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玩物人生-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柳眉不客气的瞪了楚歌一眼,上前劝解道:“芸芸,没舞伴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这还不知道上哪去找舞伴呢?”

    李芸芸其实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想到自己就要出国,也许这一走和楚歌的缘分就到头了,让她难过的其实是这件事,放弃出国别说自己不舍得,家里的父母也不答应,为了能出去他们没少花钱求人,现在事情办下来了不去那他们还不气死。

    李芸芸现在只不过是借题发挥,想缓解一下自己对楚歌的歉疚,毕竟和楚歌之间的事是自己主动,现在自己要走,楚歌会怎么想?李芸芸很想现在就告诉楚歌,自己很在乎他,不想离开,可惜没有勇气,说不出口,但是也不好意思在为难楚歌了。

    送走柳眉,李芸芸坐到楚歌的床边,一双大眼睛专注的看着楚歌的脸,半天不说话。楚歌也似乎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题来说,这时候楚歌突然发现,自己和李芸芸之间真正意义上的交往时间很少,李芸芸不说话,楚歌居然也没有语言。

    “楚歌!你真的爱我吗?”李芸芸打破沉默,幽幽的问上一声。

    楚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回答道:“什么?我不知道。”

    “这个……那个……”反应过来的楚歌想补救,毕竟刚把人家MM上了,居然说不知道爱不爱人家,多少有点说不过去。

    “算了,你别解释了。”李芸芸挤出一个笑脸,可是在楚歌看来,比哭还难看。

    穿上学士服,摆上一个个“炮死”,拿着文凭在镜头前留下一副副青chūn的记忆,四年的校园生涯就这样结束,从此海阔天空任我遨游。

    折腾了半天,大病初愈的楚歌,并没有觉得疲劳,反而感觉jīng神不错,这和楚歌预期的不一样。楚歌是一个不喜欢热闹的人,看着别的同学都在互相告别,有的男同学在侃侃而谈,向女孩子们阐述自己今后的抱负,楚歌感到一种酸楚,四年的同窗,一朝分别,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你在看什么?”李芸芸找到习惯于藏在角落里的楚歌,打算告诉楚歌自己的决定。

    不知道是哪个同学开始唱起了《友谊地久天长》,接着有人开始响应,慢慢的全部同学都唱了起来,歌声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里回响。

    楚歌没有回答李芸芸,只是低声的跟着大家唱。

    “我父母明天到。”李芸芸挽着楚歌的胳膊,用坚定的语气告诉楚歌。李芸芸把自己和楚歌的事情打电话告诉了父母,并把自己留下来的决心也说了,父母接了电话后决定立刻来上海。李芸芸最终没有把自己放弃出国的决定告诉楚歌,她不想影响楚歌的决心。

    一辆红sè的法拉力跑车开进校园,原来的班长大人姗姗来迟。习惯了别人注视自己的萧云媚很满意现在的效果,更得意的是今天林渊桥不知道怎么发了善心,居然同意送自己来学校,这在以前是萧云媚不敢想象的。

    萧云媚脸上充满了小女人满足的笑容,挽着林渊桥出现在大家面前。这两人的容貌也确实出sè,来到之后立刻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视线,当然楚歌和李芸芸例外。

    楚歌和李芸芸现在的心思全在李芸芸父母要来的事情上,哪会去注意别的。当然楚歌更多的心思的想确定一件事情,自己到底有没有在恋爱,如果和李芸芸之间也算的话。不过楚歌是个负责的人,他尊重李芸芸的决定。

    林渊桥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场面,这一切在林渊桥看来是少年幼稚的表现,他来这里是另有目的。萧云媚拖着林渊桥,逐一向大家介绍自己的男人,都是学金融的,很快就有人认出了林渊桥,在同学们惊讶和羡慕的表情里,萧云媚得到了更大的满足。

