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玩物人生-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下班的时间,道路上车流茫茫,似乎相一条找不到去路的长蛇。路上的行人很多,却截然分为大致两种,一种是穿着前卫,多数是染了头发的少年,他们三五成群漫无目的懒散的走在街道上,肆意的朝路过的美女吹着口哨,等美女红着脸蛋落慌而逃后便放肆的大笑。另一种就可怜多了,一般都带有一个包,行sè匆匆一付赶着去奔丧的样子。这也许就是东京的真实面目,矛盾而拥挤。

    这钟点挤地铁还真不是人干的活,早知道地铁里人多的都站不下,楚歌宁愿走两站路当散步回去。上车的时候楚歌护着浅间雅晴先挤了进去,等楚歌上来是,浅间雅晴已经被人流卷到三步之外,只能一手拉着吊环,眼睛从人缝里对着楚歌苦笑。

    看来任何一个大城市都有人满为患的时候,既然上来了楚歌也只能认命了,对着浅间雅晴笑了笑,楚歌拉着吊环开始闭目养神。

    “咦?怎么有人在拉自己的衣服,难道是小偷不成?”楚歌赶紧挣开眼睛,发现不是什么小偷,而是一个穿着学生装的少女又拽了拽自己的衣角。

    “搞什么搞?我这衣服很贵的,拉坏了要你赔哦。”楚歌很想说上这么一句,可人家只是个小姑娘,便不好意思开口了,只是拿疑惑的眼神看着这位和自己面对面紧紧挨着,脑袋只到自己嘴巴的小MM。

    很快楚歌就发现问题了,这MM的脸上露出的是一种痛苦的表情,而且正拿一种哀求的眼神看着自己。“怎么回事?”楚歌的眼睛往下看时发现了问题,原来MM后面站着的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一手摸在MM的臀部上,另一手已经伸到MM的裙子下面。

    以前看AV的时候是有看过电车sè狼地铁sè狼的,没想到来到了东京还真的看见活的了。楚歌清楚的看见MM只要一挣扎,后面那个人渣便会一手按住MM的腰,另一手继续放肆。楚歌总算是明白MM为什么拉自己了,原来的要自己出手相救。看来AV里的MM被sāo扰时那付享受的样子完全的扯淡,由此又见rì本娱乐文化之畸形的一斑。
第十五章(下)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更何况这里面有英雄救美的意思。说来也巧了,这时地铁似乎在转弯,车厢里的人一通摇晃,楚歌趁机装着没站稳,猛的往地铁sè狼那边一倒,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个正常的摇晃,实际上楚歌是用肘狠狠的撞在这家伙的脸上。楚歌这一肘是使了劲的,撞的这家伙顿时呜咽一声,双手误面叫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楚歌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顺手将学生妹往自己身后一拉,抢上前一步挡在两人的中间。

    “八嘎!”这家伙刚骂了一声,便发现楚歌不怀好意的对着他yīn笑,而且还一直盯着他的下面在看。楚歌笑着抬了抬腿,意思当然很明白,我让你在车上非礼MM,这次只是轻的,下目标就是你那祸根了。这家伙看看楚歌足足高出自己一头的个子,顿时就哑巴了,掉过头就朝后面挤去,不敢在面对楚歌,原来也是个欺软怕硬的废物。

    被楚歌救下的MM给楚歌送来一个感激的笑容,很放心的站在楚歌对面,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楚歌是第二个地铁sè狼。当然楚歌也不会去继承刚才那位sè狼未竟的sè狼事业,一手拉着吊环,另一手干脆就放到背后。

    地铁又是一个转向,车厢里又是一阵摇晃,没有来得及拉吊环的学生妹往楚歌怀里一钻,两手居然搂住了楚歌的腰,这姿势像极了一对情侣在亲热。MM的下巴甚至还顶了一下楚歌的胸膛,如此亲密的状态中,一股少女的味道朝楚歌的鼻子里钻了进来。

    那MM似乎也很享受这种感觉,鼻子里的呼吸都重了起来,小脸红的要滴出水来了。这般旖ni风景看在浅间雅晴的眼里,心中竟微微泛酸,想着站在楚歌跟前的要是自己多好,这想法让浅间雅晴心里一慌,原本只是按照小野次郎的意思来接近楚歌,没想到竟然有弄假成真的趋势。

