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三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一桶江山-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了黄金百两,绫罗绸缎百匹,成为后宫众人艳羡之人。而今,晏殊楼给他安排了这么一出,估摸着这亲王是封不成了,若是天子狠心,完全可给他封一个普通爵位,赶他去西北的荒凉封地。但晏殊楼却知,天子的怒气不过一时半会,过不得几日,天子便想起晏品城母子的好了。而晏品城他外家的势力可硬着,定是有法子帮晏品城脱罪的。
  撇去同晏品城的恩怨不谈,晏殊楼也不得不承认,这两母子有十分厉害的玲珑手段,一张嘴好似抹了油一般,见谁人都能圆滑地说出几声贴心的话,做出几个贴心的动作,将人心收服得服服帖帖的,所以天子宠他们俩,并非没有道理的。相反,晏殊楼能得宠一时,不过是沾了他娘贤妃的风罢了。
  他娘贤妃同德婕妤是两种极端的性子,他娘温婉尔雅,是璟朝大部分女子的普遍特征,而相比之下,德婕妤却是性情火爆,外热内温,尝腻了温柔似水的柔情,偶尔尝尝火辣辣的滋味,也是别有风趣。德婕妤也是深知天子对她奇特的喜好,方能如此稳地抓着天子的心。
  如是一想,晏殊楼方扬起的嘴角又耷拉了下来,好不容易弄倒了晏品城,若是他东山再起,自己岂非又得受气。不过说来,这一些事情似乎太过容易,总感觉好似有一双手在背后帮助自己一般。更让他疑惑的是,他的人称,他们只在晏品城的私宅内放了扎针小人,并未放巫蛊之术等物,那这些巫蛊等物是从何而来,莫非,晏品城当真有此害人之心?!
  想到这个,晏殊楼火气又冲了上来,差些就要踹开眼前晃来晃去的百官,让他一路畅通到晏品城的面前,揪着他暴打几下。幸好他理智地将自己的怒气压了下来,哼了几声,拂袖回府去。彼时他还不知,这巫蛊之物是杜明谦着人放的。
  另一厢,被带回寝宫软禁的晏品城,咬碎了牙,一被关入宫内,就拂袖扫掉了一桌子的瓷器,却还不解恨,逮着身边一个战战兢兢的内侍,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该死的晏殊楼,我饶不了你。”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
  内侍不敢还手,只能在地上翻来滚去地躲避,喊得越是撕心裂肺,越是激起晏品城的虐待之心。
  晏品城的火气已经冲了顶,越打越凶,直将人打到断了气了,方将人丢开,狠狠地踹了一脚:“将他丢出去!”
  旁边伺候的内侍不忍地偏过头去,哆嗦着手,小心地将人拖走了。
  但晏品城怒气未消,正欲再打人出气时,外边宫人一声长报,原是他的母妃到来了。
  晏品城一喜,似乎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见着自己母妃的衣角就扑了上去,抱着母妃哭诉。
  德婕妤是个火爆脾气的,一上来就是对着晏品城一个耳光:“竖子!你瞧瞧你做的好事,连累了我们一家子!”
  晏品城捂着脸,咬了咬牙,不敢吱出一声,生生受了两个耳光后,德婕妤的气也消了大半。瞥见晏品城红着的脸,德婕妤歉疚心起,摸着他的脸痛心地道:“儿啊,打在你身痛在娘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晏品城一下子就溃了防线,将来龙去脉道出,直说自己冤枉。
  “这……那害圣兽之事……”德婕妤压低了嗓音,小心地问道,“果真是你所为?”
  晏品城的下唇咬得发白,点了点头:“贺朝同我说,可用此法陷害晏殊楼,动手的人均是孩儿的亲信,做事绝不会留痕迹,母妃您瞧,晏殊楼都查不出蛛丝马迹,可知孩儿的亲信做得有多利落了。谁知晓,竟然在这最后的档口,晏殊楼反将了一军!母妃,你足智多谋,快帮孩儿想想法子罢,若再这般下去,过段时日孩儿及冠,连个王爷都封不成了,这不是给您丢脸么。”
  “你还好意思说丢脸!”德婕妤又是一掌掴了过去,“你将我们的脸都丢尽了!现今圣上查到你外祖父的头上了,若是被他发觉你外祖父这些年贪的钱……哎哟不成,这事儿得赶紧找个人帮你顶罪才成!”
