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玩物人生-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T埃诟浇⑹谐±锫蚶匆惶滓路顺缥灏俅笱螅馐浅栌屑且湟岳丛诼蛞路匣ㄇ疃嗟囊淮巍

    顺便买回吃的,快餐虽然简单,可是在两人世界的甜蜜里,吃慷咽菜似乎也是香甜的。虽然楚歌很想贯彻“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这一方针,可惜李芸芸坚决要求楚歌在大白天送自己回去,而不是楚歌提出的等天黑了再说。把李芸芸送回宿舍的过程,使楚歌又一次成为了校园里目光的焦点,昨天才和萧云媚拉拉扯扯的,今天又跟以妖媚著称的李芸芸绞在一起,刚成为妇人的李芸芸有点粘,死死的揽着楚歌的胳膊招摇过市,似乎在向大家示意,楚歌是自己的,已经被抢注商标了。

    众人的目光里有嫉妒,但更多的是好奇,好奇楚歌怎么一夜之间就从默默无闻的冷男,成为了校园里的八卦主角。

    看着来往的人都会向自己和李芸芸丢来一抹好奇的眼神,楚歌突然想起了八卦论坛里的一句口号“爱生活,爱八卦”,这是个充满着八卦话题的世界,这是个热爱和关注八卦的时代。

    女生宿舍楼区在一个单独的院落内,院子门口有看守室,里面的大妈生的一脸横肉,冷冷的目光,似乎向任何企图窥视女声生宿舍内部的男生们宣布,男人与狗,不得入内。

    李芸芸的宿舍门不等楚歌去敲,便已经轻轻的拉开,里面露出一张五官jīng巧的脸蛋,这个人楚歌是认识的,是同班的柳眉。柳眉真的有一对柳叶般的眉毛,一个生长在南方水乡的美女,xìng子总是那般温软,没有李芸芸骨子往外冒的辣妹子xìng格。

    柳眉冲着楚歌和李芸芸微笑道:“回来了。”说着让开身子,示意他们进去。楚歌原本是想进去领略一番女儿家的世界,可是看见柳眉笑容里的怪异,老脸不自然的红了红,于是决定放弃。

    “我就不进去了,不是太方便。”楚歌找了个很烂的借口,什么叫不方便,外面大把男生想MM带进来都想疯了,这年头还哪来的这许多讲究。

    聪明的李芸芸也一路上也感受到楚歌的尴尬,楚歌一贯低调的形象今天全毁在自己手上,楚歌能送她回来,李芸芸已经觉得很难得了,于是不再强求。

    “晚上一起吃饭?”李芸芸靠在门口,回头问。

    楚歌没有出声,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李芸芸进去,门给柳眉顺手带上,楚歌这才转头,正要迈步离开,宿舍里猛的传出一阵放肆的笑声,接着就是李芸芸在里面喊打喊杀,里面不用说已经弄成一团。

    楚歌摇摇头,女人的世界,男人永远不会明白。

    回到宿舍,推上那辆二手自行车,楚歌晃荡着出了校园,面对路上观众的指点,楚歌摆出一派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一律无视,反正就要毕业了,走上社会后,又有多少人会记得自己呢?

    天气太热,骑车简直是一种折磨,来到XX街的时候,楚歌热的嗓子眼都冒出火来,在路边的小店里猛灌了一瓶矿泉水,把心头的火气压下去,把自行车挺在小雅斋门口,胡堪正好站在柜台前,见了楚歌便笑着走出来道:“今天不是放你的假么?怎么还来?”

