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玩物人生-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藤泽始终是保持那种淡淡的点头之交。

    藤泽可不管楚歌心里是怎么想的,进了楚歌的cāo作室照样是热情的笑着,见楚歌连头都没回,更没有起相迎倒点茶水什么的意思,往前这些事都有浅间来做,今天浅间不在,藤泽还真有点一时适应不过来。

    满连的笑容没人看,藤泽多少有点不爽,不过看到楚歌一直投入的看着电脑上的数据变化,心头不禁又是一动,难道最近又有什么新的行情不成,在这一行里也算老成jīng的藤泽,在这方面的敏感度也是很高的。

    楚歌不招呼,藤泽便自己拖把椅子坐到楚歌身边,无奈的楚歌瞟了皮粗肉糙的藤泽一眼,继续看着电脑上的曲线,还有不断出现的单子数量的变化。

    “今天一早其他市场也没什么变化,多单居多,空单都是些十手二十手的小单,而且分布的很散,我们的技术分析员认为这是先前获利的人开始退场,大的行情是短期内有一波小的上扬。”藤泽自顾自的在楚歌耳边嘀咕,那意思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反正是爱听不听。
第二十一章
    楚歌没有接话,只是继续的看着电脑,藤泽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尴尬,但很快又笑着说:“楚君,你说说你的看法,现在大家都指望着你带着打一个翻身仗呢。”

    楚歌没有说什么,而是从电脑上调出各种数据,然后用计算器简单的算了算后,这才面无表情的说:“多空两方基本势均,这种时候往往是最危险的时候。”

    楚歌的心还是软了一下,毕竟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主,看见藤泽把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这,忍不住还是提醒了一下。不过楚歌没有说的太明显,只是点到为止,就看藤泽自己有没有那份觉悟了。现在的交易量上来看,不用说查理他们已经动手了,一早上就是两千张张卖单,数量几乎都是十张二十张的,分是还散,越是这样越说明问题。现在一些习惯跟大势的散户相比已经相信了那些狗屁分析师的鬼话,往往越相信分析师分析的客户,越有成为炮灰的潜质。期货市场永远是这样,获利者总是极少数,而获利者的笑容,总是伴随着无数粉身碎骨的炮灰,一批炮灰倒下了,另一批炮灰又冲进来,如此循环,周而复始。

    楚歌的提示是很有针对xìng的,最近交易所里一些急于扳本的客户,已经开始逼着自己的经济下单了。由于藤泽的严令,最近交易所的经纪们下单都比较谨慎,故而出现了客户逼经纪下单的场面,这到不能说不是一桩怪事。不过这些客户都是听信了分析师们的鬼话才有此举动,加上盘面上似乎一直在轻微的反弹,所以下的都是买单,如果下周之前不平仓,估计又要有人跳楼了,而且跳的还不是一个两个。

    国际抄家们的手段,当年席卷整个亚洲的狠辣,许多人已经早就忘记了,不过楚歌到是时刻惦记着的,谁叫查理送上门来呢。

    藤泽听了楚歌的话,反应准确的说是一头的雾水,楚歌说的不咸不淡的,自己又不下单,藤泽还真的拿不准楚歌的意思。

    “呵呵,楚君说话真是深奥。”藤泽一边说着没营养的赞美之辞,一边小心的观察着楚歌的举动。期货市场里赚钱的人是有,但是连续在两波大行情中都能以逆向cāo作获利者,那就少的很了,尤其楚歌还只是一个自称新入行的。

    “观望吧,现在的局面应该不适合下单,等到下周应该会明朗了。”楚歌又是一句没什么确目的的话,这话说的在一般人看来似乎等于没说,期货市场利润固然很大,风险也是等价的,可是不下单怎么赚钱,不冒险又怎么赚钱?局势明朗的时候是不会亏了,可是你下的单子和谁去交易?总得有人亏才会有人赚吧,不然钱从哪来?

