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玩物人生-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楚歌的行李不多,两只箱子办好托运后,身上就剩下一台笔记本电脑了。

    在rì本空姐的鞠躬和笑脸中,楚歌登上了飞机,等待他的将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头等舱里的客人不多,只有三个。过道对面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rì本男人,上来后一直在和一个空姐唧唧歪歪,楚歌看见他目光里的sè意,不由在心里笑了笑。

    另一个大概也是一个rì本人,进来后一直显得神sè有点慌张,楚歌总觉得他有点不对劲,下意识的多看了两眼,这个rì本男人大约三十五六岁,个子在一米七的样子。他放行李的时候有些慌张,放了几次才把箱子摆好,右手还不时摸一下自己的口袋。楚歌看的很投入,这时候一幕如同电影镜头的场面又在楚歌面前出现。

    看见这些镜头楚歌冷汗就下来了,难怪这小rì本进来后楚歌总觉得浑身不舒服,幸好自己有特殊的能力,不然这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楚歌不动声sè的朝一位空姐招了招手,空姐笑吟吟的走到楚歌面前,低声问:“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空姐用的是rì语,楚歌却用中文问:“你会中文没?”

    空姐连忙点头笑道:“一点点,有什么事您说。”

    楚歌低声用中文道:“小姐,我怀疑那位朋友身体不舒服,可能有病,不适合做飞机旅行。”楚歌说着指了指那个rì本男人,空姐顺着楚歌指的看过去,果然那个rì本人神sè紧张,看见楚歌和空姐在看他,脸形也变的扭曲了,脸sè也铁青的吓人。

    空姐带着关心的笑容朝那位rì本人走去,留给楚歌一个背影,楚歌惊奇的发现,自己在这个时候还能注意到,这个空姐的背影很xìng感,尤其是那对翘的厉害的臀部,楚歌觉得自己变的好sè多了。

    那个异常的rì本人看见空姐朝自己走来,变的更紧张了,楚歌敏感的发现,机舱里另一位空姐也很不正常,起飞前繁忙的时候,居然不住的拿眼睛看那位表现异常的rì本客人。

    就在那空姐走到rì本乘客的身边,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那个rì本客人的手伸进了口袋,楚歌感觉到不好,想帮忙已经来不及了。楚歌提前看见的一幕出现了,rì本客人居然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遥控器,眼睛通红,表情疯狂的朝空姐喊道:“不许靠近我,飞机上有炸弹,你在过来我就引爆。”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所有空姐都站在原地不敢动,飞机虽然没有起飞,可是炸弹万一引爆了油箱里的柴油,这一飞机的人没一个能活的。

    一个神经相对脆弱的女客人吓的突然尖叫了一声,在机舱这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声音尤为刺耳,就连拿着遥控器劫机者都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

    就在楚歌发现劫机者不正常的时候,那股楚歌把握不住的力量又来到楚歌身上,众人都被吓呆的时候,楚歌却时刻等待着出手的机会。

    这个机会楚歌怎么可能放过,就在劫机者扭头的一瞬间楚歌动了,猛的往前一扑,飞起一脚将劫机者手中的遥控器踢飞起来,遥控器在半空中时楚歌一个跳跃,伸手拿住遥控器,回过头来。

    这一突然的变化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劫机者又做出了另一个动作,一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水果刀,一把将面前的空姐扭在身前,刀口抵在空姐的脖子上,大声喊:“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他。”

    楚歌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这手,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虽然并不关心rì本空姐的生死,可是这飞机现在毕竟在中国的机场上,死了人可是丢中国人的脸。

    楚歌觉得身上的力量在体内高速流转,现在的楚歌就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时刻准备着扑上去咬断猎物的咽喉。楚歌下意识的将体内的力量往遥控器上一送,便听见一声轻微的吧嗒声,机舱内此时一片嘈杂,没有人能注意到这声音,楚歌心里明白遥控器的电板已经断裂,脸上露出笑容看着那劫机者道:“别冲动,有什么话好说嘛。”

    “你少废话,快把遥控器还给我,快点。”劫机者厉声对楚歌大喊,眼睛死死的盯着楚歌,生怕楚歌再给他来一下。说起来也是楚歌对自己身上的力量运用的不熟练,加上心思全在遥控器上,不然刚才那一下完全可以搞定这家伙。

    楚歌脸到笑容,拿着遥控器朝劫机者走来,走到距离三步远的时候,那家伙jǐng觉的瞪着楚歌喊:“你别过来,把遥控器丢过来就行。”

    楚歌耸了耸肩膀,露出无所谓的笑容,这就要把遥控器丢过去,这时候那位被劫持的空姐用中文喊道:“别给他,千万别个他,求你了。”

    楚歌没想到这位看似娇柔的空姐居然有刚烈的一面,手往回一缩,停止了丢遥控器的动作。没想到这个劫机的家伙居然会中文,听了这空姐的话,立刻手上一紧,对着那空姐厉声道:“你这个婊子,混蛋!”说着刀口往里去了一点,空姐的脖子上一红,一串血珠流淌出来。