    楚歌伸手抹了把汗,上前笑道:“我来是想买点东西,给我们教导主任送去,有点事要求他。”楚歌找了个借口,胡堪听了摇头道:“这世道……”

    胡堪似乎不愿意更多的评论什么,丢了只香烟过来,自己点上后,随手把打火机丢给楚歌,楚歌点上后笑道:“没办法,这年头就这样。”

    胡堪关心的问了一句:“想买点什么?你那个主任要是不识货的,就从店里拿件东西回去糊弄他。”

    楚歌心道对胡堪也不能全说实话,虽然他对自己不错,可是古玩行里水深的很,人心难测,还是多留个心眼好,这些都是死去的两个老人告诉楚歌的道理。

    “我们的主任倒是在这行里混了有些年头了,估计不好糊弄,我今天也只是随便转转,看看能不能买到点便宜的真货。”

    现在的古玩行,假货实在是太多了,想在这条街上淘换点好东西,那可真的是难上加难,不但要有运气,还得有眼力。胡堪对楚歌的眼力还是有信心的,估计楚歌的意思也是随便看看,也就没往心里去。胡堪估摸着楚歌是想弄点能以假乱真的玩意回去,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反正自己店里应该没有楚歌需要的玩意。

    简单的和胡堪扯上几句,来到边上银行,在提款机里把所有的家当都提了出来,一共四千块,希望能杀到“浑然居”那个胖子的价,楚歌在心里告诉自己。
第三章(中)
    浑然居距离小雅斋没几步,老板是个胖子,名字叫顾若水。别看他平时总是一张笑脸对人,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顾若水绝对是这行里的人jīng,眼睛也叼,他店里的宝贝,别人基本讨不去便宜。

    楚歌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闲逛进了浑然居,东张西望了一会后,然后才在那个花瓶面前站住,故意很仔细的看了好一会,然后摇着头叹了一口气,一付可惜了的样子。

    楚歌走进来的时候顾若水已经注意到楚歌了,这条街上消息传的快,昨天楚歌露了一手看宝贝的本事后,顾若水也有听说。老吴那两件宝贝顾若水也见过,说实话他看走眼了,那个盘子他倒是看出是假的,可那幅画却没看出来其中的奥妙。

    楚歌来到自己的店里 ;,难道店里还有什么好东西自己没看出来?抱着这样的心态,顾若水笑嘻嘻的朝楚歌走过来。楚歌这时候已经发现顾若水从里面出来,装着没看见他的样子继续乱看,然后做出转身要出去的样子。

    顾若水见楚歌要走,心里不禁一阵失望,看来楚歌没发现什么好东西。不过顾若水还是上前叫住楚歌道:“小楚啊,怎么有空上我这来了?”既然知道楚歌有眼力,顾若水也没指望自己摆放在外面的东西能吸引楚歌,值钱的东西谁放这啊。顾若水叫住楚歌无非是想和楚歌套点近乎,没准rì后真有用上楚歌的时候。

    楚歌装做才看见顾若水的样子,笑着迎上来道:“顾大哥在店里呢?我刚才没注意到,失礼了。”

    “客气什么,在哥哥的店里,看上什么了只管开口,哥哥收你个本钱就行。”顾若水做出一付豪爽的样子,上前拍拍楚歌的肩膀,想表示出亲热的意思。

    楚歌在在条街上呆了也有些rì子了,顾若水的为人哪会不清楚,这家伙对自己这般客气,肯定有原因。

    “顾大哥那我先谢谢了,我也是随便看看,眼看就毕业了,想给导师送点玩意表示一下,所以到处转转。”楚歌说出找好的借口,虽然自己这次的目标明确,可是在顾若水这种成jīng的人面前,只要自己对那花瓶表示出一丁点的兴趣,恐怕都会引起顾若水的怀疑,所以楚歌之字不提那花瓶,得等顾若水自己开口先说。

    果然顾若水见楚歌没有提那花瓶,心里好一通失望,不过很快又释然,摆在外面的东西,在这行里谁不知道是不值钱的东西,再说楚歌昨天还露了一手,想蒙到楚歌也是没可能的,看来自己在这个花瓶上并没看走眼。

    “楚兄弟,你刚才看了这花瓶,觉得如何?”顾若水抱着最后一点希望继续试探楚歌,这花瓶是他收东西时卖家搭给他的,反正也没花什么本钱,能卖几个算几个。

    楚歌苦心制造的机会终于来了,借着顾若水的话,很自然的就捧起花瓶看上下看了看。不动声sè的把花瓶翻过来,楚歌终于看见了期盼中的四个字“似是而非”,没错,正是这四个字。