  “母妃,这档口,谁人会替孩儿顶罪啊!”晏品城急了,“孩儿连这门都出不去。”
  “现今你外祖父正被圣上的人盯着,本宫也不好帮你联络他。你想想,在宫中有何亲信可帮你的,母妃定帮你将话带到。”
  “什么狗屁亲信,大难临头就各自跑了,孩……等等,”晏品城双眼一亮,突然那想到了那一日的蒙面人,嘴角顷刻扬了起来,“孩儿想到可让谁相助了!”
  。
  当日,燕王妃听闻六殿下使巫蛊之术害他之事,气急攻心,病倒在床。而燕王心挂爱妃安危,守着爱妃寸步不离,废寝忘食,天子感念其恩义,给其放了数日的假,让其好生留待家中,照顾爱妃。
  因而,为了养病,我们的燕王妃就被燕王殿下勒令不准下床了。
  看着眼前递过来的燕窝粥,杜明谦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自己身体虽然不好,但还不至于听了一点消息就会病倒在床不起,更何况那消息还有自己伪造的份。可晏殊楼为了能偷得几日闲,硬是要他乖乖地躺在床上,假作病倒之态。于是,他便成了虚弱得只能躺在床上,日日享受燕王照料的人了。
  “王爷,汁滴落了。”杜明谦轻轻伸指戳了戳那端着一勺子燕窝,却在笑着出神的人。兴许是对晏品城的下场幸灾乐祸,打从晏殊楼回府后,笑意都没停过,好端端的一个人都笑成个傻子了。
  “啊?噢……”晏殊楼回神,将那勺子搁碗边蹭了蹭,往杜明谦的嘴边喂去。但一双眼游移四方,手都偏离了杜明谦的嘴巴,还不自知。
  “王爷,你笑得唾液都流下来了。”
  唾液?晏殊楼的脑中瞬间浮现了一幅场景:他双手捏拳,对着晏品城那惹人厌的脸蛋狠狠地挥上几下,打得他鼻青脸肿,唾液横飞……
  杜明谦无奈,他不来就己,只能自己就他了,于是他伸长了脖子过去,够上那勺燕窝。
  谁知,晏殊楼想得兴起,这手仿照着出拳的姿势左右摇摆起来,燕窝没让杜明谦吃着,汁倒流了一被子。
  “……王爷,回神了。”
  回神?不成,得打得他回不了神才成!
  “唉……”看晏殊楼的心都不在自己上了,杜明谦从他手里接过了那碗燕窝,将他还留在空中的手掰了下来放好。
  瞅了瞅手里这还剩大半的燕窝,杜明谦不饿,不大想吃。想到晏殊楼喜欢吃燕窝,他便细心地把自己用过的汤匙,就着案几上的茶水反复冲了几遍,再拿丝绢擦了干净。洗净后,他舀起了一勺的燕窝,坏笑着往晏殊楼的唇边送去:“王爷,乖,张嘴。”
  张嘴?对,还得打得他张嘴大喊救命才泄气!哈哈哈……唔……
  趁着晏殊楼大笑,杜明谦连忙把那勺子燕窝塞进了他嘴里,晏殊楼只是怔了怔,但并未回神,还咂舌地舔了舔。
  “来,再来。”
  再来?!好你个晏品城,竟然还有气力站起,同我再来,那我便不客气了!喝!唔……
  ……
  于是,杜明谦就这么一勺一勺地把燕窝塞进了出神的晏殊楼嘴里,一碗见底后,晏殊楼方回过神来。
  “铭玉,你那么快便吃完了?!”
  “……”杜明谦默默地看了眼晏殊楼嘴边的水渍,将碗放下了,“是啊,我肚饿了,吃得快了些。”
  “那我再去给你盛一碗。”
  “……不必了。”他可不想再喂晏殊楼吃一碗。杜明谦抓住了晏殊楼的手,看他嘴角悬着的水珠甚是不顺眼,一顺手就将其揩了去,“王爷你先擦擦嘴罢。”
  “擦嘴?”晏殊楼擦了擦,还舔了几舔,“怎么我的嘴巴是甜的……”他一顿,古怪地扫了一眼杜明谦的嘴巴,看得杜明谦毛骨悚然的,以为自己偷喂他的小动作被发现了。
  “铭玉,你越来越坏了!”晏殊楼勾起了唇角,竖着手指,朝着杜明谦坏笑地点了点。
  “什么?”
