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一桶江山-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但不知可是杜明谦故意躲避,每每将要碰到之时,手心一滑,又按了个空。
  晏殊楼眉峰微蹙,淡笑着将其抛诸脑后。绕过新漆的红柱,穿过挂满红绸的小径,一径走入了两人的新房内。
  满眼红妆,喜庆连连,晏殊楼拉着杜明谦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小心翼翼地带着他坐到了大红的新床之上。
  一切做毕,晏殊楼好似完成了什么大事一般,重重地从胸间逸出了一口气。接过侍女递来的喜秤,他嘴角微扬,将喜秤送到盖头之下,带着期盼将盖头掀起。
  熟料,当先撞入眼中的,竟然是一张惨白无色的脸!
  “铭玉!”丢开喜秤,晏殊楼扶住了杜明谦,赫然发现他竟然浑身发颤,身体微冷,双眼无光,显然是强撑着方未晕倒过去,“大夫,快唤大夫!”
  长声一破,揭开了王府匆忙的一日,新婚之日,王妃竟然晕倒了!这消息登时如同长了双翼,一会儿的功夫就传遍了王府,甚至还传到了府外。
  大夫的胡须急得都翘上了天,匆匆赶来时,杜明谦已经被晏殊楼安放在了床上,微微阖眼,身体泻出丝缕的颤意。
  大夫对着晏殊楼还未揖礼,便被晏殊楼拉住了胳膊,丢到了床前:“快看!”
  “是……是!”大夫冷汗涔涔,连搁在杜明谦脉上的手都在打抖,生怕自己诊错了一些,便栽了脑袋。
  时间一分一刻地过去,大夫满头是汗,将搭脉的手收回,恭敬地回道:“回王爷,王妃并无大碍,只是兴许这几日事情繁多他累着了,方会晕倒,稍后老夫开个方子给王妃补补身,再让王妃吃些东西,便无恙了。”
  “累着了?”晏殊楼疑惑地吊了一声,吓得大夫身体抖了三抖,更不敢多说一句。
  亲王娶亲,不比民间男女成亲,其中准备事宜颇多,过程繁杂,耗时许久,且新娘子在前一夜便需空腹,以免在婚庆时出什么意外。故而杜明谦至今,可是将近一日未曾进食,他身体底子便不好,一日不进食进水,那晕倒也在常理之中。
  大夫走后,典府女官慧质上前来询问晏殊楼可要继续饮合卺酒,晏殊楼目光半寸不移杜明谦那张苍白的脸,冷冷地回道:“这时候还喝什么喝!成亲了便是夫夫一场,合卺酒不过形式罢了,下去!”
  慧质告退。挂满红绸的新房内,仅剩晏殊楼两人,鼓瑟笙箫都远了耳,周围静得只余呼吸之声。
  怪道方才杜明谦一直沉默不言,还险些摔倒,原来他早早便觉不适,可叹自己顾着高兴,忘了照顾他。
  晏殊楼静静地望着那天生昳丽的容颜,即便是在病中,依然美得让人心醉。可对着那一副模样,晏殊楼的心便如被锥子狠狠地刺入,拔出,再寻另一空隙刺入,疼得肝肠寸断。前生的他,最后见到的便是这般模样的脸,不同的是,前生的人身着白衣,咽下最后一口气,而今日的人,红衣似火,妆红如殷,只是一件衣裳之差,却是天差地别。
  “铭玉,我对……”一拳砸下,晏殊楼叹恨摇首,这迟了一辈子的对不住还是道不出口,他是心高气傲之人,为了杜明谦歉疚至此,已经是极限了,“你好生歇息!我……我去拿药给你!”