    在花瓶的制作者是个宋代不出世的隐者,是个修道人,名字就叫是非子,他除了是个道家的高人,同时还是个烧窑的好手,一生留下来的作品极少,后人知道他的实在是不多。楚歌知道是非子也是从留老先生那里听来的,关于他的事情历史上没有记载,都是老一辈的人口头传下来的。

    是非子的作品后面都有这四个字,得到确认的楚歌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表面上波澜不惊,装着认真看了几眼后把花瓶放了回去,然后笑着摇头道:“可惜了,这东西年代是有了,可惜不是官窑制造,做工也粗了一点,不然可以卖个好价钱。”

    关于这花瓶的年代,楚歌可没想去蒙顾若水,那样倒真的是弄巧成拙了,顾若水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所以说话得三分真,七分假。

    “哦?楚兄弟你说说看,这东西有什么讲究?”听说了楚歌看东西有一手,顾若水倒想验证一下,他在这行里一向也是以眼力著称的,所以对眼力好的人同样感兴趣,其间也有一教高低的意思。

    “顾大哥你是行家,在你面前哪有我说话的份。”楚歌先碰一把顾若水,这马屁拍的不漏痕迹,听的顾若水顿时心情大好,他再怎么也没想到,楚歌这个看起来嫩的很的小朋友,这时候在和自己玩心眼。

    “你小子别谦虚,昨天你的事整条街的人都知道了,老吴说命都是你救的,你就别谦虚了,赶紧说。”顾若水心情不坏,笑起来自然多了。

    “那我就随便说说?”楚歌看了看顾若水,顾若水笑着点了点头。楚歌这才开口说:“顾大哥,这东西从年份上至少应该是南宋那会的东西,你看这胎釉,看这纹路,乍看起来跟真的官窑没两样,可是细看就发现做工要粗糙许多,我看是民间仿官窑的。单从年代上来说,这是个宝贝,可惜你看这。”其实是非子烧出来的东西就是这特点,总有点似是而非的感觉。楚歌说着指着花瓶口上的一个缺口说:“坏就坏在这缺口上,瓷器这东西不完整了,价钱上就大打折扣,而且不是官窑出的,顾大哥你是行家,这官窑和民间的区别,就不用我说了吧。”

    楚歌不经意间又捧了顾若水一把,顾若水听了更是高兴,摸着没几根胡子白嫩下巴道:

    “楚兄弟眼力不凡,全说到点子上了,要不哥哥怎么舍得把这宝贝放外面。”

    楚歌听了暗喜,心道多亏了是非子有这毛病,烧好的东西都得敲出点缺陷来,而且是非子这件宝贝,值钱就值钱在这缺口上了,这之中的奥秘,楚歌还是从刘长风那知道的,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看看火候到了,楚歌装着可惜叹道:“可惜顾大哥你标价高了,小弟钱不凑手,不然买回去送给导师,倒也是不错的礼物。”楚歌指着标价苦笑。

    顾若水把东西摆着是准备骗冤大头的,也没想怎么的,标个五千块那都是虚的,真要是有人想买,他巴不得呢。

    见楚歌想买,想到楚歌这家伙眼睛够叼,没准rì后能有用的上楚歌的地方,顾若水决心做个顺水人情。

    顾若水摆出大方的样子道:“我说楚兄弟,你这不是埋汰你顾大哥么,就这么个东西,你想要就拿去,别提钱不钱的,免得惹哥哥生气。”

    不要钱?哪有这样的好事,顾若水说这话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突然变的好高大,其实顾若水说这话是给楚歌下套呢,说不要钱,楚歌这样的嫩人,好意思白拿自己的东西么?