  “还不承认,方才你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不就喂他吃了碗燕窝么,至于笑得这么古怪么。杜明谦后脊一凉,看晏殊楼凑了过来,心虚得将头微微一仰:“臣……什么都没做。”
  “还说没做!铭玉,没想到你脸皮也挺厚的!”
  “什……什么?”
  “还不承认,你方才偷偷亲了我是不是!”
  王爷,你的脸皮敢再厚些么!
  “……是。”




  ☆、第十七章·怀疑

  晏殊楼心情一好,盯着杜明谦的嘴巴看了半晌,铭玉亲我了,我也得礼尚往来才成。于是,双唇一抿,就往杜明谦的嘴巴凑去。
  “王爷,”杜明谦身子一侧,坏笑着把倒在他怀里的人抱着,“小心些。”
  晏殊楼红着脸从杜明谦的怀中探起头来,瞪了他一眼:“铭玉,为何你总是避开我。”
  “哪有,”杜明谦眼珠子一转,几分受伤的表情便腾在了脸上,“王爷冤枉臣了。”
  晏殊楼上下盯了杜明谦一眼,看这燕窝也吃了干净,没啥乐趣了:“趁着今日我无事,我同你回娘家看看罢。”
  杜明谦忽然想起了上次兄长的那封信,虽然经过多日观察,晏殊楼并未为难兄长,但心结却是结了,便找借口道:“不了,臣今日有些不适,还是不去了。”
  “铭玉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臣……心口有些疼……”
  “我帮你揉揉!”
  一个大爪子就这么往杜明谦的胸口摸了上去,偏生晏殊楼还不觉得廉耻,认真地给杜明谦揉了起来,好几次刮到了杜明谦的红点子上,引得杜明谦抽气连连,立时一巴掌打开晏殊楼的手。
  “王爷,”杜明谦喘着气整了整衣衫,“你不必如此主动……”
  “你是我王妃,不主动照顾你怎么行!”说着,晏殊楼的爪子又按了上去,杜明谦一翻身下了床,抖抖衣衫道:“王爷,臣的身体突然恢复了,我们回娘家罢。”
  ……
  临出门前,晏殊楼换了一身紫色的缎子衣袍,上绣祥云团,袍边滚着金色纹线,一看便觉贵气。相比而言,杜明谦的却简单得多,一袭普通的白衣,上边银线勾着雅致的竹纹,雪白的滚边显得人温文尔雅。
  晏殊楼揪起杜明谦的衣裳瞅了又瞅:“改明儿让裁缝师父给你做几件新衣,都嫁给本王了,还穿得如此朴素,走出去都让人笑话。”
  杜明谦摇首婉拒:“不了,朴素也未尝不好,说明王爷节俭。”
  “屁话多,让你换你便换,有何意见么?”
  “……不敢,谨遵王爷的令。”
  “这还差不多,走了。”也不管别人乐意不乐意,晏殊楼就把杜明谦的手抄在了手心里,拉着他上马车去。
  燕王爷突然要带着王妃回府,让毫无准备的杜侍郎一家炸开了锅。蒋氏一惊,赶忙唤下人收拾的收拾,整理的整理,生生在半个时辰内,将府上杂乱的东西整理得有条不紊,打扫得干干净净,连茶具都换上了上次回门时,晏殊楼赞不绝口的新具。
  晏殊楼扶着杜明谦下了马车,打量了一下杜侍郎府,不悦地蹙蹙眉,上一次来还未能看得仔细,这一看方发现这儿有些年久失修,一些砖瓦都旧了,墙上的漆都脱落了不少:“我平日的开销不大,攒了不少的银钱,改明儿你去账房支点银钱,将你们府修缮一下。不然王妃的娘家如此寒酸,别个人还以为我亏待你们呢。”
  “这怎么可以,”杜明谦婉拒道,“这是王爷的积蓄,臣怎么能用。”
  晏殊楼撇了撇嘴,招手唤了莫聆下来,叮嘱道:“听见我方才说的了么。”
  “某已知晓,一会儿回府后,某便去办,定将杜侍郎的府修葺一新。”
  “嗯,这还差不多。瞧瞧,人家多灵活,你就一个死脑筋。”
  杜明谦无奈一笑,晏殊楼的钱他哪敢用,若是哪一日晏殊楼对他的心冷却了,让他把钱还回去可怎办。