  语落时,他人已经走出了新房,他还是无法正视那同记忆里般苍白的脸。愧疚上了心头,将他重重淹没,前生若非是他,杜明谦又怎会因病而逝……杜明谦,是他对不住了一辈子的人……
  晏殊楼匆匆忙忙地赶去了医阁,坐立不安地等了一盏茶的时候后,抢过大夫手里方煎好的药,风一般地又刮回了新房内。
  而此时,杜明谦已然醒转,迷糊地转着眼珠,看到晏殊楼的一刻,双眼登时聚焦,半撑起身体就要请安:“王爷……”
  “躺着躺着,起身作甚!“
  将人按回床上,晏殊楼也跟着坐在了床边,勺起一勺滚烫的药,他轻轻吹了一吹,动作轻柔得令人难以置信。
  “铭玉来,喝药!稍后再吃点东西填肚。”一声一词,敲金击石,莫名地让人感觉到心安。
  杜明谦的情绪复杂难言,心里涩涩的,说不上话来。前生的大婚,晏殊楼进了王府便丢下他朝另一方向走了,连过场的形式都不愿走,还让他搬到一间普通的偏房住。那时他悲愤相交,在进房的一刻便因身心疲惫而晕倒了,而晏殊楼也不来看他一眼。复生后,他虽然已经在婚礼前吃饱喝足,但是亲王的婚礼,实在太过繁冗,凭他的身体终究还是没撑过去。本以为今次又似前生那般孤寂一人在房中养病,没想到清醒时,便闻到了鼻前的药香。
  带着三分怀疑,七分期待,杜明谦问道:“王爷,为何待臣如此之好?” 
  “你是我明媒正娶来的王妃,不待你好,待谁好!诶你别问了,喝药喝药!”一勺药液送去,堵住了杜明谦的嘴。这等害臊的话他说得真别扭,以后绝对不说了。
  隔着缕缕白烟,杜明谦看着近在咫尺的人,耳根红了,动作也乱了,晏殊楼这是羞了?脸皮子还真薄……
  “王爷,臣非女子,这等小事臣自己来便好,不必你费心了。”
  “不成!”晏殊楼错开了杜明谦伸来的手,“我来喂你便成!”
  “这如何了得,”杜明谦微微蹙眉,他可不想让晏殊楼喂,“还是臣自己来罢。”
  “不准乱动!”晏殊楼喝了一声,将手里的药碗捧得更高,“你若再乱动,我就……就……”
  “就……如何?”杜明谦不动了,笑容微露,饶有兴趣地看着晏殊楼。
  “就……就……”
  “就?”
  “那……那就让你动!”看到杜明谦双眼一亮,晏殊楼又补了一句,“只准口动不准手动!”
  “……”


  ☆、第五章·前生

  “王爷,快,快走!”
  “滚开!别碰我!”他奋力甩开了他的手,横指向身前的侍卫,怒吼,“杜明谦,这些人究竟是谁!你将我救出,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眼中的波光瞬间暗淡了颜色,杜明谦苦笑道:“王爷,这些俱是我私下为你而培养的死士……”
  “哈!真是好笑,你堂堂男儿嫁予我为妻,又不得我所爱,你却会为我培养死士?!你说,你收了六皇子那混账多少好处,竟伙同他一块诬陷我弑君造反。我当时便该猜到,除了你,尚有何人能进入我房,放入龙袍!”
  “王爷!现今不是说话的时候,一会儿侍卫就会发现我们了!”杜明谦脸现急躁,又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王爷你信我!”
  但他一如方才那般奋力甩开了手:“信你?做梦!你是想救出我后,将我的命交给六皇子罢,呸!给我滚!我不会信你,要走你自个儿走!我……”他转首看向那圈禁了自己一年的房,终究还是抵不过逃出外的诱惑,对着自己的贴身小厮道,“我同王喜走!”说罢,带着王喜径自朝另一方跑了出去。
  身后之人没有追上,他迟疑地往后一看,只见杜明谦脸上盛满了哀色,他每多跑一步,杜明谦便会跟上一步,但始终都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
  心头莫名大恸,他咬了咬牙,继续带着王喜朝前冲,快了,即将看到外边的天光了……
  然,天光未见,他便见一道刺目白光从他的身边斜斜射出,一把锋利的匕首随之毫不留情地入了他的身体——
  “啊!”晏殊楼猛然惊醒,惨白着一张脸,连眼中都仿佛盛着魑魅魍魉般,充满恐惧,他竟然在睡梦中梦到了过去的光景。
  “王爷?”门外柔和的嗓音恰时拂来,如风般扫去了晏殊楼的阴霾,他不解地皱眉,这是铭玉的声音,他不是还晕着么?