    林渊桥虽然不喜欢这样,但是得给萧云媚面子,当然了,看见楚歌的时候,林渊桥终于发自内心的笑了。趁着萧云媚和同学们说话,林渊桥悄悄的离开,朝楚歌而来。

    “还记得我吗?”站在李芸芸和楚歌面前,林渊桥伸出右手。

    楚歌没想到林渊桥还记得自己,楚歌一直认为,象林渊桥这样的大人物,是很容易忘记自己这样的小角sè的。

    握着林渊桥的手,楚歌并没有小人物见了大人物的惶恐,笑容很自然的回答:“你好,我们又见面了。”林渊桥很惊讶于楚歌的笑容和镇定,这次林渊桥并没有刻意去制造气氛,但是楚歌笑容里的自信不是假的,这种自信林渊桥很熟悉,是一种对自身实力的自信。楚歌的这种表现,和上一次林渊桥看见的完全的两个人,这是为什么?林渊桥有点好奇了。

    楚歌的自信来自哪里,楚歌自己都说不清楚,似乎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支撑自己,即使面对林渊桥这样的富豪,也依然可以从容镇定。

    “这位就不用我介绍了吧?财富杂志你每期都买。”楚歌笑着对李芸芸说,居然还开起了玩笑。李芸芸露出笑脸上前道:“李芸芸,楚歌的女朋友。”说完手伸了出去。

    “你的女朋友很漂亮。”林渊桥似乎是楚歌多年的老朋友,很自然的夸奖着李芸芸。李芸芸也很吃惊,林渊桥出现后李芸芸就认出来了,就是没想到林渊桥居然和楚歌是认识的,如果楚歌和林渊桥之间是朋友的话,那么李芸芸对明天父母的到来就有信心了。

    “谢谢!”李芸芸很客气的回答。

    林渊桥找到目标,刚想这如何跟楚歌熟络起来,萧云媚的声音出现了。

    “渊桥,你怎么跑这来,让我好找。”萧云媚出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玩住林渊桥,然后用jǐng觉的目光看着李芸芸。

    “呵呵,萧大班长看的好紧,我们就不打扰了。”楚歌并不想和林渊桥纠缠,直觉告诉楚歌,林渊桥这样的人物,还是少招惹的好。借着萧云媚的出现,楚歌拉上表情诧异的李芸芸走人。

    看着楚歌的背影,林渊桥脸上的微笑变的有些yīn翳,萧云媚看着心里不由一阵发虚。林渊桥从微笑变成了冷笑,看着萧云媚很不客气的说:“我说过多少次了,做我的女人,就应该安分点,六年前我是这样说的,六年后还是这样。”

    萧云媚的脸sè瞬间变的很难看,林渊桥这瞬间给萧云媚的感觉犹如掉进了冰窟窿里一般,萧云媚哆嗦着问林渊桥:“那你为什么答应我毕业后结婚。”

    林渊桥冷冷的回答:“我同意和你结婚,第一是两家利益的需要,第二是我也需要一个女人来给我传宗接代,第三是你人长的不错,娶你我也能带的出门。”

    林渊桥说完就转身而去,留下萧云媚一个人站在发呆。走出校门,很快有两个汉子迎了上来,一部豪华奔驰也及时的停在林渊桥面前,车门也被快速的打开。

    林渊桥钻进车内,招手让给他开门的汉子叫到跟前说:“马平,你去找到楚歌,带他去逍遥洞。”林渊桥的语气很坚决,似乎不允许有丝毫的反对。
第四章(下)
    李芸芸跟着楚歌回宿舍,一路上楚歌走的急,李芸芸也没机会开口,到了宿舍李芸芸这才问楚歌:“林渊桥你是怎么认识的?”

