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玩物人生-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浅间雅晴也是学金融的,对这个道理自然是明白的,中国是rì本在亚洲最大的贸易伙伴,rì本在中国的投资巨大,中国的对rì政策如何,对rì本的经济形势来说绝对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当然这是双方面的,rì本的对华政策,同样也会对中国经济造成一定影响,中国zhèng ;fǔ自改革以后,竭力对外开放,拉动内需的同时不断谋求新的海外市场,进入新世纪以来,可以说rì本对华政策对中国的影响越来越小,这也是今年rì本右翼份子一直叫嚣着终止对华援助的主要原因。

    “要出大事了。”浅间雅晴也盯着显示器低声说。

    两人正说着呢,门猛的被打开,藤泽勇男风一样的冲了进来,见两人就说:“出事了,新加坡市场开市后半小时,大量空单涌入。”藤泽勇男的表情苍白的吓人,楚歌第一时间的反应是藤泽勇男的单子没平掉。

    “怎么?你的单子没平?”楚歌也急了,立刻转到另一台电脑前,这时候隐隐有向上趋势的曲线,猛的一个转向,向下一头栽了下来。

    “不是我,是我们基金的其他cāo盘手。”藤泽勇男有点痛心疾首的意思。

    “哦?他们怎么了?”楚歌问。

    “刚才我把单子平掉,反手做了100张单子,为了谨慎我还做了不大的止损位,弄好这些我联系了其他几位cāo盘手,想把你的意思告诉他们,可是等我联系上他们时已经晚了,空方已经开始了行动。”藤泽勇男毕竟是一个头子,三和基金在金融投资这块是他在负责,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情。

    “损失多少?”

    “初步估计在五十亿rì圆,单子的数量太大了,虽然都做了止损位,可加起来就是个不小的数字了。其实这还没什么,关键是你和我躲过了,反手还赢利,你倒也罢了,我作为一个负责人,总体损失的情况下自己得利,实在没办法跟老板交代啊。”藤泽勇男的意思是为自己前途担心的同时,也为自己没能在第一时间通知其他人感到惭愧,不能不说当时自己是有私心的,如果第一时间以命令的方式让其他人反做,这事就不会发生,扪心自问,当时自己的心里又何尝不对楚歌的判断表示怀疑呢,就算是后来发现那条曲线的问题,也没能一下子转过来,说到底还是怕让大家跟着楚歌做,万一错可要担责任,人都是有私心的。

    :PS,看了大家的书评,被感动了.<横行>已经结束,可以全力投入新书了.
第十七章(下)
    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藤泽勇男自己都没想到,那就是在他的潜意识里,楚歌毕竟是个中国人,虽然欣赏他,也赞同他的观点,但骨子里还是不能完全信任,如果换成一个rì本人,藤泽勇男会立刻做出第一反应,完全能避免这次的损失,也不至于把自己弄到这么一个尴尬的局面。

    新加坡市场收市的时候,rì圆已经跌了一百点了,整个下午市场里如同变魔术一般,凭空涌进来大量的空单,多方似乎不肯放弃,仍在苦苦坚持,现在就看rì本zhèng ;fǔ的反应了,rì本zhèng ;fǔ一旦入市干预,多方还有的救,这也是多方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了。楚歌看着电脑上的的曲线,心里明白多方最后的努力肯定会失败,因为自己已经以前看见了结果。

    下午六点,rì本zhèng ;fǔ召开新闻发布会,rì本zhèng ;fǔ终于要说话了。

    接待室里的电视机面前挤满了人,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做了多单的,都眼巴巴的指望着rì本zhèng ;fǔ的救市呢,藤泽勇男也置身其中,表情严峻。

    “对于中国zhèng ;fǔ的表态,首相大人表示了遗憾,内阁对此也深表遗憾,rì本是希望能和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的,也一向重视同中国发展睦邻友好关系。”一通废话说完后,大藏省的代表终于对目前rì圆的走势问题发表讲话了。