  昨晚见杜明谦身体不适,他便到了偏房睡了,并未与杜明谦同床。
  “铭玉?进来罢。”
  咿呀的门声落下,杜明谦捧着端着两碗热粥入了门来,他强扯起笑容道:“王爷,用早膳罢,一会儿还得进宫呢。”哪怕心里不愿,但天子赐婚并非小事,该走的礼节还是得走的。
  “进宫……”是了,大婚第二日,他们得进宫拜见天子同皇后。晏殊楼眼底逝过厌烦之色,翻身下床,取过挂在衣架上的衣裳便往身上套。
  “王爷,我来罢。”一双手把他手里的衣裳夺了过去,杜明谦好奇地凝视着晏殊楼,好似在奇怪他为何会亲自动手穿衣,不过他最终什么都没问,安静地给晏殊楼穿衣扎带。
  杜明谦的好奇不是没有缘由,晏殊楼因是宠妃之子,自小便被骄纵惯了,去哪儿都要人伺候着。然而复生前,王喜的背叛给了他心口狠狠一剑,而复生后,他又从喜口中逼问得出,王喜竟六皇子私下派来刺杀他的探子,悲愤交加,心中大恸,他秘密处死了王喜后,至此再难相信亲近之人。但杜明谦却是唯一的可让他毫无保留信任的人。
  前生受了王喜毫无征兆的一刀,他重伤倒下,是杜明谦当先一步冲了过来,杀了王喜,穷尽一切办法地帮他止血,可惜,眼前的光线越来越弱,他只依稀看到杜明谦泪红了眼,其余皆看不清了。后来他是怎么逃出那个地方的他都不知,他只知道在临死前,抱着他的是一双温暖的手。
  当人死了,什么都没了的时候,才明白所谓的爱恨皆是身外物,死后带不走,生前留着也无用。
  含恨而逝,死后成魂,多么可笑的诡异事情竟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但也庆幸他有此遭遇,方让他明白谁才是对他好的人。
  杜明谦,这个他憎恶了多年的男妻,在他死后,竟抱着他的尸首痛哭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在三日后,毅然站起,联合了自己的手下,替他寻找寻害他之人。当时他看到这一切,竟惊愕于杜明谦不俗的能力,又震惊于他对自己的感情——杜明谦是受他牵连方会被圈禁的,他死后,逃离出宫的杜明谦也不会有几人上心,杜明谦完全可趁这机会远离世俗纷争,没想到,杜明谦竟然为了替他报仇,重回朝廷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可惜的是,杜明谦还未寻到仇人,便因心力交瘁,病倒在床。
  复生后他一直都无法忘记,杜明谦临走前躺在床上的模样,那常挂着温和笑意的脸,撇去了所有的颜色,只剩下冰冷的苍白,搭在被上的手瘦如枯骨,仿佛一握上去,便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杜明谦最终因病,追随着他而去了。当他从杜明谦眼角的泪中惊醒时,已然重获新生。
  看着眼前那细心地帮他穿衣的人,晏殊楼心头一悸,他将杜明谦娶来,一来是想弥补当初自己对他的亏欠,二来,从私心而言,是想看看杜明谦这人究竟藏得有多深。
  “铭玉,你……咳,身体如何了?”扶住了弯身的杜明谦,晏殊楼的话语是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温柔。
  杜明谦不着痕迹地错开了晏殊楼的手,撇了撇嘴:“多谢王爷关心,臣身体已经无碍。王爷快用膳罢,一会儿便凉了。”
  晏殊楼点了点头,拉着杜明谦一同走向桌边,当先看到放在右手边的白粥时,他愣住了。
  ——“又是白粥?!拿走,我不吃!”
  ——“王爷,多少吃些罢,总比没得吃好。”
  ——“说了不吃就不吃,给我滚开!”
  ——“哐啷!”
  ——“你!王爷,你可知天下多少百姓为了一餐白粥而奔波劳累,天下又有多少贫苦百姓难以果腹,你身为一被圈禁的皇子,能有一餐白粥吃已甚是不错,你还挑三拣四,将白粥打碎,好,你不吃,那你便饿着罢!”