    MM抱着腰的感觉让楚歌觉得浑身一颤,MM那两团不算很大却坚挺的胸在楚歌身上撞了几下,楚歌居然生出感觉了,再这样下去楚歌怕自己会步刚才那sè狼的后尘,朝MM伸出咸猪手了。

    好在地铁及时的停了下来,楚歌到站了,人流呼啦一下涌了出去,空气也为之一爽,楚歌也觉得冷静了几分。

    被救的MM也跟着楚歌下了车,浅间雅晴跟在楚歌身边时,MM顿了一下,之后走到楚歌面前鞠躬道:“这位先生,刚才的事多谢了。”没等楚歌想答应,MM已经一路小跑开了,剩下楚歌站那奇怪,怎么说完就跑的。

    钻出地道口,再走上一百米就到楚歌住的地方,浅间雅晴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跟着楚歌一直往前。楚歌可没有把浅间雅晴带回家的意思,停下脚步对浅间雅晴道:“浅间小姐,时候也不早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去?”

    浅间雅晴似乎早有准备,淡淡一笑道:“楚君,时候还早,对东京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我们找个地方喝两杯吧?反正现在回去也没事做。”

    楚歌想想也是,自己一个人回去也就是上上网,看看电视,既然浅间雅晴主动邀请,拒绝一个美女的邀请是多煞风景的事。

    “OK,你带路。”

    浅间雅晴似乎对这一带很熟,领着楚歌走了几十米,转过一个街角,一家酒吧赫然出现在面前。两人钻了进去,似乎所有的酒吧里光线都被弄的不太好,靡靡之音是这里的主流,用句行话来说,玩的就是这个调调。

    楚歌一直以为酒吧一向泡妞的好地方,电影电视里的男人们总喜欢把MM往这里带,龌龊点的灌酒下药,正派点的也会趁MM喝的热血沸腾时提点过分的要求,而且似乎还总能得手。总之似乎能单独把MM弄进酒吧来,也似乎就等于MM的一支脚被男人弄上chuang了。

    “你经常来这?”一起出来喝酒,总不能都做哑巴吧,楚歌觉得聊点什么比较好,点了两杯啤酒后楚歌主动说话。

    “呵呵,我住的不远,就在你那座大厦的后面另一栋大厦,平时一个人无聊时会过来喝几杯,晚上一个人怪孤单无聊的。”浅间雅晴这话里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她是个自爱的MM,晚上不和男人约会的,而且没事的时候会无聊和孤单。貌似现在回去一个人就很孤单,所以找你楚歌一起喝一点。

    晚上回到家的楚歌自己又何尝不会感觉到孤单,一种叫共鸣的东西钻进楚歌心头,楚歌甚至想接上一句:“那么以后你觉得孤单的时候,我来陪你好了。”可是这样对一个认识时间不长的MM说话,多少有些孟浪,所以楚歌没说,只是没营养的笑了笑,对着浅间雅晴举了举手中的杯子。

    “干杯!”

    浅间雅晴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楚歌似乎没有理解自己的暗示。不过女人既然跟男人喝上了酒,很多时候男人都会犯点错误,有机会的时候会犯错误,没有机会有的男人创造错误也要犯。更何况身负接近楚歌任务的浅间雅晴,把楚歌往酒吧里引,目的也是为了给楚歌制造犯错误的机会。

    浅间和干脆的一口将酒喝干,似乎还觉得啤酒不过瘾,伸手在胸口抹了几下后,浅间雅晴道:“啤酒喝着不过瘾,为庆祝今天你赚了钱,我们来点清酒如何?”