    楚歌苦笑道:“上次萧云媚拉我吃饭的时候碰巧认识的,也不算什么朋友。”提到萧云媚李芸芸的脸sè又难看了,不屑的说:“这个女人,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都有林渊桥这样的男朋友了,还和你兜搭,今天晚上的毕业晚会我们不参加了,反正我父母明天到,我们出去住。”

    楚歌一听暗暗叫苦,口袋里就三百块了,出去住还得了,李芸芸家里的清楚楚歌清楚,两三百块的酒店李芸芸是不会住的,更何况还要吃饭什么的。虽然说这些开销李芸芸肯定是要出的,可是花女人的钱,楚歌总觉得不舒服。

    楚歌犹豫的表情看在李芸芸的心里完全就变味道了,女人天xìng里的嫉妒让李芸芸把楚歌的犹豫和李芸芸联系到一起。

    “哼!怎么?舍不得今天晚上一亲芳泽的机会?说的也是,这机会多少人想都想不到的。”李芸芸酸溜溜的语气让楚歌更是哭笑不得,只得耐心的解释道:“芸芸,最近我买了点玩意,口袋里就几百块了,我看我们还是别出去住了,萧云媚那里不去理她就是,大不了以后我有钱了回请她就是。”

    李芸芸听了脸sè好转,但还是反诘了一句:“怎么?你还想着以后啊。”

    楚歌……。

    “好了,我也不为难你,这些年你一个人生活,从来没求过人,我都看在眼里,我多次想帮你,可你哪次不是坚决拒绝,做女人做到我这份上,你要是负我,rì后我只能死给你看了。这次就当你给我点面子,我们出去住,我父母来的时候也有个象样的地方见面不是?”

    话说到这,楚歌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头答应。

    李芸芸这才笑了起来,打电话订好酒店,楚歌正打算收拾几件衣服换洗,李芸芸拦住道:“明天晚上要和我父母见面,你那些衣服就别穿出去了,我们现在就去买新的。”

    楚歌听了这话,心里真不是滋味,脸sè当然也不好看,冷笑着说:“怎么?我穿这些就不能出去见人了?真要是这样,我看你父母我不见也罢,反正以前他们就反对你跟我来往。”

    李芸芸立刻明白自己说错话了,男人可以穷,但是不能没自尊。

    “对不起,我的不是那个意思。”李芸芸赶紧解释,双手有很自然的扯了扯楚歌的手。

    “那是什么意思?”楚歌突然觉得脑子里一热,似乎有什么在控制自己的言行,原本李芸芸这话的意思楚歌也明白,李芸芸能道歉楚歌自然不会往心里去,可是话说出来,楚歌却发现完全变了味道。

    李芸芸一看楚歌真的恼了,生怕楚歌就此和自己闹,想到自己下了那么大的决心和楚歌在一起,可楚歌似乎并不理解自己,心里一急,眼睛一酸,李芸芸的眼泪就下来了。

    “你是个男人,怎么一点气量都没有,人家都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李芸芸越想越觉得委屈,眼泪根本就不受控制哗哗的往外流。

    楚歌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按理说两人刚好上,应该是好的蜜里调油一般,可是楚歌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自己的脾气这两天似乎完全变了,以前别人怎么轻看自己都不会在意,现在却是丝毫受不得。

    “好了,别哭了,一切都按你说的去做行了吧?”最后还是楚歌做出妥协,有记忆以来,李芸芸是第一个为自己哭泣的女人,就冲这一点,楚歌也觉得没什么不能忍受的。

    李芸芸这才破涕为笑,拉上楚歌就出了学校。打个D到了南京西路,李芸芸拉上楚歌就钻进一家大商场,这些地方楚歌是绝对没来过的,看到商场里那些专卖的招牌,楚歌便知道,这些地方的东西便宜不了。

    果不其然,李芸芸在一家专卖柜台前停了下来,楚歌抬头一看,还是个外国品牌,叫什么“ONLY”,一看就是那种宰人不眨眼的黑店,楚歌下定决心,坚决不要这的衣服,于是停下脚步不往里去。

    李芸芸拉了几下没拉动,回头委屈的看着楚歌道:“怎么了嘛?”