    藤泽见楚歌不愿意说太多,多少有点悻悻的站起身来,不过总的来说也没白来这趟,楚歌既然说了有危险,回头不管客户们有多少意见,也要逼着经纪们把单子给平了,免得钱没赚到再出现跳楼事件那就大大的不妙了,这交易所成了跳楼者云集的地方,以后谁还敢往这丢钱啊,大门口出大山的血迹还没完全洗干净呢。

    藤泽出去之后,楚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现在的情况不是自己说的那么简单的,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的大的变化,可是空方的单子散归散,可加起来的总数是惊人的。

    楚歌赶紧打开新的交易界面,填入了三十手的卖单,按下交易确定,发出了交易信号。市面上买单这时候还有不少,楚歌的交易很快就完成了,关掉页面,清除了internet上的信息,楚歌这才安心的站了起来,走到窗口前看了看外面大厅里的情况。

    三十张手单不是小数了,不过楚歌也没办法,自己只有一个人一个帐户,早知道查理他们会这样干,楚歌多开几个户好了,不过楚歌倒也不担心,反正自己每两个小时下张单,一张单三十手,估计到周末自己帐户上的钱也用掉一半了,另一半作为补仓的保证金足够了,查理他们应该不至于让世面涨的太厉害,这样对他们来说是也很伤的事。

    宾馆里的查理现在的表情是严峻的,电脑上传来的消息显示了各地派出的cāo盘手们已经开始动手,查理一点大意的意思都没有,现在的局面既不能惊动那些散户,也不能停止跟单,天知道古通斯联系的那帮家伙有没有另起炉灶,万一到时候全面动手了,想跟单都没人买,那才叫为他人做嫁衣裳呢。

    一天的劳碌很快过去了,楚歌表面依旧是一点动作都没有,暗地里已经跟了100手的卖单,藤泽还是表现的很热情,不管楚歌反应如何,还是很热情的邀请楚歌喝茶吃饭什么的,只是楚歌都婉言拒绝了。

    又到了下班的时候了,楚歌走出门口时,藤泽又准时的出现,见了楚歌立刻堆起笑容道:“楚君,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没说,今天你变化不小哦,我那个女秘书已经多次提到你了,说你今天很帅哦。”

    楚歌只能苦笑着回道:“是么?我怎么没觉得有什么不同?”

    藤泽脸上露出yín笑道:“浅间小姐呢?是不是已经住到你那去了,在rì本妻子是不会陪丈夫上班的,一定是在家里等着丈夫的回家,你们是不是已经……哈哈哈……。”藤泽笑的够yín贱,楚歌有一种踹他一脚的冲动,可是人家偏偏又说中了。

    “哈哈!楚君,rì本女人好啊,在床上够sāo,在家里贤惠。浅间小姐就更好了,带出门也能上的台面。”藤泽看见楚歌脸上的红润,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一直在楚歌面前没讨到好,这会可算是逮着机会了。

    “楚君,下班有没有兴趣出去玩一下,我带你去尝尝rì本女人吹xiao的功夫。”藤泽还越说越来劲了,楚歌却偏偏想发作还找不到由头,只能是笑着说:“算了,我很累,想回去休息。”

    打发了藤泽,楚歌出了大厦,上了地铁。走出地铁站,楚歌总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楚歌故意往一条相对偏僻的巷子里走,后面轻巧的脚步声终于让楚歌确定了有人在跟踪,楚歌猛的一个回头,三米之外看见了一张少女惊慌的脸。

    这张脸对楚歌来说有点陌生,当然眼前的少女无疑是个和美女沾边的,一身的学生装散发着青chūn气息,一双小手正捂着那受到惊吓后心肝乱撞的胸膛。

    “你是谁,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您好!我叫作高尾雪子,上次在地铁里真的多谢了。”少女走到楚歌面前,鞠躬之后道明身份。楚歌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地铁上从sè狼手上解救过被xingsāo扰的少女。