  拉着杜明谦的手进侍郎府时,杜侍郎一家子已经在门口候着了。一见着人,杜侍郎忙挂上了笑容,给两人行了一个大礼,把人往里迎去。
  到了正堂,杜侍郎招呼着晏殊楼就坐,晏殊楼先将杜明谦扶坐得稳了,方撩袍下坐。香茶奉上,晏殊楼同杜侍郎一家子天南地北地谈了起来,他说得兴起,杜明谦都说不上话,后来想到杜明谦同他们定有许多体己话说,晏殊楼很识趣地站了起身,说自己想出外逛逛杜侍郎府,杜侍郎忙说相陪,晏殊楼却挥手让其留着,陪杜明谦说说话。
  为免将堂堂王爷晾在那里,杜侍郎给杜御恭使了个眼色,杜御恭便上前去陪同晏殊楼了。
  “大哥,我……”晏殊楼顿了一瞬,发觉好似又没什么话同这个不苟言笑的杜御恭说,转首又看别的去了,“没什么。”
  “嗤。”
  微不可闻的哂笑,逃不出晏殊楼的耳朵,他眉心一蹙,侧首一望,顿时大骇。
  一双狭长似狐的眼睛,微微眯起,三分阴冷七分不悦,一张脸板得老直,线条绷紧得好似一蓄势待发的猛兽。
  而这双眼,晏殊楼何其熟悉,正是嗷唔被刺当晚,将王竟救走的蒙面人所有!
  晏殊楼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阴冷一笑,想到当时蒙面人的左肩受了他一掌,于是他故意大幅度地折身,一巴掌拍到了杜御恭的左肩之上,只见杜御恭呼吸一重,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但脸色却是不变。
  晏殊楼双眼一眯,笑得诡异:“大哥,不知你对现今朝廷局势有何看法。”
  “臣不敢妄言。”杜御恭答得言简意赅。
  晏殊楼哂笑,又着力拍了拍杜御恭的肩头:“大哥在朝中如此多年,一双眼定是看得仔细的了。璟朝自武帝以来,崇文尚武,文武兼修,但这几年开始,天子开始向武艺方面倾斜,培养皇子皆以武艺为主。大哥你以为如此现象是好是坏?”
  杜御恭呼吸不可抑制地一沉,将脸部线条绷得更紧,抿紧唇从齿缝中挤出一声:“臣一介文人,并不知这其中利害。”
  “一介文人?”晏殊楼假作震惊地倒抽口气,“原来大哥不会武么?前段时日,我见铭玉意外使出了几个招式,还以为你同他一样,秘密学了武呢!”
  杜御恭的脸色微微一变,铭玉会武之事,竟然被晏殊楼发现了?
  双眼一眯,晏殊楼看到杜御恭眼中的迟疑,更是笃定了杜明谦会武的事实:“大哥?”
  杜御恭打个激灵,调顺了呼吸道:“王爷怕是误会了,臣同臣弟均不会武,尤其是臣弟,体弱多病,焉会是习武的料。”
  “是么?”晏殊楼眼中盛满了怀疑,“那我那一日亲眼所见,又是何回事!”
  杜御恭绷紧的脸撑不住了,咬牙道:“兴许是铭玉见到王爷练武,偷偷学上了几招罢。王爷,若是铭玉有何得罪之处,还望王爷海涵。”
  “得罪?这倒不会,我宠他还来不及呢!”晏殊楼一笑,转口道,“说来,前段时日我布下一局,意图围剿一只耗子,谁料这耗子厉害得紧,竟然被其同伴救了,我派了数人去寻,都寻之不着,狡猾得很。大哥你说这耗子我该如何抓的好。”
  杜御恭沉默地低下了头,导致他脸上的神情模糊不清:“臣不知,还望王爷明示。”
  “简单!”晏殊楼拊掌一笑,“这耗子已经受了伤,跑不远了!我只需跟着它的血迹,寻到它的窝点,将其一锅端了,这下不便成了么。大哥,”他笑着又将杜御恭的肩头一拍,听他呼吸沉重,更是笑得欢了,“你说,这耗子若是知晓自己所为,给其一窝耗子带来灾难,它会不会出来自首呢!”
  “不会,”杜御恭斩钉截铁地道,“耗子并非人类,焉会出来自首。再者,”他顿了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