:“胡哥,这可能是个好东西,呆会我上去确认一下。你看见顾胖子没有?我估计他也吃不准,等下东西要是真的,我就装样子摇头,你别出来,等大家都散了你立刻上去,稍微杀点价就买回去。”

    胡堪一听就乐了,低声骂道:“你小子,没想到还有这些花花肠子。”两人说定后,楚歌装摸做样的走到地摊前,拍了下顾若水的肩膀道:“顾大哥,你怎么也在这呢?”

    顾若水一见楚歌,立刻露出笑容,连忙拉着楚歌的手道:“兄弟,你来的太及时了,你不是给胡堪看店的么?怎么上这来了。”顾若水说着眼睛向四周乱瞄,刚才就看见胡堪来这,该不会楚歌是胡堪叫来看东西的吧?

    楚歌怎么会不知道顾若水的心思,连忙笑道:“顾大哥你别找了,我马上要出国留学,在胡哥那只是借住,他不在的时候我才帮着照看,今天我只是想上这来长点见识。”

    被楚歌说穿心思的顾若水有点不好意思了,连忙打个哈哈道:“哥哥多心了,你赶紧帮哥哥看看,这玩意是什么东西。”说着顾若水指了指地上的铜人。

    青铜器的收藏一向很有讲究,一般的收藏者多把目光放在礼器的收藏上,眼前的这东西完全不同于其他礼器,再者青铜器造假泛滥而且逼真,一不小心就会上当,所以像顾若水和胡堪这样的收货人,一般是慎之又慎。

    楚歌蹲到摊位前,此时摊主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吃饭去了,楚歌端起那尊铜人,眼前的这尊铜人铜锈斑驳,上面的还付有少许泥土,楚歌端到鼻子前轻轻一嗅,再放到耳边弹了几下听声,最后才微微摇头把东西放回原处。

    原本打算收摊的摊主见楚歌来看铜人,停下收拾看着楚歌,这东西摆这一天了,看的人不少,买的一个没有,因为没人能认出这是什么东西。见楚歌一付行家的派头,摊主原本不抱希望的心又看见了曙光,指望着楚歌能说出东西的来历好让自己卖掉,结果楚歌居然还是摇头,摊主一颗心又沉了回去。

    楚歌站将起来往外走,顾若水连忙跟上问:“兄弟,看出来没?”

    楚歌怎么会说实话,摇头道:“没看出来,不好说,万一买走眼了就亏了。”顾若水见楚歌如此说,这才甘心道:“那算了,时候不早了,哥哥请你吃饭。”

    楚歌连忙笑着摆手道:“还是不用了,我刚吃的,这会想在附近的店里转转,看看有没有收获。”

    顾若水本就说的是客气话,见楚歌拒绝,也就作罢。两人客气两句分手,其他人见顾若水走了也不再围观,摊主有点懊丧的继续收拾东西时,躲藏在附近的胡堪赶紧过去,装摸做样的看了看道:“这东西你要多少?”

    摊主一听胡堪问价,顿时大喜,顺口就道:“五千。”胡堪冷笑着看摊主,摊主想到一上午都没人买,别这东西就这样砸在手上了,反正是挖来的,买几个是几个。抱着这样的心理,摊主连忙改口道:“您要是真想买,给三千就拿走。”

    胡堪冷笑道:“兄弟,你这东西也就是遇上我了,我这人胆大但不糊涂,我愿意买不等于我就得当冤大头,一千块,多一分你把东西带回去。”

    摊主见胡堪如此强硬,再说也常在市场里见过胡堪,知道胡堪是吃这碗饭的不好糊弄,想明白这先的摊主赶紧堆起笑脸道:“哥哥诶!这东西我也是收上来的,您总不能让兄弟我亏本不是,这样,您给两千,不能再少了。”

    胡堪不眼一瞪,也不说话,站起身来装着要走。摊主见买卖要黄,赶紧拉住胡堪道:“哥哥诶!您别走啊,这么着,一千五,我亏本卖了,谁叫我眼力不到,活该我亏。”

    摊主这番表演可谓声情并茂,大有跳楼大甩卖的意思,胡堪见火候差不多了,加上担心其他人来跟自己抢,于是便装着干脆的样子道:“行了,别跟我打马虎眼,一口价,一千三,行我就拿走。”

    摊主哪知道胡堪打的算盘,想到一千三也不少了,连忙笑道:“就依您说的办,今后小弟还会在这一片混,还请哥哥多关照。”

    “好说!”胡堪说着掏出一叠票子,点了十三张递过去,从口袋里摸出个袋子把铜人装好,免得被其他人看见。

    楚歌出了街口找到胡堪的车,在车边等了一会,胡堪抱着袋子兴冲冲的小跑而来,见了楚歌赶紧上前道:“兄弟,东西我弄来了,花了1300,怎么样?”

    楚歌接过东西,笑道:“先上车,上车再说。”

    两人才坐下,胡堪就迫不及待的问:“兄弟,这到底是什么宝贝,弄的这么神秘。”

    “这是商代巴蜀文化的祭祀天地,山川的铜俑,看造型多半是匈奴人所制。嘿嘿,青铜器常见,可是作为祭天礼仪的重器铜俑却十分罕见。”(以上对话摘自资料)

    “照你的说法,这玩意至少能值个三、五十万的,我们这下算是赚大了。”胡堪没想到收获居然这么大,不由的吸了口凉气。

    “这不好说了,这东西我建议还是暂时先别出手,这样的宝贝rì后升值的机会太大了。”楚歌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兴奋,只是很随意的笑了笑,似乎这东西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胡堪见楚歌表现的如此镇定,似乎几十万都不看在眼里,心内不由惭愧,自己也算是玩物行里的老人了,居然还不如楚歌镇定,说起来还真不好意思。不过胡堪转念又想,楚歌跟着刘长风学的本事,更值钱的宝贝都应该见过,所以见了这东西才会没什么反应吧。

    其实胡堪还是想错了,楚歌并不是不在乎,只是经历过一张八十万支票在他面前烧成灰烬后,楚歌似乎对钱的免疫力提高了。

    “不管怎么说,东西是你看出来的,回头哥哥打个十万到你卡上,算是你那份的。”这行的规矩胡堪清楚,按理说这东西应该卖了两人平分,可是楚歌建议留着,胡堪也只好自己拿十万给楚歌。

    楚歌倒是没想到胡堪会分自己一份,原本打算拒绝,可是想到自己要去留学,花钱的地方肯定不少,于是笑道:“胡哥,你太客气了,这东西是你先看见的,这样,我拿五万就行,不过我是有条件的哦。”

    没想到楚歌不贪心,胡堪更加欣赏楚歌,心情不错的胡堪没怎么考虑就说:“什么条件你开出来就是,哥哥都接下了。”

    楚歌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我最多个把月就出去了,打算利用这点时间请胡哥带我四处转转,没准能淘到点好东西,弄点小钱将来出去手头也宽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