    楚歌深知这时候一旦这家伙再受点刺激,完全可能杀了那位背影xìng感的空姐,想到遥控器已经被自己破坏,连忙举起手来喊道:“我给你,我给你,你别伤害和位小姐。”

    说着楚歌将遥控器往前一丢,这时候楚歌看见空姐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无奈的感激,楚歌故意丢的很慢,也好让劫机者能接住遥控器。果然这个傻冒一把将空节往楚歌的怀里一推,一手接过楚歌丢来的遥控器。

    楚歌信手抱住空姐,将她往身后一挡,这才又朝劫机者走去。

    “你别过来,你敢过来我就引爆zha药。”劫机者没想到楚歌居然逼近自己,连忙一手拿刀指着楚歌,一手举起遥控器做要按下去的样子。

    这时候机舱里所有人都紧张的喊道:“别过去!”

    楚歌身后的空姐更是大声喊:“别过去,刚才死只是我一个,现在死就是全部了。”

    楚歌这时候居然有空回头朝那位空姐笑了笑,然后转身面对劫机者道:“识相的就放下刀子,否则后果自负。”

    所有人可能都觉得楚歌是个傻瓜,刀子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个遥控器才是要命的家伙。楚歌又上前了一步,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劫机者这时候反而变的很平静,狞笑着看着楚歌道:“混蛋!”说着一手按下了遥控器,这时候机舱里乱做一团,很多女客人尖叫了起来,有的客人已经无奈的闭上眼睛,就连劫机者本人都闭上了眼睛。

    预料中的爆炸并没有出现,倒是楚歌猛的上前,一把打掉劫机者的刀子,跟着就是一拳砸在劫机者的肚子上,这家伙疼的一弯腰,楚歌一膝盖又顶在他的下巴上,只听着一真骨头碎裂的声音,估计这家伙的牙齿断了几根。

    劫机者痛苦的往后一仰,眼看要倒在位子上,楚歌一把拿住他的衣领,往跟前一拉,接着就是一连串的耳光打了上去,边打还边说:“我让你猖狂,我让你劫机。”

    谁都没想到事态居然就这样被控制住了,看这楚歌拎着满嘴流血,死狗一样的劫机者,众人先是一阵安静,接着一起鼓起掌来,看来都已经忘记飞机上还有炸弹的存在了。

    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jǐng察总是在打完之后才出现,刚才的一切发生的也确实太突然了,jǐng察能在五分钟内感到,这已经算是很快的。不能怪jǐng察无能,只能说楚歌完事的太快。

    jǐng察上来后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听说有炸弹,立刻开始疏散乘客,当楚歌走出机舱的瞬间,全机组人员一起站在过道两边,一起热烈的鼓掌。

    PS: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新书榜也不想了,老子直接奔周点去,我靠,晚上狂更新,至少好有两章.
第十一章(中)
    作为事件中的主要人物,楚歌被jǐng察重点请到了机场公安局里,一男一女两个jǐng察例行的询问结束后,女jǐng察送楚歌出办公室,去回机场的一个临时开辟的候机室,飞机上的乘客这会全在这休息,是换飞机还是等该飞机检查结束再登机,现在还不得而知。

    走在走廊上的楚歌在路过某个门口时,看见了头等舱里的另一个rì本客人,他对面也有两个jǐng察在问话,从rì本客人的面部表情来看,这家伙一直在装着很无辜的样子。

    “他这是怎么了?”楚歌很随意的问了一句身边的女jǐng察,女jǐng察也不回避,答道:“他啊,从他的行李里查出一件瓷器,而且包装的很仔细,我们怀疑是文物,请他来问问。”

    这时候又一就jǐng察走过来,看见楚歌便和善的笑道:“我们的大英雄要走啊?你还别说,这回要不是你,我们得请特jǐng出马了,这不特jǐng那边刚通知,你这边就解决战斗了,真的多谢你,省了我们多少事啊。”

    楚歌被夸的有点害羞,红着脸摆手道:“我也只是运气好而已。”

    这时女jǐng察插话道:“队长!里面那家伙审的如何?”

    “这小子啊,一口咬定瓶子不是文物,他买来只是带回去做个纪念,我正让想着你送走了楚歌去请个文物鉴定的行家来呢。”

    楚歌一听这话便来了jīng神,接过话道:“要不我帮你们看看?之前我一直在文物店里打工来着,一般的玩意看不走眼。”

    队长一听就乐了,惊奇的看着楚歌道:“行啊兄弟没看出来你身手不错之外还有这本事,行!你就帮我们先看看,看不出来我们再请人就是。”

    说着队长领着楚歌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进门之后看见地上摆着一个箱子,队长打开箱子,一只青白sè的梅瓶出现在楚歌面前。看见这梅瓶楚歌心里立刻便是一激灵,楚歌心里明白,自己每每看见好东西时,似乎都会有这种反应。

    楚歌郑重的蹲到箱子面前,小心的捧起梅瓶,那样子就像的捧着情人的脸。梅瓶整体成清白sè,小口,丰肩,瘦底,中间有龙形的花纹,上面的龙犹如活物一般。梅瓶上还有盖子,盖子上还有防止滑动的内榫。从整个梅瓶的外观来看,造型挺拔,重心偏上。