    “rì本经济这一年来总的趋势是在不断的好转,鉴于当前的经济形势,内阁做出短期内不干涉外汇市场的决定。”

    这一条消息无疑是压跨骆驼的最后一条稻草,德国法兰克福市场上空单一片,顿时将多方砸进了地狱的深渊。

    交易所的接待室里陷入死一般的沉寂,沉寂之后的爆发是可怕的。其中一个女客户失声痛哭拉开了爆发的序幕。

    茶几被掀翻,椅子桌子被砸烂,茶具饮水机也没能幸免,当然这只是一部分人的表演,更多的人脸如死灰,行尸走肉一般的走出接待室,有的人嘴巴里还不断的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还有的客户抓这经纪的衣领一直在喊“你说过一定会涨的!一定会涨的!”而那个经纪已经如同烂泥一样的软在那,表情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一直站在门口的楚歌看见这一幕,心内不禁生出一丝兔死狐悲的感觉,今天倒下的是别人,明天呢?以后呢,也许哪天自己也会倒市场里。也许避免这种结局的最好办法,那就是离开期货市场。

    “大山先生!大山先生跳楼了!”一个保安慌张的冲了进来,冲到藤泽的面前喊了起来。屋子里一下又完全陷入了安静。

    ……(注:这样的事情我亲眼看见过,当时我在海南,想起来是10多年前的事了。)

    rì本人喝酒似乎有一种习惯,沿着一条街一家小酒馆一家小酒馆的喝过去,一直喝到不能喝为止。楚歌和浅间雅晴陪着藤泽勇男已经喝了三家了,藤泽勇男到底喝了多少已经没办法统计了,唯一能知道的是,藤泽勇男越喝脸sè越发青,而且自从请楚歌陪自己喝酒说了一句话之后,两个半小时过去了,到现在还是一句话没有说,只是在不断的喝。

    又是一杯清酒倒进口中,一直沉默的藤泽勇男终于说话了。

    “楚君,你是学金融的,你知道为什么这次rì本zhèng ;fǔ不进行干预么?”

    楚歌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这时候楚歌觉得藤泽确实需要发泄一下,发泄一下总比闷着强。

    “报复!这是对中国的报复,这一切都是针对中国zhèng ;fǔ拒绝首脑会晤一事。每年的7—10月份,是中国对rì贸易的旺季。”藤泽勇男突然狠狠的看着楚歌,突然一拍桌子喊了起来道:“为什么?为什么rì本每年向中国提供大量的经济援助,民间大量的友好基金,rì本大批企业到中国投资,也换不来中国对rì本的友好?你告诉我为什么?如果不是为了报复中国,内阁不可能会有此反应,大藏省也一定会对市场进行干预,一切的错都是中国造成的,都是中国。”

    楚歌听到这话,内心一通翻腾。即便是藤泽这样对华相对友好的rì本人,骨子里还是有一种仇华心理,rì本两亿人口,真正能做到对华友好的,又能有几个?要不然rì本历届首相也不会一再的冒着中国为首的亚洲国家的反对参拜靖国神社了。

    楚歌再也按奈不住了,只觉得身体里有一种巨大的力量在四处乱窜,有一种强烈的爆发yu望。

    “啪!”的一声,楚歌一掌几乎用尽了全力拍在桌子上,人也猛的站了起来,瞪着藤泽勇男大声喊道:“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中国二战后放弃rì本的赔偿没有换来你们的友好,为什么rì本屠杀侵华屠杀我两千万同胞后,中国人不记前嫌表示友好也没能换来rì本zhèng ;fǔ的友好。你们修改教科书,你们图谋钓鱼岛,你们从不承认二战犯下的累累罪行。rì本大藏省不干预市场,交易所里的客户甚至更多的rì本客户是亏了,可是你更明白的是,rì圆这一贬值,有多少中国企业要亏钱?整个中过对rì贸易的损失,比起你们的损失,那就是天文数字。你不去责备你们卑鄙的zhèng ;fǔ,却来责难是中国造成你们的损失,当你们把选票投给首相时,你们考虑到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当你们的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时,你们又考虑过中国人民的感情没有?中rì友好,像你们这样的友好,中国不要也罢。”