    果然,楚歌听了这话连忙推脱道::“我怎么能占顾大哥的便宜,这东西虽说有点瑕疵,可再怎么说五千块也是值当的,五千块够我用一年的,顾大哥这可使不得。”

    顾若水心里早乐开花了,心道楚歌怎么说还是嫩了,一套就中,哪曾想楚歌今天根本就是在扮猪吃老虎。

    “别说了,说不要钱就不要钱,当哥哥的说话哪能反悔。”顾若水做出生气状,楚歌当然顺着就上来道:“要不这样,顾大哥,怎么也不能让你太亏了,小弟身上就三千块,你收下我就把东西拿走,不然这瓶子我也不买了。”楚歌做出坚决状,似乎顾若水不收钱就要走人。

    顾若水见楚歌如此作态,做为难状沉吟了一番道:“既然楚兄弟坚持,厚颜收下。”一番推拒之后,顾若水心满意足的把这瓶子卖了出去,在他看来,这回可是赚了,反正个瓶子当初弄回来也没要本钱。

    楚歌终于如愿的买下这个瓶子,捧起瓶子楚歌多少有些激动,还好是背对着顾若水,不然脸上的表情还真要暴露出自己的心思
第三章(下)
    那我这就回去了。”平静下来的楚歌捧着瓶子就要出去,没想到顾若水开口道:“慢着!”

    楚歌一听心里猛一咯噔,心道难道这死胖子看出不对了?

    顾若水笑着指着楚歌道:“你这小子,也不知道老胡那家伙是怎么教你的,你就这么捧回去啊?你这不是让行里的人骂哥哥小气,连个包装也不舍得么?”

    楚歌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也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到底还是嫩了,最后关头差点露出破绽,着急了点。

    顾若水叫来店员,帮着楚歌找个盒子装好瓶子,楚歌这才告辞出去。

    门外的热浪迎面扑来,可是楚歌却浑然不觉,背心上的冷汗一起都下来了,毕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楚歌刚才实在绷的太紧了,这会完事了才算完全放松下来。

    宝贝到手,楚歌可不敢骑车回去了,又打了回D,总算是回到自己的宿舍里,楚歌把盒子放到床上,从床下摸出脸盆,快速的到洗手间打回一盆水,验证关于这个花瓶传说的时候到了。

    拉上窗帘,关上门,打开台灯。小心的把瓶子放到桌子上,用吃饭的碗舀水,小心的把水倒进瓶子里,随着水不断的倒进去,花瓶也发生了令人吃惊的变化。

    花瓶上原本的图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夜观星空图,两个窈窕的少女在花园里观赏夜空,每个少女风姿各异,各有一番风韵,犹如或生生的站在面前,楚歌不得不佩服制作的jīng妙手段。清风明月,少女身上的衣袂随风而动,似乎要乘风而去。最另人叫绝的是,那看似残缺的缺口上,七个棱角居然变成了那指引方向的北斗七星。原来这缺口的妙处竟然在这,也不知道这是非子是怎么弄的,见了水的缺口居然还闪个点点光芒,恍然是真的星星一般。

    楚歌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是非子巧夺天工的手段,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眼前的景象使得不自觉伸出手来,轻轻的抚mo着花瓶,仿佛是在抚mo恋人**的肌肤,一种温暖的感觉在楚歌接触到瓶子时顺着楚歌的手传了过来,楚歌顿时觉得浑身像泡入温泉,浑身舒服的说不出话来。

    闭上眼睛,楚歌竭力在感受这中感觉给自己带来的快感,一点都没注意到花瓶在瞬间开始变幻,花瓶上的美女在翩翩起物,那北斗七星绽放出眩目的光芒,光芒从犹如遥远的星星,变幻成近在咫尺的火球,楚歌感觉到一种炽热在燃烧自己,恍然间睁开眼睛,目睹了花瓶上的七星从光彩眩目慢慢变化成黯淡的星光,最后如同七只萤火虫,然后消失。

    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什么事,喀嚓一声,先是裂出一条缝,接着无数的裂缝出现,花瓶在楚歌的眼皮下哗啦一声垮了下来,变成了一堆粉末。

    这一切对楚歌的震撼是巨大的,大到楚歌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一切,自己辛苦攒的五千块就这么没了,楚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