    很明显浅间雅晴的请求楚歌没理由拒绝,很快两壶清酒就上来了,浅间雅晴笑盈盈的给楚歌倒上酒后,这才端起酒杯对楚歌道:“楚君,为我们成为朋友,干杯。”

    这个由头不错,楚歌也觉得孤身在东京的自己能认识浅间雅晴这样一个朋友很不错,虽然浅间雅晴开始看起来有点冷,真正相处下来,才发现她其实是一个温柔细致的女子,这种女子一般都会受到大部分男xìng的青睐。

    “干杯!”楚歌也端起酒杯,两人同时干了,看似柔弱的浅间雅晴,喝起酒来倒也有一股豪爽,不似一些女子那般作态。

    “我们是朋友么?楚君。”

    “当然是。”

    “那么……说说你的过去吧。”

    浅间雅晴的要求使楚歌愣了一下。

    “不想说就算了。”浅间雅晴赶紧加上一句,人都有不想让外人知道的一面,这点道理她还是知道的,尽管她很想知道楚歌的过去。

    “其实也没什么。懂事开始就没见过父母,是跟着两个爷爷长大的,16岁的时候爷爷们先后都去了,之后便是自己一个人生活到现在。上了四年大学,谈了一次不成功的恋爱,仅此而已。”楚歌看上去似乎很轻松的样子,可是敏感的浅间雅晴还是感觉到楚歌言语中的哀伤,淡淡的,如同酒吧里飘荡的那首不知名的小夜曲。

    浅间雅晴没有用语言来安慰楚歌,只是伸出手来,握住了楚歌的手,双眼悠悠的望这楚歌。浅间雅晴的手柔软而温暖,握在手上楚歌感觉到一种叫关怀的情绪在传递。这种感觉令楚歌很舒服,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手要是一直能握着该多好。这一瞬间楚歌微微的有些迷失,当目光迎上浅间雅晴那温存中带有一种激情和希冀的眼神时,楚歌猛然惊醒,飞快的抽回了自己手。

    “我们继续喝酒吧。”楚歌连忙想掩饰自己的失态。

    浅间雅晴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失望,很快又笑着道:“好!我们继续喝。”

    几壶酒在沉默的对饮中被喝完,也许是就喝多了的缘故,浅间雅晴开始低声的唱着一支似乎是民谣的曲子,唱的时候浅间雅晴的眼神有些茫然,目光似乎四处游离。

    “诶!你看他们在做什么。”浅间雅晴突然指了指楚歌身后说。

    “他们在接吻诶!”楚歌顺着声音回头,原来后面的一个角落的位置上,一对情侣正在那忘情的接吻。问题是接吻倒还算了,男的手已经伸到女的裙子下面去了,这个看下去楚歌就不好意思了,赶紧的收回眼睛,苦笑着对浅间雅晴说:“时候不早,我们回去吧。”这时楚歌觉得酒劲有点上来了,再喝估计要倒。

    “这样啊,那好吧。”浅间雅晴似乎有点坐不稳了。

    走出酒吧,迎面吹来一阵凉风,这风吹在身上比里面的空调要舒服太多了。楚歌向前走了几步,发现浅间雅晴居然没跟上来,回过头来一看,浅间雅晴正抱着酒吧门口的一根柱子在那摇晃,看来是真的喝高了。

    楚歌苦笑着走上前去,就着路灯才看清楚,眼下的浅间雅晴还真的叫醉眼迷离,两颊红扑扑的那叫一个可爱,眼珠里都快滴出水来了,看着楚歌浅间雅晴嘻嘻一笑道:

    “你是楚歌吧?我们刚才喝酒的。”

    清酒这东西喝起来开始觉得没什么,可后劲挺大,楚歌看着浅间雅晴刚想发笑,自己也觉得头开始有点晕晕的了。楚歌赶紧甩甩头,扶着浅间雅晴道:“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

    浅间雅晴见楚歌来扶自己,干脆一下就趴到楚歌身上,楚歌这时候脑子也有点迷糊了,反手就抱着浅间雅晴,两人就这么摇晃着朝楚歌的公寓走去,也忘记了应该送浅间雅晴回去了。

    都说酒后乱xing,楚歌迷瞪的把门打开,意识里最后一点清醒让楚歌把浅间雅晴往床上一丢,接下来楚歌自己也倒在床上,瞬间楚歌就睡着了,连门都没有关。

    浅间雅晴原本躺的很风sāo,姿势也是最诱人的那一种,裙子也撩到了臀部,露出半个白花花的屁股,换成别的男人可能会立刻扑上去,可以楚歌醉后的习惯似乎很好,找到地方就能睡着,也不闹点事什么的。