    楚歌这番话把酒馆里所有客人都惊动了,这番钻心挖骨的话刺激的其他客人一个个怒目圆睁,楚歌刚刚说话,已经有几个客人跳了起来,想动手打楚歌了。

    一直在边上的浅间雅晴看见这一切也慌了,站到楚歌身边一直在拉楚歌,示意楚歌不要继续说了,可是楚歌根本就没看见一样,用蔑视的眼光扫了一眼酒馆里的所有客人,从容的从口袋里掏出几张rì圆往桌子上一丢,转身便要离开。

    ;
第十八章(上)
    楚歌的话如同刀子般扎在藤泽的心口上,没想到一直看起来斯文谦和的楚歌,爆发起来竟然如此惊人,藤泽勇男呆若木鸡的站在边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呆呆的看着楚歌的表演。钞票被楚歌摔出去后撒成一片,缓慢的飘到桌子上,这时边上几个怒吼着冲过来的rì本人,看见钞票掉到桌子上时顿时就老实了,全体站住,没一个敢上前拦楚歌。

    钞票掉落到桌子上时,原本结实的木头桌子,居然哗啦一下散了架,很明显这是楚歌刚才那一拍造成的,几个rì本人心里估计都在嘀咕,自己能不能挨的了楚歌这一下吧。

    走出酒馆,狠狠的将胸中沉闷之气吐出一口,心头也为之一静。夜sè中无边的灯火照映着都市的繁华,楚歌摔摔头,似乎没有听见后面浅间雅晴的叫声,径自往地铁站走去。此时一个念头在楚歌心头升起来,自己来东京是否是正确的?选择来rì本,原因说出来很简单,李芸芸的事情后,楚歌虽然表面上没表露出来什么,但心内却有一种莫名的痛,这也是楚歌会跟着胡堪去逍遥洞厮混的原因。来东京不过是想换个环境,希望时间能帮助自己忘记一些事情,现在看来,很多东西不但没有忘记,新的不快却悄然滋生。

    地铁飞速的向前,车厢里人不多,楚歌身边的一个客人正懒洋洋的打着瞌睡,广播里传出一首five ;miles,歌声里那份淡淡忧伤萦绕,伴着列车发出的keli声又凭添了些许伤感。车厢空荡,路灯在车厢里快速的闪过,照在楚歌似乎凝固的脸上。

    也许是因为刚才藤泽勇男的缘故,楚歌连带着厌恶起所有的rì本人,就连一直默默的坐在身边的浅间雅晴也被株连,楚歌甚至连正眼都没瞧浅间雅晴一眼。

    也许是感觉楚歌情绪的不对,浅间雅晴乖巧的坐在楚歌身边,话也没有说一句,只是拿一种哀怨的眼神不时扫两眼楚歌。

    列车到站,楚歌木然的钻出车厢,身边的浅间雅晴赶紧跟上,走出车厢的楚歌走的很快,浅间雅晴已经开始在小跑才能跟上楚歌了。

    两人就这样一直往前,楚歌住的大厦就在眼前,这时浅间雅晴已经落后楚歌三五步了,也许是追的太急,浅间雅晴脚下一个绊算,高跟鞋的鞋跟一歪,浅间雅晴“哎哟!”之后叫了一声:“楚君!”