    “原来是你啊,这么晚了还跟着我,不怕等下回去又被sāo扰么?”心情不错的楚歌开起了玩笑,少女雪子脸上泛起了红润,挪着脚步靠近楚歌,低着脑袋摇晃着身子说:“我家也住这附近,其实我最近放学一直都跟着你走,只是你以前身边都有一个姐姐,我没敢跟太近。”

    又是一个少女朦胧的感情,这种感情从来都是缺乏理xìng的。

    “那好,你的感谢我接受了,早点回家吧。”楚歌笑着想打发她。

    “这个……,我家就住在前面,我们一起走一段吧。”雪子抬起头来,眼睛里露出殷切的目光。楚歌没有拒绝的理由,只好点了点头。(注:大家看见这里不要误会了,楚歌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和这个少女发生超友谊关系,不过这个女孩在以后的情节里起着承接的作用,所以特此交代一下。)

    走出这条巷子,雪子终于指了指前面说:“我家就住在那,谢谢您送我。再见!”说完雪子一个鞠躬后转身一路小跑回家了,看那背影像一只欢快的小鹿。

    楚歌不由又是一阵苦笑,明明是她邀请自己一起走,怎么临了成了自己要送。

    六点三十五分,楚歌出现在住所的门前,习惯xìng的掏出钥匙想开门,门已经打开,里面露出浅间温柔的笑脸,浅间像是算好了时间一样等着楚歌回来。

    “您回来了,您辛苦了。”浅间说着上前接过楚歌的包,挂好后顺手拿来拖鞋,还没等楚歌自己 ;动手,浅间已经蹲了下来,要给楚歌脱皮鞋,楚歌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这一切令楚歌很不习惯,反应到面上就是楚歌的身子有点僵硬,任凭浅间给自己换好了拖鞋。

    “饭已经做好了,您先去洗洗,我们马上就开饭。”浅间依旧是一派温柔的腔调,楚歌听了感到一种莫名的慌乱。从来温柔乡是英雄冢,楚歌虽然不敢以英雄自居,但是却已经觉得自己终究会沉迷于这种温柔之中,女人,你最强大的武器其实就是温柔。

    饭桌上有点安静,这和寻常夫妻之间的味道有点不同,两人之间似乎还有点什么东西需要最后沟通。

    “浅间小姐,这个……那天晚上我说娶你的事会永远算数,只是怕你跟我去了中国,会不适应那里的生活。”楚歌挑起话头。

    一直端着饭碗低头吃饭,偶尔还给楚歌夹夹菜的浅间总算是抬起了脑袋。这两天浅间一直没提什么主动的要求,楚歌怎么说便怎么做,浅间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适当的机会。

    “那个……,您能不能叫我雅晴,小姐这两个字眼是不是也请去掉?”浅间的第一个要求居然是这个,楚歌听了不禁一阵惭愧,都已经生米做成熟饭了,自己在称呼上还如此这般,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抱歉,雅晴。我的意思是什么,你应该清楚。”楚歌又一次发觉眼前这个女人的可爱了,虽然接触的时间不算长,可是总是能给人一种莫名的感动。

    “这个……等以后在说吧,等你彻底冷静下来再说,到时候你要是讨厌我了,我可以离开的。我的东西带的不多,很容易收拾的。”

    楚歌突然觉得一股温暖堵在胸口,一时竟没有了语言,只是拿一种感激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善解人意,似乎很认命的女人。

    虽然浅间竭力阻止,但楚歌还是很坚决的将洗碗的权利给争夺了过来,无奈的浅间站在厨房的门口,表情有点怪怪的看着楚歌在那熟练的洗着。洗完碗的楚歌还想找点什么事情做,可是这回浅间死活不干了,硬拖着楚歌坐到桌子前,泡来一杯卖茶。在麦茶特有的味道中,楚歌开启了电脑,连上网络,习惯xìng的点开了QQ。