    楚歌睡了一会之后,一直躺着的浅间雅晴居然微微的叹了一声,接着坐了起来,低着脑袋看着楚歌熟睡的脸, ;雅晴看的很专心,边看还边嘀咕:“你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这种时候都能睡的着。”

    其实浅间雅晴清楚的很,自己其实一点都没醉,三瓶清酒算什么,再来三瓶都没事,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楚歌醉了,浅间雅晴是装醉,楚歌似乎是来真的。

    失望的浅间雅晴看了一会后爬下床来,关上门后又回到楚歌身边,伸出手来想去脱楚歌的衣服,可是又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进行下去,只是偎依在楚歌身边躺下,拉来楚歌一条膀子当枕头,脸朝着楚歌的胸膛,闻着楚歌身上那种男人的味道,浅间雅晴也睡了。
第十六章(上)
    摸下床的同时,浅间雅晴的眼睛就睁开了。其实楚歌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心态很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楚歌也不想一想,一手捏着浅间雅晴的胸,后面还隔着衣服顶,就算是个死人恐怕都能闹腾活了楚歌睡的很好,梦里似乎看见自己又和小米睡在一起,小米的rǔ房摸着真舒服啊,皮肤也光滑,抱在怀里如同软玉一般。楚歌梦见自己把小米抱在身前,从后面反复的冲刺,终于一炮打响的时候,楚歌只觉得下身一凉,人也惊醒了。

    刚醒的楚歌还有点迷糊,只是觉得右手整个都麻木了,睁开眼睛,面前出现是居然是一颗脑袋,楚歌一下就吓醒了,脑袋往后猛的一扬。

    醒来的楚歌总算是看清楚眼前的场面了,眼前的浅间雅晴似乎还没醒,楚歌的一支手是她的枕头,另一支手还留在人家的衣服里面,胸罩也被推了上去,贼手正老实不客气的握着其中一个。

    “我靠!怎么会这样。”楚歌和MM睡觉喜欢握着nǎi子,这毛病是和小米在一起时落下的,小米在睡觉前总是喜欢把楚歌的手拉带胸前,也养出了楚歌这个毛病,一个人睡的时候楚歌会抱着枕头什么的,和MM睡一起,那就不客气了。

    楚歌小心的抽出那支贼手,又一手抬起浅间雅晴的头,抽出又手来,坐起之后探着脑袋看了浅间雅晴一眼,发现浅间雅晴的眼睛还是闭着的,只是脸上红润诱人。再看看自己,裤裆上的拉练还没弄开,刚才不是实战,楚歌的心顿时放了下来。楚歌不敢在看下去,生怕再看自己会来真的。

    裤裆里又粘又凉的真不是滋味,楚歌苦笑着在心里骂自己:“我靠!这样都能梦遗。”摄手摄脚的爬下床,溜到阳台上摸来一条干净的内裤,再拿上换洗的衣服,这才一头钻进卫生间,之后便是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

    拖了衣服,打开喷头,让凉水从头而下,楚哥这才让一直剧烈跳动的心平静了下来。楚歌不由的庆幸自己居然这样都没来真的,万一梦中真的把浅间雅晴给办了,那以后见面怎么说话啊。

    卫生间里的楚歌一点都不知道,自己。

    楚歌关上卫生间门的一刻,浅间雅晴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刚才那个滋味真是难受啊,被摸的酥麻酥麻的,想叫又不敢叫。其实比楚歌先醒来,被摸出点情绪来的时候,还以为楚歌醒来主动找自己,可是转头想主动回应时一看才发现楚歌是在梦中。又不敢弄醒楚歌,也只能这么忍着,毕竟还没和男人来过真的,浅间雅晴还不具备反攻倒算的勇气。

    发生这样的事情,帐该怎么算?是直接赖到底还是当做没发生。当做没发生肯定不是浅间雅晴的初衷,昨天夜里装醉的目的就是想彻底和楚歌拉上关系,毕竟身上还有小野次郎交代下来的任务。问题是楚歌从实质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