    楚歌闻声站住,犹豫了一下没有回头,正要迈步继续走进院子时,身后的浅间雅晴带着哭腔又喊一声:“楚君!你真的不能回头么?”楚歌迈出的脚步停了下来,缓缓的转过身来。

    看见楚歌转身看着自己的浅间雅晴,终于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如果浅间雅晴现在是好好的,楚歌或许会继续转身走开,可是现在的浅间雅晴实在是有点狼狈,人侧坐在地上,一手似乎擦破了,正往外冒出些许血来。另一手撑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楚歌,泪水正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大门口的保安现在正拿一种愤怒的眼神在瞪楚歌,让如此美女坐在地上哭泣,还是不是男人啊。楚歌心中一阵不忍,慢慢的走到浅间雅晴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来要拉浅间雅晴。浅间雅晴怯怯的握着楚歌的手站了起来,眼睛里的目光愈发显得哀怨。

    “你没事吧。”楚歌长叹一声后问,其实楚歌心里明白,迁怒于一个对自己心仪的女人,实在不厚道也很没意思的事情,可楚歌就是觉得似乎所有的rì本人都变的面目可憎。

    听到楚歌这一声问候,浅间雅晴积压了许久的委屈一起爆发出来,双手猛的抱住楚歌的脖子,脸埋在楚歌的胸口就是一顿痛哭。

    大部分男人似乎都会在女人哭的面前没有太多好的办法,楚歌似乎也没有例外,几次想伸手推开浅间雅晴,没有想到她抱的更紧,嘴巴张了几下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站在那,任由浅间雅晴抱着自己哭,任由浅间雅晴的眼泪混着鼻涕在自己的衣服上蹭。

    就在楚歌盼着浅间雅晴早点发泄完好的时候,一束汽车灯对着两人照了过来,楚歌顺着灯光看过去,却没办法看清楚是谁在干这事,这会就连浅间雅晴也停止了哭泣,泪眼顺着车灯也看了过来。

    车灯就这么一直照着两人,车上的人这时候也走了下来,楚歌也终于看清楚,来人是一个星期都没出现的今川原秀。

    苦笑!现在楚歌脸上唯一的表情就是苦笑,楚歌似乎想起周润法在某部电影里有过这么一句台词,“女人就是茶包!”现在似乎一个茶包变成了两个,楚歌除了苦笑,实在表现不出别的表情。

    “楚君!你把浅间姐姐怎么了?”今川原秀居然还有点打抱不平的意思,只不过这种打抱不平里明显的有点酸味。估计她是想到了楚歌把浅间给XX了,然后想始乱终弃。

    女人的麻烦大到不能解决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闪人,现在的楚歌就是这样做的,趁着浅间雅晴慌乱中放开自己的机会,楚歌继续板着脸走进大厦,任凭身后的两个女人用复杂的眼神注视自己的背影。

    这一回两个女人都没有继续跟上来,也许她们之间有另外的帐要算吧,楚歌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心情去考虑这些,只想一个人彻底的安静一下。

    电梯的指示灯不断的向上跳,楚歌冷峻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同样是在电梯里的某个rì本MM,不时的拿眼睛瞄两眼楚歌,单薄的身子缩在角落里,似乎在担心楚歌突然扑上来,把她先X后X。

    胸口的沉闷久久的挥之不去,似乎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对楚歌喊:“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叮当一声!电梯停在了18层上,楚歌迈步出来,脚步异常坚定,似乎已经决定了什么。
第十八章(中)
    浅间雅晴和今川原秀还是来了,而且是同时进来来的,此时的楚歌正坐在窗前,看着被灯火照亮的城市。

    两个似乎达成默契的女人一起安静的站在楚歌身后,她们能进来是因为楚歌根本没关门,知道她们最终还是会来,还不如开着。

    楚歌的背影看起来略显孤单似乎还给人一种疲惫的感觉,浅间雅晴看着不由自主的走上前,伸出手来,像在交易所里一般给楚歌轻轻的捏着肩膀。以往这个时候,楚歌都会回头一笑,说一声谢谢。可这次楚歌没有动,只是看着外面,似乎在对自己说:“我打算回国,rì本或许本不该来。”

    听到这句话浅间雅晴的手停住了,整个人似乎凝固了,很想说点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话。

    “你怎么可以这样?东京大学是世界上最好的学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