    楚歌压低声音道:“这衣服太贵了,我穿不习惯。”

    李芸芸撅着嘴巴道:“贵什么嘛,穿的好一点,在我父母前你也有面子嘛。”

    楚歌知道自己这时候是说不过李芸芸的,只得耍赖道:“那找家中国的牌子,我不喜欢外国牌子。”按照楚歌的想法,国内的品牌,再贵也不会贵到哪去。

    李芸芸拗不过楚歌,只得带着楚歌另找柜台,不过楚歌还是失算了。李芸芸拉着楚歌进了一家叫“洛兹”专卖的柜台,楚歌看见价格的时候还是被吓一跳,动辄价钱都是五百上千,一件衬衣也要好几百,楚歌看着心疼,几yù走人,可是李芸芸用哀求的目光看过来时,楚歌还是投降了。

    楚歌这才让步,李芸芸顿时便撒了欢,拿着衣服一件一件的让楚歌试,按照李芸芸的意思,怎么得给楚歌装备个三套五套的,楚歌见势头不妙,赶紧表示自己只能接受一套,而且只是在见李芸芸父母时才穿。

    李芸芸知道楚歌骨子里那股臭脾气,也不敢太逼楚歌,只能按楚歌的意思去办。可就是这样,一套简单的夏天衣服买下来,又去买别的柜台买皮鞋,皮带,最后算下来花去了接近三千,看着李芸芸买单时开心的样子,楚歌第一次体会到,原来有钱人是这样用钱的。

    钱的重要楚歌从来很小就知道,可是有钱人花钱时带来的快感,楚歌却是第一次感觉到,原来钱可以这样花,这是楚歌走出商场时得到的一个结论,钱在楚歌心目中的地位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其实李芸芸对这种层次的消费并不满意,只不过楚歌坚持,她也不好说什么,真要是按照李芸芸的意思来,楚歌还不得心疼老久。

    打车到了酒店,李芸芸抢先付了车钱,服务生带着楚歌和李芸芸进了房间后,楚歌心里开始盘算着,这一天李芸芸花了多少钱,打算记下来,以后还上。

    李芸芸的父母原本也是普通人家,李芸芸九岁那年父亲中了大奖,得了上百万,从此家境好了起来,加上李父是个能干的角sè,十多年下来自己做生意没少赚,现在资产少说也上亿了,在沙市生意场上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
第五章(上)
    靠在床头,听着卫生间里哗啦的水声,楚歌脑子里浮现出以往和李芸芸一家来往的点点滴滴。对于自己和李芸芸之间的未来,楚歌并不看好,原因很简单,李芸芸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楚歌很清楚,以前在沙市楚歌就没少看李芸芸父母的白眼。楚歌并不想去责怪他们的人品,毕竟人都是自私的,势利一点也可以理解,为了他们独生女儿的幸福,楚歌相信自己能预见到结局。

    楚歌不想欺骗自己,也清楚的看见李芸芸在做一场徒劳的争取,可是楚歌并没有劝李芸芸放弃,因为“很多事情在人的一生中是必须要经历的”,这是两位养育自己的老人告诉自己的。

    “楚歌,水放好了。”李芸芸无声的出现在闭着眼睛的楚歌面前,不难看出,李芸芸脸上涌起一抹羞涩和兴奋。

    可惜的很,李芸芸的暗示楚歌并没有理解,其实楚歌也不是不想来个鸳鸯yu,毕竟在AV陪伴上长大的新一代青年人,在这方面的知识是足够丰富的,只不过楚歌现在是有贼心没贼胆而已,毕竟现在的楚歌,还是个会害羞的年龄,之前不怎么和女人来往的楚歌,脸皮还没修炼到刀枪不入的地步。

    “你……你先洗吧。”虽然知道洗完了会发生什么,楚歌还是没有勇气。

    暗示失败,李芸芸脸更红了,心道自己命苦,怎么就看上了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那我先了。”李芸芸低声叹气,转身一想,也许这是俩人最后的机会了,有点不甘心的李芸芸鼓起勇气道:“要不……”

    再傻的男人到了这个地步,都知道该说什么,何况楚歌不傻。

    “我们一起吧!”李芸芸站住,微微的点头。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