  从长远的记忆里走回,眼前淡然的脸同记忆里发怒的面庞重重叠叠,迷乱了晏殊楼的记忆。那是他自认识杜明谦以来,初次见到杜明谦发火。后来,他还真的被杜明谦饿了一日,结果因长期喝粥养分不足之故,饿晕了过去。当他醒来时,就看到自己在杜明谦的怀里,一口一口地吞着杜明谦喂来的白粥。
  只有饿过才知道,白粥也是一人间美味。
  “嘁。”脸上难得地生了一丝笑意,晏殊楼拉着杜明谦坐下,把这碗白粥端了起来。
  “王爷,这白粥是臣的。”
  “嗯?”晏殊楼这才发现桌上还摆着一碗自己喜欢的燕窝粥,“膳房怎么回事,怎么让你吃白粥!晏新……”
  “王爷,大夫说我方醒,应吃些清淡的东西。”
  晏殊楼一顿,把燕窝粥捧起递给了进门来的晏新,“这碗燕窝粥赏你了!你去给我上碗白粥来!”
  晏新乐滋滋地捧着香味馥郁的燕窝粥下去了,杜明谦却狐疑不浅:“王爷你为何要吃白粥?”他记得,晏殊楼向来喜好吃小米粥,或是燕窝粥,最讨厌白粥。
  “自古夫妻有难同当,你吃白粥,那我也吃白粥!”正说着,晏新风一样地把白粥上上来了,晏殊楼点头夸了晏新几句,舀起一勺粥就往嘴里送,吃得可香了。
  “铭玉,盯着我作甚?莫非我脸上生花了?”看杜明谦还在对着自己发呆,晏殊楼问了一句。
  杜明谦一愣,一个坏主意上了心头,诡异地笑道:“王爷的唇边有米粒。”这么说,这好面子的王爷该发火赶自己走了罢。
  果然,晏殊楼一巴掌拍到了桌上,脸色难看,谁知就在杜明谦以为他要发火时,他顿了半晌,又笑着地把自己的脸凑到了杜明谦的面前:“那铭玉,你帮我擦!”
  ……
  诡异的早餐作罢,晏殊楼带着杜明谦入宫了。
  此时天子同皇后已在殿内笑意盈盈地等候。皇后程氏乃当朝门下省侍中的长女,其人兰姿蕙质,秀外慧中,表面看似人畜无害,但她能在宫中多年地位屹立不倒,可见其还是有不少玲珑手段的。晏殊楼从来都不喜欢皇后,下意识地便想远离这令人看不透的女人。
  晏殊楼拉着杜明谦的手跨前一步,对着帝后两人深揖一礼。
  天子乐呵呵地唤两人起身,形式般的说了一些可有可无的话。皇后盈盈一笑,跟着也说了几句。
  晏殊楼垂首聆听,但长发遮掩下的脸上,分明是不耐烦的神情,相较之下,杜明谦反而安静许多。
  一通训话过后,杜明谦上前跪下,朝天子深一磕头,将茶奉过头顶。礼毕,收受天子的赏赐,他仿照方才的动作再给皇后奉了茶,再次收受了皇后的赏赐。
  站起时,杜明谦的身体微微一晃,晏殊楼见状忙将人扶稳了,低声嗔怨:“你站那么快作甚!小心些不成么!”
  “抱歉,”杜明谦僵硬地一笑,别扭地撇开了晏殊楼的手,“给王爷造成困扰了。”真是,晏殊楼不是应该不理自己的么,扶自己作甚,还亏他故意绊了自己一下。
  “你……”
  “哈哈哈,好一对羡煞人的鸳鸯,”天子龙颜大悦,对着底下两人竖起手指点了又点,“皇后你瞧,这一对人怎样?”
  皇后抿唇一笑,话说得恰到好处:“缘分自有天定,岂是妾身三言两语便可说尽的呢。”
  “好一句缘分自有天定,”天子捋着短须,带着深意地在低垂守礼的两人身上溜了一圈,“初珩,莫怪父皇好奇,你同铭玉的缘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定下的。”这话摆明了便是问两人何时相遇的。
  晏殊楼的话哽在了腹中,他稍挑起目光,便能看到天子精明的眼,天子这话问得正巧,若非熟知自己父皇的为人,他还真会落了圈套。这话该如何说,可是有讲究的。
  原先他同天子说过自己自小同杜明谦相识,若是此时杜明谦不认,这便是他作谎欺君,若是杜明谦认了,杜明谦却答不出所以然来,那他还是落下了作谎的罪。看来,即便赐婚了,天子还是不相信他,也是,毕竟他娶的可是朝廷官员之子,其中意味深长。
  “回皇上,”杜明谦颔首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