    QQ一闪一闪的提示着有人发来过消息,楚歌一一点开后,发消息最多的是柳眉,消息里只是不断的问楚歌为什么不回复,同时还询问楚歌的近况。看完柳眉的消息,楚歌不由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和柳眉之间还是不要纠缠太多了,当初孟季云曾经清楚的提醒过自己,尽管自己对柳眉没有奢望的意思。另外还有几条消息,是马龙他们几个当初同宿舍的兄弟发来的,都问楚歌最近如何,死到哪个角落的去偷偷的yín荡去了。看见这几条消息,楚歌的嘴角流露出一点淡淡的微笑,大学四年,这几个家伙的饭卡都是楚歌代替保管的,他们帮着楚歌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rì子,他们对楚歌的帮助是从来都不求回报的,只是把楚歌当成了一小弟弟一样的来照顾,楚歌对于这些,总是默默的记在心里,他rì若有报答之rì,纵使涌泉之报,又如何当得起昔rì点滴的雪中送碳呢?

    看着简单却充满了关怀的字句,楚歌擦了擦不自觉出现在眼角的湿润,赶紧的一一给他们回了消息,汇报了自己在rì本的情况,当然生活了的不快是不会说的。

    做完这一切楚歌关上了QQ,习惯xìng的点开国内的各大网站,简单的浏览一下新闻,最后才打开起点中文网,看看书架上的YY小说是否有更新,没事的时候上起点看看书,这是楚歌一项主要的消遣,楚歌有一段甚至有提笔在这个平台YY一番的冲动。当然楚歌是坚定的VIP会员,对于看DT,楚歌是坚决自觉抵制的。

    还没等楚歌想看书呢,浅间雅晴温柔的声音又传来了:“楚君,热水已经放好了,可以洗澡了。”

    楚歌一扭头,看见的正是浅间那张温柔的笑脸。楚歌突然严肃的看着浅间雅晴道:“雅晴,请你以后叫我楚歌就行了。”

    浅间雅晴开始还被楚歌的严肃给吓了一跳,听了楚歌的话后立刻露出娇羞的表情,楚歌看着心中又是一动,赶紧朝卫生间冲去,生怕自己再看下去会控制不住。

    三下两下把自己脱了个干净,泡入温暖的热水中,浑身的毛孔张开的感觉真是不错,要是再有个MM在边上给自己马杀鸡就更棒了,楚歌脑子居然联想到逍遥洞里那种糜烂场面。桑拿泡澡外带马杀鸡,对男人来说诱惑实在是大大的。

    闭着眼睛的楚歌正幻想到三温暖的时候,背上居然搭上了一条毛巾,一双娇柔的小手已经在楚歌的肩膀上拿捏起来,楚歌知道是这浅间在给自己按摩,虽然想起身制止,可是这种程度的拿捏,实在是令人舒服的不想动弹,想到自己就算说点什么,浅间这时候也未必会听,楚歌干脆继续闭着眼睛,享受着地主加资产阶级的**生活。

    “舒服么?”浅间雅晴的声音是从鼻孔里钻出来的,楚歌舒服的下意识点了点头,拿捏了一会浅间突然没有了动静,楚歌觉得有点不对,脑子里突然闪出电影《本能》里的镜头,莎朗斯通就是在男人yù死yù仙的时候举起的冰锥,自己不会也摊上这事吧。

    睁开眼睛,回头一看,楚歌顿时觉得浑身的雪都冲上了脑门子,都说女人穿的半露半透明之类的衣服最诱人,楚歌现在要告诉大家的是,女人在充满了热水雾气中的**才是最诱人的,而且是正一件一件脱衣服,任肌肤一点一点暴露的时候最诱人。

    ……………………(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大家自己去想象吧,《横行》已经因为描写超标被举报修改了,老断打死以后也不写这些吃力不讨好的情节,想看这些情节的兄弟,自己去爱城论坛吧,桃花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是男人就不许举报老断宣传sè情网站。)

    ………………

    jīng神抖擞的楚歌出现在交易所里时,门口负责接待的MM不断的拿眼睛瞄着楚歌,那意思太明显了,似乎楚歌只要勾勾指头,这MM会立刻摇着尾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