    楚歌长长的呼吸一口气,很仔细的将梅瓶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所有的特征都对照一遍之后,楚歌终于确定,自己这回算是撞见宝贝了。

    “这东西要不是文物,我楚歌以后就爬着走路。”由于激动,楚歌的脸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小心的将梅瓶放回箱子后,楚歌坚定的做出了结论。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队长赶紧追问楚歌。

    “元青花,龙形梅瓶。单就现在市面上的行情来看,至少值两百万。嘿嘿,元青花现今存世的作品不过两百,从文化角度上来看,这是件无价之宝。”

    听见值两百万时,队长和女jǐng察都倒吸一口冷气,再听楚歌后面的话,心里更是一阵激动,机场的安检看来今后要加强了,这样的文物从自己的眼皮下溜出去,那还不成了千古罪人了。

    当然他们也不就是只听楚歌的一面之词,这么大的事,队长心里还是决定要请专家再来看看,楚歌的结论只不过坚定了他们继续扣留这名rì本客人的信心,毕竟对方是外国人,要没有把握的话,还是先放人的为好。

    又一次感谢了楚歌之后,队长交代女jǐng察送楚歌回去侯机,一路上楚歌发现,女jǐng察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看来表现好一定会吸引异xìng的注意啊。

    临时侯机室,楚歌的来到顿时引起乘客们的一阵sāo动,今天要不是楚歌,大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也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当楚歌带着笑容走进来时,一个掌声响了起来,接着便是所有乘客集体鼓掌,欢迎楚歌的出现。

    几个rì本客人干脆冲到楚歌面前,很正式的一个鞠躬道:“辛苦了!”中国 ;客人就随意多了,一边鼓掌一边喊着:“哥们!干的漂亮,给中国人长脸了。”相比于rì本客人的鞠躬,楚歌觉得中国客人们更亲切,感觉更自在,这种看似随意的喝彩,似乎显得更真诚。

    出现这种场面楚歌脸上闪出红润,像激动但更像害羞。这时候一个空姐居然冲到楚歌面前,在楚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抱住了楚歌的脖子,一个狠狠的吻贴在了楚歌的脸上,美女英雄,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激动,顿时掌声和喝彩声有起。

    扑上去给楚歌一吻的空姐,正是楚歌从劫机者手上救下的那位,放开被这一吻弄的全身僵硬的楚歌,空姐站到楚歌面前,很认真的鞠躬后说:“你好!我是今川原秀,今天的事实在是谢谢了,我代表我们整个机组及乘雾人员对您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今川的感激楚歌没有多少感觉,到是这热情的一吻令楚歌又一次领略到当今rì本女xìng的开放,同时今川鞠躬的时候,楚歌注意到的却只是鞠躬时领口中走光的一对暴rǔ,从外型和其坚挺程度上来判断,再结合其身高体形,楚歌居然在这一念间在恶意的猜想,这对家伙是不是灌了东西的。楚歌发现自己真的变了,自从和李芸芸发生第一次后,自从那个花瓶诡异的破碎后,楚歌发现自己在女xìng的诱惑面前严重缺乏抵抗力。

    女人似乎都有喜欢英雄的爱好,而楚歌对于今川来说,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英雄了。当初楚歌应该清楚的很,放弃对今川生命的营救,就能确保自己的安全,当时今川处于自身职业的要求,也确实要求楚歌放弃自己。楚歌最终还是选择了今川的安全,虽然前提是楚歌已经破坏了遥控器,但这一点丝毫不楚歌在今川心目中的地位。

    今川在楚歌面前多少显得有些激动,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爱慕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中国似乎从来就不缺乏起哄的人,乘客中早有人在起哄:“哥们,美女爱英雄!这妞不错,把她上了,也算是为国争光了。”侯机室里的中国乘客们听了这句,顿时一起哄笑起来,把楚歌弄了个大红脸。

    虽然今川是懂一点中文的,可是中文里的同样一个字,在不同的位置表达出来的意思往往是截然不同的,所以今川似乎对起哄者话并不完全理解,脸上表现的很自然。

    “楚君,我们还是到那边去坐一坐吧。”今川指了指候机室又边角落的一个茶座,向楚歌发出了邀请。

    机场里的茶座可是个宰人的地方,不过就这样和今川站在众目之下,楚歌确实有点不适应,今川这一邀请,楚歌连忙点头,也不管今川了,飞也似的朝茶座逃去。

    拿起水牌的时候楚歌有点后悔了,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宰人的地方,一碗面条要四十块,一杯果汁也要三十,黑啊,实在是黑。看着笑盈盈坐在对面的今川,楚歌也只能咬牙认了。

    端起果汁喝上一口,冰凉的果汁顺着咽喉而下,驱散了楚歌心头的躁热。对面的今川对面前的果汁似乎一点都没兴趣,一直拿眼睛盯着楚歌在看。

    楚歌被看的有点紧张,还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仔细的看了看上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对面的今川见楚歌这般,终于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一笑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